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初瓷注視著黑鷹冷峻如刀的臉龐,細細的觀察著他的情緒,男人不愧是冷血殺手,微表情管理能力極強,絲毫破綻都看不出來。

“問我做什麼?”

黑鷹明白過來,林初瓷是開始懷疑小璐和他的關係了,這個女人太恐怖了,為什麼連這個都能猜到?

她想用妹妹小璐來撬開他的嘴,他不能輕易上當。

見黑鷹始終嘴硬,林初瓷倏然沉下臉色,“你覺得我為什麼要問你?你當真以為我會閒到來找你聊天?我已經查清楚了,你和小璐的關係!小璐是你的妹妹,你是小璐的哥哥,對不對?”

“……”

黑鷹的手指摳緊掌心,死死的盯著林初瓷。

林初瓷把小璐和哥哥的那張照片拿出來,“雖然這張照片上的哥哥隻有十幾歲,可是還是能看出你們眉眼相似。如果不是這張老照片,我也不可能懷疑到你。原來你的真實姓名叫景瑜!”

林初瓷又拿出一張鑒定書,“為了證明我自己的推測是否成立,我又派人專門去了一趟a聖城的療養中心,拿到小璐的毛髮,回來與你的dna樣本做了對比,結果證明,你和小璐確係兄妹關係!”

她把照片和鑒定書都舉起來,“現在鐵證如山!你還有什麼好掩飾的?”

麵對證據,黑鷹緊繃的狀態最終鬆懈下來,他深吸一口氣,反問林初瓷,“我承認小璐是我妹妹,但那又怎樣?”

“你的妹妹隨時可能落在我的手裡,你就不擔心?”

林初瓷眼神裡多了一抹冷絕,一瞬不瞬的鎖著黑鷹。

如果說這是一場心理戰,那麼現在,拚的就是誰能沉得住氣,誰手裡的籌碼足夠硬!

“既然你知道我妹,也知道她的病情,你應該明白,她可能也活不了多久,就算你用她來威脅我,又如何?我妹死了,我也活不了。”

黑鷹自己身陷囹圄,無法照顧妹妹,如果彆人對他妹妹下手,他也無可奈何。

“唉!”

林初瓷幽幽歎口氣,“我並冇有想過要傷害你的妹妹,一開始我是想著找到你的軟肋,但你隱藏的足夠深,我無從得知關於你的任何訊息。

“可是直到無意中遇到小璐,認識小璐之後,我隻是單純的可憐那個女孩。她還很小,很年輕,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當時她說想要找她的哥哥,我答應幫她實現心願,就一定要做到。然後我找到了你,你也一定很想你的妹妹吧?我帶來了一些視頻可以給你看看她的近況。”

林初瓷把一個平板電腦拿出來,播放裡麵的視頻。

黑鷹的目光聚焦在視頻裡,視頻裡出現的可愛的女孩,她笑起來很燦爛,在花園裡跑著跑著摔了一跤,但她掙紮著,努力的又爬起來。

雖然隻有一隻手臂,可她很堅強,不需要彆人幫忙。

一隻蝴蝶從她的眼前飛過,她看著自由自在的蝴蝶飛走,眼神裡充滿了渴望。

戶外的視頻播放完,接著是小璐在室內的視頻,在她努力的做著複健訓練。

做著一件彆人看起來非常簡單而對於她來說卻困難百倍的訓練,一次次失敗,又一次次含著眼淚重新開始。

‘哥哥,我很好哦,我會等你回來哦!’

‘哥哥,有個姐姐會幫我實現心願……我很開心……’

‘哥哥,你看這是小璐折的千紙鶴,像不像?’

她把自己折的四不像的千紙鶴拿給哥哥看,積極展示著自己的生活。

但很快,視頻裡的小璐因病症發作摔倒昏迷,被送入搶救室,黑鷹看到這裡的時候,雙手按在玻璃牆上。

一向冷硬的男人,眼眶紅了起來,內心壓抑又難受的情感再也抑製不住。

畫麵一轉,小璐躺在病房裡,她醒了過來,但很虛弱,她對著鏡頭說,‘哥哥,我會聽話,會乖乖等你的。你快回來!’

所有的畫麵都播放完了,黑鷹捂住自己的臉,整個人陷入悲傷與痛苦之中。

林初瓷收了平板電腦,拿出另外一份檔案,“你也看到了,如今的小璐,情況不是很好,她的病症再度發作,如果得不到有效的治療,後果不堪設想。

“剛好我有個醫生朋友,他的醫學導師們正在啟動一項醫學項目,攻克目標就是小璐這個病症,他們在全球征集這類病症患者,我在想,不如讓小璐去試試,哪怕有一線希望呢?

“所以我今天帶來了這份報名錶,需要監護人的同意,等下我可以托獄警轉交給你,如果你同意,我們會著手儘快送小璐過去。”

等了幾秒,黑鷹才抬起頭,他雙眸猩紅,內心似乎經曆過無數的掙紮,堅硬的眉心間,凝結著一股不化的愁緒。

他隻問了林初瓷一句,“為什麼要幫我治療妹妹?你以為這樣做,就能打動我?”

林初瓷搖搖頭,“我冇有這麼想,我已經不指望你了,救我母親是我的事,我不會依賴任何人。我救小璐不是因為她是你妹妹,不管她和你有冇有關係,我都會救這個可憐的小女孩,誰讓我和她有緣呢!”

這可能是林初瓷的性格決定,她有著一顆善良寬仁的心,做不到熟視無睹。

林初瓷放下了通話器,起身離開探監室的時候,委托獄警轉交檔案。

這份檔案經過檢驗後,轉交到黑鷹的手裡,看過報名錶的內容後,他捏著檔案的手指微微顫抖,沉默了很久很久。

林初瓷的種種做法,讓他對自己的信仰產生了懷疑,一直以來的堅持,到底對嗎?

為了自己的信仰,他殺害了很多人,破壞了很多家庭,做了很多的壞事,但是林初瓷卻用行動告訴他,原來這世界上還有一種比恩怨仇恨更重要的事。

那便是,對罪惡的救贖。

她找到他妹妹,本可以把他妹妹抓來,當著他的麵威脅他,甚至殘害她的妹妹來刺激他,可是她冇有。

她竟然會想著幫他救治妹妹!

想到這裡,黑鷹眼眶裡蓄滿了眼淚。

一向堅如磐石的冷硬心臟,最終出現了一絲鬆動和裂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