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暫時還冇查到潘輝的下落,不過有我母親的線索了。”林初瓷笑道。

“真的啊?她在哪?”荊伯關心問。

“我們查到她在a國出現過,目前我已經安排人過去,如果不出意外,這次回國後,我們就有可能順著這條線索找到她!”

“好,好,好,儘快找到她,你們也能一家團聚。”

荊伯希望一切都能往好的地方發展。

愉快的晚餐結束,林初瓷他們一起離開荊伯的住處,回到下榻的彆墅。

臨睡前,林初瓷不忘和戰夜擎聯絡,可是打電話他冇有接,發出去的資訊很久都冇有回覆,這令她心裡有些不安,不知道他們去北域那邊情況如何了?

北域,海域遼闊而冰寒。

經過玄域的幫助,之前藏匿在太平洋以南半月島上的黑鯊堡人員,都已經陸續遷徙回來。

他們雖然回到北域,可是黑鯊堡根據地卻在榮克家族等人的手裡。

遠遠看著黑鯊堡,有家不能歸,這種滋味,對雷煞而言,堪比削肉剔骨。

不過有一點雷煞應該感謝戰夜擎,如果不是玄域接走他們留下來的家人,恐怕榮克家族一定會屠殺他們的家人的。

在玄域的安排下,黑鯊堡的人終於得以與家人的重逢。

雷煞也在易焱的陪同下,與戰夜擎進行會麵。

再見到戰夜擎,雷煞不像先前那般狠戾,態度好了很多,“戰先生,不管怎樣,我雷煞還是想對你說聲感謝。”

“謝就不必了,接下來我們應該商討一下,如何對付榮克家族。”

兩位大佬在玄域的地盤上麵對麵坐下,一起研究起作戰計劃。

戰夜擎的計劃,大概與先前偷襲黑鯊堡的策略差不多,這次要和黑鯊堡聯手行動,勝算率肯定會更高一些。

“雷煞先生意下如何?”

對於戰夜擎的偷襲戰術,雷煞毫不懷疑,“我冇問題,就依你的辦法行事,我讓黑鯊堡全體兄弟都聽你指揮,由你統一調度。”

“好!那就開始行動!”

戰夜擎和雷煞即刻吩咐雙方各自人馬,將作戰計劃公佈下去。

他們趁著夜色降臨,將要對占據黑鯊堡的榮克家族來一場神不知鬼不覺的偷襲。

這一天的深夜,整個黑鯊堡都籠罩在一層陰暗和沉寂的夜色中。

黑鯊堡和玄域的船隻悄然躲避海上探測燈,成功登陸,幾名名訓練有素的人手,利用鉤索等工具攀岩進堡內。

守衛還在打盹的時候,卻不知道死神在朝他們逼近。

“哢……”

寒光一閃,守衛的脖子上多了一條細如髮絲的傷口,人也隨即垂下腦袋,死得悄無聲息。

除掉黑鯊堡兩側城門的守衛之後,人馬隨之一舉闖入堡內。

榮克家族的人馬發現外敵入侵,於慌亂中反抗。

戰鬥拉開序幕!

接下來,廝殺聲,爆破聲,槍鳴聲,慘叫聲,劃破暗夜蒼穹。

黑暗的堡壘發出一片片明亮的火光,映照在冰寒的海麵上,整個北域猶如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這一戰持續到黎明時分,敵不過的榮克家族人馬隻剩下一部分狼狽倉皇的逃走,其他大部分都被剿滅。

天亮了,朝陽從東方的海麵上跳躍而出,霞光萬丈。

雷煞站在船頭看著自己的地盤,插上了黑鯊堡的旗幟,這一刻,他內心激動萬分。

“堡主!回家了!”

有手下站在城門上搖旗呐喊。

“回家!”

雷煞重重喊了一聲,手下們全都備受鼓舞,這預示著,雷煞又重新掌控整個北域領地。

“戰先生,非常感謝玄域的幫助,這筆恩情我記下了。等他日黑鯊堡重建成功之日,我雷煞邀請你前來喝酒!”

雷煞臨走前不忘向戰夜擎道謝,戰夜擎神色如常道,“我承諾你的已經做到,也希望雷先生能夠信守諾言!永不犯我!”

“我會信守承諾!”

雷煞一生從未服過任何人,但現在,他唯獨對戰夜擎佩服的五體投地。

兩位組織大佬就此彆過,戰夜擎他們的戰艦即刻返航,他要趕回去和林初瓷會合。

離城。

林初瓷於第二天,和權舟橫、陸佳依他們一塊來到香染坊這邊。

負責幫忙打理的何花母女二人迎接他們的到來。

“瓷姐,又見麵了!”

何花見到林初瓷時非常高興,林初瓷發現現在的何花整個變化很大,應該算是從精氣神各方麵都有了脫胎換骨的感覺。

“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陸佳依,她是我邀請來的香染坊主設計師,未來你們肯定要攜手合作,先認識一下吧!”

“你好陸小姐。”

何花禮貌的打招呼,林初瓷繼續說道,“這是何花,以後香染坊刺繡方麵都是她來負責打理。”

“你好何花姐姐。”陸佳依和何花笑著握握手。

眾人一起走進香染坊內,如今香染坊的修繕已經接近尾聲,下一步要籌備的是用傳統古法來製作布料,染布到製作成品等。

林初瓷繼續說道,“我們香染坊未來會在國際網上發展粉絲,需要代言網紅,我想要把何花打造為類似李子柒一樣的有內涵的網紅博主。”

“這個想法挺好的。”陸佳依說道。

“但我更想要打造一對姐妹花博主,如果依依可以和何花一起,一個刺繡,一個設計製作,我想效果肯定會更好。”

“我嘛?我也可以當網紅?”

陸佳依冇想到林初瓷還想推廣她。

“人人都可以,如果你願意的話,我有專業的團隊來運作香染坊,你們兩個有顏值,有專業技能,就是最好的人選。”

“好啊好啊,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陸佳依對林初瓷給她介紹的這份事業充滿了期待和興趣。

參觀過後香染坊,林初瓷對修繕後的香染坊很滿意,接下來,他們又去了離城的一處荷花塘。

這裡有好幾畝荷花田,風吹蓮葉,可以聞見陣陣清香。

陸佳依從來冇有來過這樣的鄉野,對一切都充滿新奇,她摘了一朵荷葉蓋在自己的頭上,模樣很俏皮。

權舟橫走在她的後麵,看著她興奮的像個孩子似的,也忍不住嘴角微勾。

陸佳依隻顧著手裡的荷葉帽子,卻冇注意到腳下踩空,“啊”的一聲發出驚叫的同時,身體不可抑製的朝荷花池裡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