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晚的身子頓時一僵。

腳上的高跟鞋突然失去了平衡,姚默白的手還在狠狠地用力,似乎想要把她一起拉下水!

一瞬間,周邊一片混亂。

尖叫聲混雜著驚呼聲,刺激著所有人的耳膜。

混亂之中,不知道誰推了一把池晚的肩膀,加上姚默白髮瘋一般扯著她裙子上的飄帶——

“砰”的一聲。

池晚和姚默白一起落進了海裡!

身上的長裙禮服,腳上不適應的高跟鞋,還有周遭讓池晚恍惚的混亂——

這一切都讓她失去了自我挽救的機會,就那樣被姚默白拖下了水……

整個人陷入了冰冷的海裡。

池晚被寒冷刺激得哆嗦起來……

身邊,都是鹹濕的海水。

鼻腔裡,耳朵裡,眼睛裡……

這讓池晚的腦海裡,不由回想起了,四年前那段痛苦又黑暗的回憶。

她被白夜擎,親手扔進了海裡……

那一天的海水,彷彿也是今天這般。

冰冷,鹹濕,無情,彷彿要把她徹底地吞噬。

隻是這一次,白夜擎不在。

池晚覺得自己像是被什麼東西束縛住了,手腳都無比地僵硬,四肢像是被無形的鎖鏈給禁錮住。

腦海裡,不斷循環著四年前的回憶——

關於白夜擎,關於海水的回憶……

這讓她痛苦糾結,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彷彿失去了求生的意誌。

滿腦子,都是白夜擎,都是痛苦,都是怨恨。

全身愈發的冰涼。

不行……

不能這樣。

池晚在心裡警告自己,這樣下去,她會死的。

會死在這片海裡,被深邃的海洋吞噬淹冇。

她要振作起來,明明有力氣的不是嗎?

難道要因為一個男人,頹喪到放棄生命嗎?

她還不能死!

她還有兩個孩子,孩子還那麼小,還需要她的庇佑。

不要再想了,四年前的事就讓它過去吧,現在——

求生最重要!

池晚似乎在這一刻突然想通了,她微微睜大眼睛,眼底透出明亮的光暈來。

她的手腳開始動作起來。

她要離開這片海水,儘快上岸。

池晚利落地向上遊去,烏黑的長髮散落在水中,修長優美的身形像是一條絕美的人魚。

突破冰冷的海水,突破自己的心魔,終於——

“嘩啦”一聲,池晚從水中冒出頭來。

一瞬間,海邊舞台上的人都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池晚並冇有離開落水的地方太遠,這裡距離岸邊很近,燈火通明的華美舞台就在眼前。

舞台上的明星大咖一個個俯身望著這片剛剛有人落水的海域,冷不丁地便看到池晚突然冒出頭來。

這一切,來得猝不及防。

他們像是看到了什麼怪物一般,眼睛瞪大了,眼底瀰漫起濃烈的驚詫之色。

一瞬間,舞台的攝像頭也投向了池晚。

這是一種萬眾矚目的待遇。

池晚甩了甩水淋淋的頭髮,不斷有水珠從髮絲滑落。

眼睛裡,睫毛上,也淌著冰冷的海水,這讓她的視線有些模糊。

但是,她還是注意到了,舞台上眾人的怪異表情。

很奇怪……

這些人,看到自己冇死,從水裡遊了上來,不應該立馬讓人來救自己上岸嗎?

或者,表麵關懷一下,也應該有的吧……

為什麼,他們一個個睜大了眼睛,像是被定在了原地,用一種複雜又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