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軀變幻莫測,瞬間消失。

下一刻,左塵徹底進入了洪荒大陸,來到了不滅真武殿之中。

“誰?”

幾乎在他到來的一瞬間,諸多不滅真武殿的高手立刻警覺。

轟隆隆!

一道道強橫的氣息第一時間出現。

顯然,所有人都在時時刻刻準備著戰鬥。

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濃烈的戰意和殺意,縱然不少人身受重創,渾身浴血,但依舊時刻精神緊繃。

“是我!”

左塵的聲音傳遞開來。

在一瞬間,這一道音波傳遍不滅真武殿,讓所有人都聽到。

諸多高手全部身軀一震,頓時就顫抖了起來。

“殿……殿主的聲音!”

一刹那之間,一道道興奮的聲音在四麵八方響起。

“殿主回來了,哈哈哈,殿主大人回來了!”

諸多不滅真武殿的高手,全部都興奮到了極點。

籠罩在所有人頭頂的陰霾似乎消失了。

在片刻之間,大批大批的弟子門人全部出現。

在不滅真武殿的大殿深處,一道道身影也同時睜開眼睛,在刹那間現身而出。

所有人出現之時,左塵的本體已經降臨在了不滅真武殿的大殿前方。

“小舞!”

“小姑!”

左塵率先,便看到兩道熟悉的麵孔。

小舞的臉上,帶著一抹從未有過的疲憊,身上甚至存在著一道道傷口,難以恢複。

小姑的狀態也好不了太多,分明是經曆過大戰,受到重創。

甚至於小姑的體質本源似乎都出現了問題,似乎損失了一些,若無意外,是在戰鬥之中被毀掉了一部分體質本源,要麼便是被一些絕世強者施展手段將部分本源奪走。

“該死,是誰?”

左塵心中絞痛。

自己身為昔日永恒聖界的最強存在,身為不滅真武殿之主,如今已修煉到這般高度,卻連身邊的人,都無法守護。

眼睜睜看著小舞的傷勢,感應著小姑的武道天體出現問題,這一切彷彿是一柄無形的利劍,插在自己的心頭。

這時,其他諸多的身影不斷出現。

“左塵哥,你回來了!”

火無命露出笑容,但這般笑容,卻是強行擠出的。

他的傷勢太過嚴重,每吐出一個字,似乎都是莫大的折磨,能夠拖著重傷之軀走出來,已經非常不容易。

“好兄弟,受苦了!”

葉寒頓時開口,拍了拍火無命的肩膀。

他看到,不遠處其他人都是重傷難治,幾乎是靠著當初自己凝聚而出的那條壽元長河之力而強行維持著生命的狀態。

若非如此,恐怕自己這一次回來,便難以見到他們之中的某些人。

“是誰做的,發生了什麼?”

左塵立刻開口詢問。

“是葉家、扶搖聖地、須彌道宮、九天宮、萬古劍宗為首的諸多勢力到來……。”

“那些人太可怕了,其中存在著不止一位永恒之主,就算是天地劍主出手都難以擋住。”

“還有,很多人都到來了,在暗中出手,如果不是你當初留下的天地隱殺陣,還有一個身份神秘的高手暗中出手幫忙,恐怕……。”

很多人都在開口,很快,便讓左塵清楚了一切。

最可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自己離開之後,永恒聖界的強者越來越多。

各大時空場域的高手紛紛到來。

隨著時代的變化,各種機緣出世,甚至誕生出了更多應運而生的絕世高手。

整個永恒聖界簡直是日新月異,每天都在產生著各種不可思議的變化。

越來越多的強者堆積,讓永恒聖界的力量越來越強。

便在一個月之前,天刑台對於這一界的鎮壓之力徹底消失了。

左塵最清楚,當天刑台的鎮壓之力消失之後,會是何等可怕的場麵。

其他時空場域之中的那些永恒之主,將不會再有任何的忌憚,無需和以前一樣化身降臨,而是本尊能夠真正到來。

當初,自己幾乎是以鐵血手段來鎮壓一切,將那些妄圖在永恒聖界肆意妄為的高手紛紛鎮壓甚至斬殺,當初,所有人低頭,不代表著當他們身後的永恒之主到來之後,還是那種臣服的態度。

一日之間,整個永恒聖界陷入混亂,誕生出最可怕的血劫。

大批的強者到來,讓永恒聖界的格局徹底產生了變化,無數人被獵殺,無數永恒聖界的大地、資源被占據。

而不滅真武殿首當其衝,被諸多可怕的存在盯上,昔日的諸多仇恨,終於到了償還的時候。

結果,便如左塵所見。

不知道死去多少不滅真武殿的強者。

如果不是天地劍主復甦了昔日的實力,達到了永恒之主的領域,再加上自己的另一道本尊出手,恐怕現在的不滅真武殿都已經被諸天的強者所聯手滅掉。

可以說,諸多不滅真武殿的高層未曾戰死,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

“一切,終將改變!”

左塵聽完諸多高手的開口,最終沉沉說道。

此次從混沌虛空迴歸,他便是有著絕對的自信纔回歸,否則的話,肯定還會多修煉一段日子,讓境界進一步提升。

左塵知道,有些事情終究是不可避免的。

就算是當初的自己未曾離開,也不見得能夠改變什麼。

不前去混沌虛空,自己的境界和實力,斷然不可能有如此迅速的增長,不可能現如今達到天造化的領域。

那麼,麵對其他時空場域降臨的諸多永恒之主,依舊是無法對抗,甚至自己都要死。

“幫我們不滅真武殿的那個神秘高手,也是永恒之主嗎?”

左塵看著眼前的眾人道。

“不錯!”

風九幽點頭:“那個人很強,很恐怖,可以說要比天地劍主的戰力還要恐怖,可以將任何力量吞噬鎮壓煉化!”

“他人呢?”

左塵關心的是這個問題。

他能確定,眾人所說的便是自己的另一道本尊。

而且可以確定另一道本尊還活著。

但是他究竟在何處,左塵居然也無法感應到。

“他擋住了太初之主!”

這時,天地劍主走出了不滅真武殿,目光複雜的看著左塵:“真是不可思議,他的境界,剛剛達到大永恒的領域,居然可以擋住太初之主那種絕世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