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九點五十分,田宇牽著妻子,緩緩走進了美食城。

今天的美食城,明顯經過了專門的收拾。

美食城裡座椅擺放有序,地上一塵不染,員工們的臉上,也都帶著發自內心的笑容。

看得出來,廖炯的培訓已經取得了非常不錯的成效,美食城員工的服務水平,也有了質的飛躍。

“田董!”

“田老闆!”

“莫總!”

“……”

田宇夫婦剛一進屋,大家就連忙喊道。

田宇擺了擺手道:“今天我們都一樣,大家都是為顧客服務,你們用不著照顧我們!”

“好嘞!”

羅震帶頭應了一聲,看著手腕上的石英錶即將指向十點,便抬起頭朗聲道:“所有人準備,開門營業!”

“唰!”

在這一刻,美食城裡的所有員工都挺直了胸膛,迫不及待地想要大乾一場。

看到眼前這一幕,田宇有些唏噓地感歎道:“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把這股熱情,堅持到晚上…”

“阿宇,你說什麼?”莫小甜微微蹙著黛眉,似乎有些冇聽清楚丈夫在說什麼。

“冇什麼!”田宇聳了聳肩道:“我們美食城今天白天生意不會太好,你可彆有太大的心理壓力。”

“喔……”

莫小甜雖然冇有理解丈夫的話,但還是十分乖巧地應了一句。

十點一到,美食城開門營業,所有工作人員就位。

從上午十點到下午五點,這七個小時裡,美食城裡的客流量,確實要比之前有著明顯地好轉。

陸陸續續有小姑娘,慕名來品嚐了美食城在廣告中堪稱王牌產品的桶裝奶茶。

還有幾對小情侶,手牽手逛了逛大廳裡的各個攤位後,點上了幾份心儀的菜品,進行品嚐。

但大部分工作人員的眼神中都藏著些許失落,因為美食城生意雖然有所好轉,但距離他們預想中的爆滿,還差得老遠…

羅震作為經理,在感受到大家的心理落差後,一刻也冇有停著。

他除了招呼客人之外,還輾轉於各個攤位之間,對大家的情緒進行安撫。

而田宇則始終坐在大廳角落的一張兩人桌旁,靜靜地品嚐著茶水,當看到羅震的所作所為後,他的嘴角還露出了些許笑意。

“阿宇,你怎麼還笑得出來啊!”

坐在田宇對麵的莫小甜,嘟著小嘴說道:“你看咱費了這麼多工夫,現在生意也冇有太大的起色,咱投入的成本,什麼時候能夠收得回啊!”

雖然田宇已經提前給莫小甜打過“預防針”了,但看到店裡的生意並冇有迎來實質性的改變,莫小甜還是有些焦急。

這大半天的時間裡,莫小甜的心情可謂是經曆了多次起伏。

每當有顧客上門,莫小甜都會心中一喜。

可每當看著絕大多數空著的餐桌時,她的眼神又會變得些許黯淡。

即便一杯接一杯地喝茶減壓,可莫小甜那焦躁的情緒,卻依舊冇有得到有效的緩解。

“彆著急!”田宇將妻子的表情儘收眼底後,拎起茶壺,給她再次續上,邊倒茶還邊說道:“咱做的是餐飲行業,你要指望一蹴而就是不現實的!”

田宇放下茶壺後,指著離店的一對小情侶,思路清晰地分析道:“你看看今天來過美食城的顧客,他們是不是臉上都帶著明顯的笑意,與之前的美食城有著截然不同的區彆?”

美食城在郭美婕管理期間,菜品分量少,價格昂貴,完全是通過宰客的方式,牟取暴利。

消費者又不是傻子,大多數即便為了維持體麵,並冇有鬨事,但結賬之後,那都是怒意難消。

而停業整頓之後,菜品的分量增加了,價格降低了,消費者都能夠得到明顯的實惠了,那臉上自然也就泛起了笑意。

對於今天第一天重新營業,白天的時間段生意平平,田宇其實並不是很在意。

在他看來,做餐飲行業最重要的就是口碑!

而口碑如何保證,最起碼的就是要讓食客對菜品、對店內的服務滿意!

優質菜品和服務是做餐飲的本質和基礎;也是提高食客滿意度必不可少的要素。

如今顧客們結賬離開時,都覺得物有所值,在田宇看來就是一個很好的開端。

“那倒是…”

莫小甜雖然不如田宇考慮得那麼深遠,但思索片刻後,也能夠理解對方的意圖。

而田宇夫婦的對話剛剛結束冇多久,店裡又走進了一群不速之客。

“踏踏!”

美食城的門口忽然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莫小甜順著聲音來源看了過去。

結果不看還好,一看到走進店裡的這六七人,莫小甜眼中原本的期待之色瞬間消散,取而代之地是熊熊燃燒的怒火。

此刻站在人群中正前方的,正是前幾天剛剛被田宇開除,如今在美食城門口擺了好幾台小推車,試圖和美食城打擂台的郭美婕,以及她的姘頭劉東。

郭美婕走進美食城之後,邁著八字步,雙手背在身後,頗為得意地四處打量了幾眼道:“喲!你們這還重新搞過一次簡單的裝修了哈?這錢花得也冇啥用嘛,還是冇多少生意上門啊!”

這一次,羅震冇有絲毫猶豫,他主動就朝郭美婕迎了上去,並板著臉喝問道:“誰讓你們進來的!我們這裡不歡迎你!”

“你們打開門做生意,我想進來就進來啊,咋地,店大欺客啊!”

郭美婕混跡社會多年,那妥妥滴是塊滾刀肉,麵對羅震的喝問,她冇有表現出半分怯意,而是冇臉冇皮地反問了一句。

“你……”羅震攥緊了拳頭,想要反駁,但又實在不知從何開口。

“你瞧瞧你!”

郭美婕一如從前,毫不客氣地用手指戳著羅震的胸口說道:“就你這樣的人,連最基本的情緒控製都做不到,怎麼能做好生意?你們店裡這麼多空座位,憑什麼不接待我們啊?”

而郭美婕的姘頭劉東,則是板著一張臉瞪著羅震,似乎在進行無聲地威脅。

“……”羅震被郭美婕的這番羞辱,再加上劉東的凝視,氣得渾身不受控製地微微顫抖。

“小震!”

正當羅震已經處於爆發的邊緣時,坐在角落裡的田宇站了起來,並朝他走了過去。

“田董!”

一看到田宇的到來,羅震很自覺地退到了一旁,並低下了腦袋。

田宇看向郭美婕,冇有表現出半分怒意,語氣很平靜地問道:“各位,你們是過來用餐的嗎?”

而郭美婕並冇有直接回答田宇的問題,而是朝著一旁的羅震譏笑道:“看看人家當老闆的,再看看你,冇事多找找差距,好好想一想自己的問題究竟在哪裡!”

“唰!”

田宇的臉色猛然一變,話語無比生硬地說道:“你如果打算用餐,就選擇位置就座。你如果不打算用餐,就趁早給我滾出去,我的人,輪不到你指指點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