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牆上,一襲月白僧袍的白霄天,此刻正如同一尊怒目金剛般,迎風傲立。

其渾身衣袍無風自鼓,身上裸露出來的皮膚呈現暗金之色,手中也不持任何法寶兵刃,隻憑藉一雙鐵拳,密密麻麻的拳影所過之處,殺的城頭魔物膽寒,不敢靠近半分。

即便是花果山眾妖,在明知他是盟友的情況下,也依舊心生畏懼,不敢靠近。

一時間,倒是在城牆上清空出來了一片空地。

魔族一眾太乙強者此刻無暇顧及這邊,給了古化靈充足的空間,可魔化的陸化鳴卻是六親不認,對她出手時也是毫不留情,並不好對付。

古化靈手中緊握一根白色骨鏈,如靈蛇般上下翩飛,將陸化鳴的長劍攻勢纏住,運轉全身法力與之僵持。

她心知時間緊迫,卻一直無法控製對方,更談不上將之喚醒,心中不由大為焦急。

畢竟此處強敵環伺,戰場形勢瞬息萬變,尤其是沈落那邊承受的壓力不小,拖延的時間一久,天知道會發生什麼變數。

這時,已經殺得魔族膽寒的白霄天忽然從天而降,落在了陸化鳴的背後。

他雙手探出,從陸化鳴的腋下穿過,向後猛地往上一箍,將其雙肩臂膀牢牢鎖住,隨即對古化靈喊道:“快點,想辦法喚醒他。”

“嗚嗚……”

陸化鳴麵色猙獰,口裡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

他身上散發的魔氣與白霄天身上發散的佛光相激,發出“嘶嘶”聲響,虛空中冒起縷縷白煙。

古化靈忙閃身來到近前,一隻手掌貼在陸化鳴的額頭,掌心泛起熒光,試圖令他安定,卻仍無法阻止他的掙紮。

“啪”

她情急之下,抬手一個巴掌甩在了陸化鳴的臉上,怒喝道:“陸化鳴,你給我醒醒!”

這一聲厲喝響起,雙眼混沌的陸化鳴神情突然一僵,掙紮的動作頓時小了下去。

“這個有用啊,再抽他幾個。”白霄天見狀,欣喜喊道。

古化靈自然不會真的這麼做,她眼見陸化鳴安靜了些許,抬手輕撫了一下他臉頰上的傷痕,目光柔和下來,隱隱有些心疼。

但緊接著,她的十指一扣,猛地掐住了他的頜骨,強行打開了他的嘴巴。

隻見她手腕一翻,掌心中出現那隻紫色玉盒,盒蓋翻起,裡麵露出一枚嬰兒拳頭大小,形如嬰兒心臟的紫色晶石。

仔細去看,在那晶石裡麵可以看到金色光線流動,其外表也像是有彈性一樣,就如活物一收一縮的蠕動著。

正是九靈胎心!

九靈胎心上折射出晶光,發散出濃鬱無比的先天靈氣。

周圍魔族被這股濃鬱且醇厚的先天靈氣吸引,頓時忘記了被白霄天屠殺的恐懼,紛紛朝著這邊湧了過來。

古化靈目光一凝,也不管陸化鳴的嘴巴裝不裝得下,一把將九靈胎心塞了進去。

九靈胎心入口的瞬間,古化靈也鬆開了手,陸化鳴下意識就要咬下去時,那晶石卻像是有靈性一般,直接滑入了他的腹中。

隨著喉結滾動了一下,陸化鳴胸口處亮起一片紫光,緊接著就有一條條金線從其胸膛處延伸開來,朝著他周身各處蔓延而去。

“啊……”

陸化鳴似乎陷入巨大痛苦之中,仰頭髮出一聲震天咆哮。

與此同時,他後背爆發出一陣強大力量,竟是直接將箍著他雙臂的白霄天,給震退了出去。

白霄天正要再次上前,就看到掙脫他束縛的陸化鳴並冇有就此失控,而是站在原地,保持著爆發時的姿勢,揚起的麵頰上正有絲絲縷縷的黑色魔氣外溢而出。

“嘿,這九靈胎心可真是個好東西啊!陸化鳴的師父是真的捨得,哪像我師父,摳摳搜搜的,學個秘法還非得我剃光了頭才行。”白霄天忍不住抱怨道。

“白道友,陸化鳴要徹底恢複,隻怕還得好一會兒,還需要我們幫他護道一程,拜托了。”這時,古化靈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白霄天回過神來,就發現兩邊城牆上的魔族,已經再次如潮水般朝他們衝了過來。

“陸兄啊陸兄,還有女子為你如此,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阿彌陀佛!”他口中抱怨完畢,手上卻不含糊,掄起一雙鐵拳,朝著衝上來的魔族迎了上去。

……

高空中,妖風衣袖鼓盪,不斷飄搖鼓起。

他的腰間,懸掛著得一枚橢圓形的青翠玉石也隨之亮起光芒。

那玉佩看起來很不起眼,上麵雕刻著簡單的紋飾,隻在中央雕刻著兩個十分古樸的古篆文字:“無量。”

在其袖裡乾坤之內,一陣陣削骨魔風不斷吹卷,刮骨一般從沈落身上劃過。

若非他的體魄早已經超越了尋常太乙修士,此刻也早該遍體鱗傷了。

不過,此刻的沈落身上非但冇有傷勢,神情也是頗為輕鬆,手裡正拎著那柄鳴鴻戰刀,朝著四周黑暗劈砍而去。

“轟”

一聲爆鳴響起,一道碧綠刀芒從他手中飛馳而出,斬落在了遠處虛空。

沈落身形躍起,避開一道道削骨魔風,朝著刀光落處飛去。

可飛掠了十數息後,他的身前依舊是一片虛無,並未能如願到達刀光斬落的地方。

“第一次覺得空間類法寶如此讓人生厭。”沈落歎了口氣,暫時放棄了繼續用蠻力破開這袖裡乾坤的念頭。

外麵,妖風的袖袍終於停止的鼓動,歸於平靜。

“他怎麼冇動靜了?莫不是讓削骨魔風擊殺了?”伏土沉聲道。

“冇有這種可能,他要是真那麼好殺也就好了,此刻多半是發現無法破開我這乾坤法袍,正想著彆的鬼伎倆呢。”妖風倒是冇有那麼樂觀。

“無妨,有無量玉璧作為輔助,能夠不斷吸收他的攻擊力量,他想什麼招數都是徒勞。”黑蓮道長無所謂地說道。

說話間,他看了一眼遠處的戰場,臉色微微一沉。

“我去幫幫朽骨,孫悟空的確不是他一個人能對付得了的。”說罷,黑蓮道長一甩拂塵,朝著那邊衝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