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知道嗎?前段時間,我參觀畫展,無意中發現一幅畫裡的女人很像我母親,於是我就頗費精力找到那位畫家。

“經過那位畫家回憶,得知他當時見到畫中人是在三年前的a國。於是,按照畫中地點,我去了a國。你猜我找到了什麼?”

黑鷹聽著林初瓷的描述,眉頭皺得越發的緊蹙,心裡不得不承認。

林初瓷是他見過的所有人中最為有謀略,最有智慧,也最細心的女人。

而且她的韌性和忍耐度以及毅力,都遠遠超出他的想象!

為了一個人,為了一個答案,她能永無止境的追究下去,這種精神令人感到可怕。

他現在心裡已經揪緊,想要知道,她究竟追查到了什麼?

“我找到了畫中的地點,那個地方叫做花石塔樓。”

林初瓷一邊描述,一邊觀察黑鷹的神色,他一動不動,如同一座黑暗陰鬱的雕像。

“可惜,那座花石塔樓在年初已經被爆破,現在隻剩下一片廢墟。

“我還查到,那花石塔樓所在的地皮被聖城的利亨地產集團收購,作為城外城開發項目。

“於是我去找金永利,想從他手裡查到關於花石塔樓以前的資料,可惜,金永利死於意外,無從為我提供資料。”

黑鷹聽到這裡的時候,神色依舊平靜,彷彿不認識金永利這個人,又像是林初瓷說的一切都與他無關。

“他死了沒關係,我們還是查出花石塔樓的主人以及前身。瞭解到花石塔樓曾經是一家療養中心,而現在那家療養中心已經遷移地址。

“順著這條線索,我們找到了現在的療養中心,以及負責人何振翰。你認識何振翰這個人嗎?”

“我不認識。”黑鷹果斷回答。

“我猜你也不認識,但不過何振翰是個很不錯的院長,記得當時我們去療養中心找他的時候,還發生一件意外。”

一聽林初瓷又要長篇大論,黑鷹神色出現幾分不耐煩,“你說夠了冇有?你的尋母經曆我一點也不感興趣,冇彆的問題,我掛了!”

“等等!好吧,我長話短說好了!當時我們去,恰好遇到一個叫小璐的女孩跳樓。當然這都無關緊要。之後我們找何院長……”

“你說什麼?剛纔你說什麼?誰跳樓?”

原本對林初瓷聊天內容不感興趣的人,陡然開始主動詢問起來。

而且,一直處於防備狀態的黑鷹,此時向前傾身而來,明顯表現出感興趣的程度。

“一個叫小璐的女孩,也是療養院的患者,怎麼?你認識?”

林初瓷注意到黑鷹的狀態變化,她說什麼都興致缺缺,唯獨剛剛在提起跳樓的小璐時,他纔有了很大的變化。

黑鷹又露出防備的眼神,“不認識,你可以接著說。”

“小璐是個很可憐的孩子,從小父母雙亡,她失去一隻手臂,而且還患上一種罕見的疾病。唯一相依為命的哥哥一直冇有去看她,她因為難過,想不開纔要跳樓。”

“她……死了嗎?”

黑鷹語氣聽起來平靜,但是放在腿上的手卻暗暗握成拳頭。

“冇有,剛好遇到我們,我救下了她。”

黑鷹聽了這話,眼神看向彆處,停了幾秒,才轉過頭來看向林初瓷,“那後來呢?”

林初瓷覺得黑鷹好像對小璐有關的話題較為感興趣,於是耐心說道,“她冇事了,我瞭解過她的情況,知道她的遭遇,很同情她。她拜托我幫她尋找她的哥哥,我答應了。她還給了我一張她和她哥哥小時候的照片。”

林初瓷為了證實自己說的是真話,把手裡裡小璐和哥哥的合影展示給黑鷹看,“你看我說的都是真的,冇有騙你!”

黑鷹看著照片,一語不發,整個人儼如石雕。

林初瓷收了手機,繼續往下說,“後來我們找到何院長瞭解情況,查到和我母親相似的一個人,她叫陶淑英。時間與病症都與我母親極為符合。隻可惜,花石塔樓被收購前,她被一個叫王俞的人接走。我想問問你,你認識王俞嗎?”

“不認識。你說的我都不知道。我冇去過a國。”

黑鷹否認了一切,林初瓷點頭,“好吧,既然你不知道,那就算了。”

林初瓷掛了通話器,起身離開探視室。

黑鷹依舊坐在原地,看著她離開的背影,神色深奧,誰也不知道他的心裡在想些什麼。

探視室外,孤雪等到林初瓷出來,迎上來問,“問的怎麼樣?他說了嗎?”

“怎麼可能?他比茅坑裡的石頭還要硬!”

兩人一起朝外走,孤雪很著急,“眼看著你差點就能找到母親了,可是就差那麼一點,要是黑鷹能夠告訴你,肯定會容易很多。”

“他不是一個能夠輕易被收買被威脅的人,他的意誌力驚人,但要打動他,也不是冇有辦法,我已經有點把握了。”

“什麼把握?”

孤雪看向林初瓷。

林初瓷莞爾,眼神中透露出一抹自信的笑意,“再等等看,等我找到關鍵的把柄,會有讓他開口的時候!”

孤雪雖不知林初瓷說的關鍵的把柄是什麼,但她相信林初瓷肯定能找到的。

兩人從監獄回去,路上林初瓷接到沈薇薇的電話,兩人約好在市區春江路米蘿咖啡店見麵。

米蘿咖啡店。

沈薇薇在這裡上班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為了避開季少白那個傢夥,她連續換了好幾份工作。

這些天聽說季少白那傢夥出國出差了,她才終於能過上清淨的好日子。

但願那個傢夥出差不順利,在國外多住一陣子,彆那麼快回來!

今天她約了林初瓷,想著林初瓷過會兒能來,她心裡挺高興的,很想快點讓瓷瓷看到她這段時間減肥的成果。

不多時,店門口的風鈴響起,沈薇薇以為是林初瓷來了,高興的抬頭看向門口。

可是當她看清進來的人是誰時,笑容頓時僵在臉上。

怎麼會是她?

居然來的是她最不想看見的人!

沈薇薇本想迴避一下,但是轉念一想,她為什麼要逃避?

她又不怕她!

看看她們今天又想要搞什麼幺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