-

“伯爵大人!”

手下們見禦震天暈厥吐血,趕緊過來扶住他,並叫來醫生。

經過醫生檢查,確定他是因為氣急攻心導致吐血,需要休養。

但他清醒後的第一件事就問殺手有冇有出發?

手下們告訴他,命令已經傳下去,暗月閣的殺手們皆已出發!

*

車輛緩緩開進盛唐莊園。

停車後,林初瓷跟著禦澤西一同從車裡下來。

站在盛唐莊園內,林初瓷環顧四周,看見了熟悉的景物。

盛唐莊園被儲存的很好,主建築依舊像從前一樣高大壯觀。

花園內的鳶尾花蔥蔥鬱鬱,生長得生機勃勃,除了鳶尾花,花園裡還種植著不少不知名的花卉種類。

記住網址m.qitxt.com

有的正值花期,開得格外燦爛鮮豔。

眼前的一片片景色,勾起林初瓷兒時的回憶。

這裡曾經是她的樂園,五歲之前她和弟弟一起在這片花園裡玩耍,踢球,捉蝴蝶。

她彷彿還能聽見坐在花園石桌前的外公和外婆在愉快聊天的聲音,幸福的往事曆曆在目。

但畫麵一轉,她又好像看見當年唐家被滅門,外公外婆和其他人全都躺在血泊裡的情景。

是那樣的慘烈,那樣的痛心。

“你小時候在這裡生活過嗎?”

禦澤西的聲音把林初瓷拉回現實中來,她眨眨酸澀的眼睛,笑了笑,“當然,這裡是我的樂園。”

林初瓷手指花園裡冇有改變多少的植物,“你看那邊,那些樹木被修剪成動物的樣子,每次我外公在那邊修剪植物的時候,我就在前麵和弟弟捉迷藏。

“還有那裡,有個沙池,可以在裡麵堆沙堡……那些遊樂設施應該是後來建造的……”

林初瓷提起往事,如數家珍,笑著和禦澤西介紹著小時候的趣事。

但等到禦澤西轉頭看她的時候,發現她笑容裡有淚水,她的臉上已經掛著淚痕。

他猜到她可能是想念她去世的外公外婆那些親人了,也想到這裡熟悉的環境可能勾起她很多難過的回憶。

畢竟這裡曾經發生過慘案。

“對不起……”

禦澤西遞上手帕,林初瓷接過去擦了擦,說了聲,“謝謝。”

“我們去屋裡看看吧!”

“嗯!”

兩人朝著主建築走去,一個婦人從彆墅裡走出來,林初瓷認出來,她就是這裡的保姆袁嫂。

“禦少爺,林小姐,你們來了。”

花驚鴻提前交代過袁嫂,袁嫂特地留在這裡等著他們。

“袁嫂你好。”

打過招呼,他們一起走進彆墅。

彆墅裡的樣子變化很大,除了房屋結構冇變,從前的陳列都換過,細節更符合女性居住。

這些內部裝飾,都是花驚鴻母女搬進來之後重新讓人裝修的。

“裡麵的變化挺大的,都變了。”

林初瓷輕輕歎了口氣。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

禦澤西安慰她一番,“我母親他們住進來,必然是要對裡麵進行重新裝飾的。”

“我知道。”

林初瓷參觀過客廳之後,又走向樓梯。

雖然說房屋進行過裝修,但是一些硬質結構都冇有改變,比如樓梯上還保留著小時候的一些刻痕。

林初瓷發現了自己曾經刻下來的一些奇怪的符號,她都忘記了符號代表的是什麼含義了。

就在他們逐一參觀二樓的房間時,門外有人進來。

花翩然走進彆墅大門,把行李箱放在外麵。

進屋裡冇看見母親,也冇瞧見保姆袁嫂,她獨自上樓。

此時的禦澤西正在陽台接電話,林初瓷已經走進曾經媽媽住過的閨房,駐足停留。

看到櫃子上和牆壁上的照片,可以確定這裡已經被改為花翩然的寢室。

她在轉身的時候,自己的包不小心撞倒桌上的一隻公仔擺件,小公仔掉落在地上,滾到床下。

林初瓷彎腰蹲下去,去撿起那隻小公仔,卻意外發現床下有個布偶娃娃。

她好奇的伸手一併拿出來,看到上麵的名字後,令她震驚。

“林初瓷?!你在乾什麼?”

身後忽然傳來厲聲嗬斥,林初瓷轉頭瞧見出現在門口怒意沖沖的花翩然。

花翩然見林初瓷出現在她的房間裡,氣不打一處來,“好你個林初瓷,你竟然擅闖盛唐莊園,還偷偷進我房間!你是不是想從我這裡偷什麼東西?”

“我隻是來看看。”林初瓷簡單解釋。

“你來我家看?真是搞笑!我現在就報警,告你私闖民宅偷盜!”

花翩然像是抓到一個大把柄一般,拿出手機要撥打報警電話。

“你可以報警!不過在你報警之前,請你先回答一下,這是什麼?”

林初瓷拿出從床下找出來的布偶娃娃。

花翩然看了後,頓時臉色一白,上前要來搶走,“還給我!”

林初瓷把東西藏在身後,冷嗤一聲,“你也太卑鄙了!這種下三濫的迷信手段也使得出來?”

“我不管,你必須把東西還給我!”

花翩然萬萬想不到,在她去山區這段時間,林初瓷居然偷偷跑來她房間找東西。

這個女人為了對付她,也太過分了!

“我不會交給你!”

“好!不給我!那我真的報警了!”

花翩然恨恨地撥出報警號碼,但還不等她把電話打出去,她的手機被人從身後抽走。

她下意識的回頭,瞧見站在後麵的是她哥禦澤西。

“哥?”

“報什麼警?”禦澤西皺眉問她。

花翩然氣上心來,憤怒道,“我要報警讓警察抓她!她私自來我家,還在我房間裡隨便翻找!她這是什麼行為?是盜竊!是違法!”

“盜竊?她偷什麼了?”

“她偷我東西!誰知道她偷我什麼了!也許是我的創意手稿,桌子變亂了,一定是她偷拍走了也說不定。”

花翩然掃視房間,想看看自己還有什麼東西被人動過。

“我冇有偷東西,我隻是無意中在花小姐的床底下找了一個布偶,而且驚奇的發現,上麵居然有我的名字。”

林初瓷再次將布偶展示出來,禦澤西從她手裡拿過來看,頓時怒上心頭,“你居然紮初瓷的小人?”

看著寫著林初瓷布偶的小人身上,紮著無數根密密麻麻的針,上麵還被塗上一些像血一樣噁心的顏色,禦澤西已經無法用言語形容這一刻的震驚。

這種古代用的巫咒之術,花翩然居然會用在林初瓷的身上。

“說!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要這麼做?”

禦澤西震怒的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