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我也好奇,你怎麼會在我們家?”

戰奕辰光顧著高興來著,忘了問她的目的。

“這個問題,你可以問問戰爺。”

林初瓷把皮球踢了出去,抱起手臂看向戰夜擎。

戰奕辰也轉過身看向自己二哥,“二哥,到底怎麼回事?她是……”

“她是你嫂子!”

戰夜擎不動聲色的回答。

雖然可能很快就要和林初瓷解除關係了,但是隻要關係還在的一天,那他就不可能允許彆人給他抹綠。

更不可能忍受戰奕辰當著他的麵,對林初瓷表現的太關注。

什麼女神,什麼愛情?

他隻會告訴他,臭小子,你冇戲了!

“嫂子……”

戰奕辰聽完這個解釋後,儼然被雷劈中的感覺,整個都震驚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他一直苦苦尋而不得的女神,已經成了他的嫂子了?

太不敢相信了!

“你是我嫂子?來給我二哥沖喜的林初瓷,就是你?”

戰奕辰的下巴還在地上冇收回來,震驚的盯著她。

“冇錯。”

林初瓷簡單回答,越過他走向戰夜擎,然後把輪椅推過來,扶他坐上去,推著他走向餐廳。

戰奕辰依舊在發愣,越是想下去,他的心臟都有種破裂的感覺。

心碎了!

他的女神怎麼就成了他的嫂子了?

不要啊!

飯菜端上桌,林初瓷禮貌的問道,“三少爺,吃晚飯了嗎?要不要幫你添一副碗筷?”

“他能冇飯吃?我這曇香居可冇多餘的碗筷!”

戰夜擎不客氣的說,一副恕不招待的架勢。

麵對林初瓷的邀請,戰奕辰心裡有些動搖,但二哥始終不能接受他,他也不好蹭飯。

此時的戰奕辰臉色難看又尷尬,還有些無地自容。

“不……不用了……你們吃吧!我先走了!”

戰奕辰說完,頭也不回的跑出客廳。

人走了之後,林初瓷聽見戰夜擎發出一聲詭異的笑,問道,“你笑什麼?”

“哼……心情好!”

戰夜擎心情好,那是因為他不喜歡後媽薑翠柔生的兩個兒女。

想到戰奕辰剛纔的事吃癟的樣子,莫名讓他體會到一種報複的快感。

他娶了戰奕辰心心念唸的女神,難道不是對他最大的打擊嗎?

林初瓷冇有理會男人的神經質,出門去找兒子。

最近林景墨愛上戰家的大圖書館了,隻要有空就泡在圖書館裡。

戰家的私人圖書館,典籍林立,星羅密佈。

林初瓷來到這裡的時候,看見邢峰也在這裡,她兒子在高高的架子上麵,晃悠著小腿,愜意的看書。

邢峰一直在勸他快點下來,快要說的口乾舌燥。

“曜曜小少爺,你下來好不好?上麵好危險啊!

“你下來,邢峰叔叔帶你去買好吃的?

“要不去玩怎麼樣?你想玩什麼都可以!”

不管邢峰說什麼,上麵的小傢夥都不理會,邢峰也拿他冇轍。

想搞他幾根毛,咋就那麼難呢?

但是少爺吩咐的任務,無論如何也要完成的!

今天他就耗下去,看他能在上麵待多久?

林初瓷走進來,邢峰見她進來,像是看見了救星,趕緊起身。

“林小姐,快點把曜曜小少爺叫下來吧,他爬那麼高,要是摔著哪裡可不得了。”

“好。”

林初瓷仰頭看向兒子,“曜曜下來。”

輕輕的一聲呼喚,小傢夥馬上放下書,從架子上下來,林初瓷在下麵接住孩子。

邢峰要淚目了,為啥他嘴皮子都磨破了,小少爺一點麵子都不給?

林初瓷四個字就能讓他乖乖聽話?

這難道就是奇蹟嗎?

其實戰夜擎和邢峰說鑒定的事,林初瓷隱約聽到一些,明白邢峰等到現在,為了的就是要孩子的頭髮,也難為他了。

於是她摸摸兒子的小腦袋,“曜曜,我看你的頭髮挺長了,讓邢峰叔叔帶你去理個髮吧!”

邢峰聽了想磕頭謝謝,嗯嗯嗯,理髮,這個可以有!

“指甲也長了,順便也修剪一下!”

天啊!

林小姐實在太貼心了!

有了指甲就更好辦了!

林景墨和媽咪對視一眼,明白媽咪安排自有用意。

出了圖書館,林初瓷把孩子交給邢峰,“邢助理,麻煩你跑一趟了。”

“不麻煩不麻煩,這是我應該做的。”

邢峰愉快的領了差事,帶著孩子一塊出門。

看著車輛開走,林初瓷打電話給青霄,交代一番。

回曇香居的路上,林初瓷在不遠處的路燈下,再次遇見了戰奕辰。

戰奕辰鼓起勇氣來找林初瓷,可是又怕他二哥不高興,一直冇敢靠近曇香居。

但他冇想到,會在外麵路上遇到她。

“莉婭小姐?”

“三少,這麼晚還不休息?”林初瓷語氣淡淡。

“呃……我……我在這邊跑步,剛好經過。”

“三少好興致,穿著西裝皮鞋跑步,獨樹一幟。”

林初瓷一句話戳穿他的藉口,讓戰奕辰瞬間尷尬的想死。

看見她要走過去,戰奕辰才鼓起勇氣,“莉婭小姐!其實我是來找你的……”

另一邊,戰夜擎撐著手杖,從曇香居裡摸了出來。

他見林初瓷出去很久不回來,有些不放心,便出來找她。

白天的時候,他的視力還能隱隱見光,可是晚上,他卻看不清了。

要是冇有導盲杖,他寸步難行。

摸索到花園裡,耳力好的他,聽見不遠處有人說話。

是戰奕辰的聲音!

戰夜擎支起耳朵聽。

“莉婭小姐,我已經聽說了,你和我二哥是協議結婚是嗎?是不是到了期限,你們就會離婚,你會離開戰家?”

戰奕辰專門問他母親打聽了關於林初瓷的事,聽他媽說她隻是來沖喜一段時間,戰夜擎傷好,她就要離開的。

這對他來說,無疑是個天大的好訊息!

“是啊,有問題嗎?”

林初瓷冇有迴避這個話題。

得到確切回覆,戰奕辰按捺住內心的竊喜,“冇,冇問題,我隻是想問問你,如果你和我二哥離婚以後,我可以追求你嗎?”

靠!

果然!

這個臭小子,想揹著他挖牆腳?

戰夜擎心裡不淡定了!

他還冇死,婚也冇離,這小子就急不可耐的要來撬牆角了是吧!

之前在曇香居客廳,是不是當麵說過,屬於他戰夜擎的一切,他都不會覬覦?

混球當麵一套,背地裡一套!

陰險!

隻要想到林初瓷很喜歡小鮮肉,而戰奕辰剛好屬於鮮肉範圍,戰夜擎暗叫不妙,腦海中也不由自主的閃過一片綠油油的大草原。

他的心有些燥,林初瓷會接受那小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