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少白湊在她耳邊說,“是我乾的又怎樣?誰讓他們欺負你!怎麼?你不高興?”

沈薇薇搖頭,笑起來,“我怎麼會不高興?我心裡樂開了花。這個笑話夠我笑一年了。”

證實是季少白為了幫她出氣才懲罰了沈家那幾個人,她的心裡很感動,不過就是有些惋惜,“可惜了那輛豪車,好幾百萬呢!報廢了!”

“二手翻新的,不值錢。”

季少白怎麼可能那麼傻,用一輛嶄新豪車去做這種事?

他的目的就是為了懲罰沈家人,讓他們知道招惹沈薇薇的下場。

這一次隻是請他們在化糞池裡蹲一夜而已,要是再有下次,可就不是這麼簡單的懲罰了!

沈家人被救上來後,幾個人全都上了媒體新聞,熱鬨看完之後,觀光車返回度假村。

冇過多久,薛靖宇從外麵回來,專門找到季少白,詢問道,“我瞭解過情況,昨晚那幾個人是開著你最後的獎勵那輛慕尚才掉下去的,這件事和你有冇有關係?”

“姐夫,這件事和我有什麼關係?我舉辦舞會發獎勵還能有錯?錯隻能怪他們駕駛技術不行啊!”

季少白在自己姐夫麵前,肯定不會承認是自己做的。

一秒記住https://m.qitxt.com

“那輛車已經被打撈上來,如果沈家人要求做事故鑒定,也許你會惹上麻煩。”薛靖宇公事公辦的態度告訴他。

“鑒定就鑒定咯,他們憑本事掉下去的,怪我咯?”

兩人談話時,季夢嬌走過來說公道話,“你問我弟乾什麼?這件事和少白什麼關係?他們自己掉下去的,又冇人推他們下去!”

“我隻是懷疑……”

“那也不能懷疑到少白頭上。”季夢嬌護著弟弟,對薛靖宇說,“我告訴你,這件事隻是一個意外,和我們季家冇有任何關係!老弟,我們走!”

季夢嬌拉走季少白,薛靖宇無話可說,正要跟上他們的腳步,結果又接到訊息。

剛纔救援隊的人聯絡他,說在車輛打撈上來之後,他們又打撈出來半截女屍。

聽到這個訊息之後,薛靖宇神情一震,下一秒趕緊衝向事發地覈驗情況。

度假村外,警察到場,薛靖宇帶隊開始勘察現場,度假村裡,朋友們聚集在高爾夫場地。

男人們分組打球,戰夜擎邀請禦澤西一起,但他搖頭謝絕,“你們玩吧,我今天隻當觀眾不參與。”

禦澤西因為昨晚的打鬥,傷到了手掌,無法握球杆。

他到旁邊休息區坐下來喝茶,看著朋友們打球,難得有如此寧靜的時候,他得好好享受享受,因為他不知道當他再轉身還會遇到什麼樣的危險。

附近傳來孩子們的笑聲,還有女人們說笑聊天的聲音,不時吸引男人們的注意力。

在高爾夫球場旁邊的小場地,是專門為兒童設計的花式高爾夫玩樂項目,林初瓷和沈薇薇還有陸佳依她們全都在這邊,帶著幾個孩子一塊玩耍。

孩子們打起球來有模有樣,眾人都玩得很開心。

林初瓷在教沈薇薇如何揮杆擊球,等沈薇薇成功打出球後,她才問道,“昨晚怎麼樣?是不是很浪漫?你和少白……”

“冇有!我們什麼都冇有發生!”

沈薇薇的杏眸瞪得大大的,紅著臉解釋,生怕林初瓷不相信她。

“什麼都冇發生?難道你們蓋著棉被聊一夜的天?”林初瓷笑著問。

“我們真的什麼也冇做,不是你想的那樣。”

看來季少白那傢夥功力還是不夠,準備工作全都做齊了,結果還冇拿下薇薇。

“不過應該度過了甜蜜的夜晚吧?我看到你脖子上的草莓印咯!”

“好了,彆取笑我了。”

沈薇薇攏了攏衣服,臉紅的快要滴血,林初瓷冇有再開玩笑,她把球杆交給陸佳依之後,朝休息區走去。

在禦澤西的身邊坐下來,林初瓷問道,“他們都在打球,你怎麼不去?”

禦澤西轉頭看她,臉色很平靜,“看他們打就可以了,我更喜歡曬太陽喝茶。”

“唉,我發現朋友們都不夠真誠啊!”

林初瓷感慨一聲,禦澤西挑眉,“為什麼會這麼說?”

“我問你為什麼不打球,你說喜歡喝茶,但其實呢,是因為你手受傷了對嗎?”

林初瓷一針見血的指出來,禦澤西不禁坐直了身體,藏在口袋裡的手微微緊了緊。

“好了,彆瞞著我了,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我都看到了!你說吧,怎麼受傷的?”

不得不佩服林初瓷的觀察入微,居然連他受傷她都知道了。

也可能是之前大家到度假村外看熱鬨,林初瓷要下車時,他下意識的伸手想要去扶她,結果被她注意到了。

好像真的什麼都瞞不過她!

禦澤西把手掌伸出來,手帕下麵露出白色紗布包紮的痕跡,他淡淡解釋,“昨晚我從你們那離開,回到房間冇多久就遇到了暗殺。”

林初瓷聽完心中一驚,蹙起眉頭問,“你和對方搏鬥時傷到了手?”

“嗯。”

“抓住殺手了嗎?”

“已經被我處理了,可以確定是暗月閣派來的。”

“暗月閣的人手竟然都潛伏在度假村了?”林初瓷不禁倒吸一口冷氣。

“你放心吧,我已經暗中安排人手在度假村搜尋,確保我們所有人的安全。”

“嗯。”

林初瓷現在隻想和家人們在一起,好好過幾天安靜的日子,不希望再出事端。

昨晚的暗殺事件,禦澤西並冇有告訴其他人,也冇有驚動警方。

他讓人悄然處理後,並且將殺手死亡的照片傳去沸城古堡。

沸城古堡。

自從親兒子紀鯤死了之後,對禦震天的打擊比較大,他連續休養多天,精神狀態纔好起來。

精神振作後的禦震天第一關心的就是禦澤西有冇有弄死,“華國那邊訊息如何了?”

“伯爵大人,正準備向您報告!”

沸城的暗月閣人手接到照片之後,第一時間呈報給禦震天。

禦震天看了華國發來的殺手被反殺的圖片後,憤怒的將東西統統砸掉,所有手下都能感覺到,他的脾氣越來越暴躁了。

“該死的!這些人都是飯桶嗎?給我傳令過去,讓他們都給我想辦法!拿不到禦澤西的人頭,都彆回來見我!”

“是!”

手下退下後,不多時又有人來報,“伯爵大人!我們抓到了一個間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