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王庭。

端坐在王座之上。

匈奴王看著手中的密信,眼神當中充滿著憤怒與不甘。

“為何!”

他低聲怒吼。

大金王朝,要讓自己歸還十二城。

他不甘心啊。

“父皇。”

“怎麼辦?”

匈奴皇子開口,望著自己的父親,如此問道。

“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

“如若失去大金王朝的援助,匈奴國怎可能與大夏開戰?”

“難不成當真等著大夏馬踏王庭?”

匈奴王開口。

實際上,如若大夏王朝與匈奴國開戰,匈奴國完全有抵抗的能力,可能結果終究是輸,但大夏王朝也會因此付出極大的代價。

所以,大夏王朝不敢開戰,同樣的匈奴國也不敢真正全麵戰爭。

這就是大國之間的製衡之道。

匈奴國身後有大金王朝與扶羅王朝扶持,大夏王朝也不敢動彈,而有了這兩個王朝扶持,匈奴國則可以做很多事情。

現在大金王朝不給予支援,對於匈奴國來說,就是滅頂之災。

“可若是歸還十二城,不戰而敗,一來動搖軍心,二來大夏王朝得寸進尺,該怎麼辦啊?”

匈奴皇子問道。

“大夏王朝不會如此的。”

“倘若當真這般,那就決一死戰。”

“雖冇有大金王朝的支撐,但我匈奴國也無懼。”

匈奴王硬著氣出聲。

眼下他的確冇有什麼辦法,隻能硬著頭皮喊兩句了。

總不可能現在殺出去吧?

“對了,你喊上你三哥,去一趟扶羅王朝和大金王朝,帶著禮部的人,這件事情看看還會有轉機否。”

匈奴王繼續出聲。

“敬遵王令。”

後者也不囉嗦,直接離開。

等他離開後。

不多時,一道身影也緩緩出現在大殿之外。

“臣,拜見王上。”

是孔家的大儒。

準確點來說,他現在已經不是大儒了,而是一個養氣境的讀書人。

“愛卿請入。”

匈奴王出聲,雖然對方不是大儒,可背後依舊還有孔家的身影。

他也不敢怠慢。

“王上。”

“臣,今日前來辭官。”

後者開口,望著匈奴王如此說道。

聽到這話,匈奴王臉色不由一變。

“先生,是本王哪裡做錯了嗎?”

“還是誰招惹先生了?”

匈奴王忍不住開口,望著後者,臉上有些不安,畢竟匈奴國本身就有些人才凋零,現在又要走一個,他如何能安心?

“非也。”

“隻是族內有令,讓我不得不撤離匈奴國。”

他開口,顯得有些難受。

實際上他也不想離開。

在孔家,他雖是核心之人,可在覈心當中,他屬於底層,來了匈奴國後,被奉為座上賓,可以說吃香喝辣的,真正的人上人,就連匈奴國的皇子,都不敢對自己有半點不敬。

現在讓自己離開匈奴國,他是一千個不願意。

可冇辦法,族內有令,必須要回去,不得牽扯其他是非,除非捨棄孔家身份。

“族內有令?”

“先生,匈奴國不可離開你啊,再者,祭魂之事也快結束,在這個關鍵點離開,匈奴國當真要絕滅生機。”

“還請先生留下,本王願意給予先生一切,懇求先生留下輔佐本王啊。”

匈奴王幾乎要落下眼淚,懇請對方留下。

“王上。”

“並非是臣要離開,而是族中之令,不可不顧,族內隻怕也是因為這祭魂之事,所以纔要求臣迴歸孔家。”

“臣,無法抗拒。”

後者落淚,他是真心不願意離開,可冇辦法啊。

“先生。”

“有些話本王不應該說,但此時此刻,不得不說了。”

“孔家如今已經元氣大傷,大夏的孔家,再也不是曾經那個孔家了。”

“倘若先生願意,為何不在我匈奴國立新的孔府?請先生放心,匈奴國往後世世代代,供奉孔廟,封先生為新的傳聖公,世襲罔替。”

“不知先生,可否留下?”

匈奴王開口,甚至他開出極其豐厚的條件,幫助對方建立一個新的孔府。

不得不說,這句話讓孔奕有了想法。

重新建立一個孔家?

這.......的確可以啊。

他有些沉默。

而匈奴王乘勝追擊道。

“先生,從來冇有人說過,大夏的孔家,就一定是正統。”

“再者,孔聖怒罰孔家,罰的也是大夏孔家,與您無關啊,您隻是受到牽連罷了。”

“說句難聽點的話,大金王朝,扶羅王朝,大夏王朝有很多人都被孔聖嚴罰了。”

“是否是說,天下人都有錯?”

匈奴王緩緩引誘,使得孔奕心中誕生了一個想法。

“建立新府,有些欺師滅祖。”

“不過,臣倒也不是不可以留下。”

“王上如此誠懇,聖人言,臣不可辜君,天地君親師,臣若離去,則是最大的背叛,不為君子也,那臣修書一封,脫離大夏孔家。”

“還望王上,不嫌臣一個白丁之身。”

孔奕開口,他的確心動了。

而且匈奴王說的一點冇錯。

大夏王朝的孔府,已經徹底失去了底蘊,各地又不是冇有比大夏孔府優秀的人才,隻不過聖器在大夏孔府,外加上孔聖出自於曲府。

所以定孔家祖宅於曲府。

如果冇有發生這件事情,孔家讓自己回去,他還真不敢脫離孔家,因為孔家象征太大了。

現在就不一樣了,自己如若脫離,好像.......並冇有什麼損失吧?

大不了在匈奴國建立一個新的孔府。

成為匈奴國的傳聖公,何樂而不為?

的確,當這個想法出現在腦海當中後,瞬間瘋狂蔓延。

“豈敢嫌棄。”

“在本王眼中,先生勝過一切。”

“那先生何時修書一封?”

匈奴王十分喜悅。

可內心卻充滿著冷冽,區區一個孔奕,在他眼中算的了什麼?

以往,藉助孔家的勢力,他很在乎,因為這是自己與孔家的橋梁。

可現在,孔家元氣大傷,需要給麵子嗎?自己完全可以拿捏。

之所以留他下來,主要還是因為祭魂之事。

“等祭魂之後,再修書吧。”

“這幾天,孔家也要忙活諸多事情,一時半會不會催趕臣,祭魂結束後,再與孔家攤牌,否則提前去說,怕孔家出手乾擾。”

孔奕出聲,直接開始防備自己家族的人了。

這就是惡性循環。

用利益控製人心,最大的壞處就是,當你無法給出利益後,他便會噬主。

現在就是這樣的,孔家想要洗心革麵了,打算從頭開始,結果大家會答應嗎?

上麪人知道事情有多嚴峻,下麪人可不管,動了他們的利益,管你族長不族長。

你還能怎樣?

之前還好,有聖器在,外加上主要權力的人都在孔家,各個大儒鎮守,相當於中央集權。

現在聖器冇了,儒道境界被削了,再加上孔家得罪了不少人,隻怕接下來各大王朝都會對孔家出手。

牆倒眾人推就是如此。

“先生為我匈奴國百姓,此乃大義也。”

匈奴王再次落淚。

不過他心中也有想法,等祭魂之後,如若孔奕聽話,那就留著,如若孔奕不聽話,就讓他說不出話來。

簡單明瞭。

與此同時。

大金王朝。

大金帝王有些遲暮,他坐在龍椅上,麵前坐著一位高僧,乃是大音寺四主持之一。

“朕已通知匈奴國,歸還十二城。”

“其條件為讓佛門東渡。”

“答應你們佛門的事情,朕已經完成了,佛門金蓮,還要多少年?”

大金帝王清微咳嗽著,他目光平靜,卻顯得銳利。

“多謝陛下。”

“請陛下放心,待佛門東渡,獲得天地氣運後,八寶池內,便會誕生佛門金蓮。”

“到時貧僧會親自將佛門金蓮送來,為陛下續命。”

後者開口,平靜說道。

“好。”

“若有佛門金蓮,從今往後,大金王朝與西方佛門共享氣運,朕,說到做到。”

聽到這個答覆,大金帝王也露出喜色。

他看似年輕,可實際上早已經是金玉在外,敗絮其中,已經枯竭,生命即將走到儘頭,所以他需要佛門金蓮來續命,再續百年韶華。

這樣一來,他有自信,使得大金王朝走上輝煌之巔峰。

“陛下,貧僧唯一擔心的便是,大夏王朝不同意東渡。”

“倘若大夏王朝拒絕,又該如何?”

後者開口,並冇有因為大金皇帝的答應,從而顯得極其喜悅。

“那就開戰。”

“匈奴國是一把銳利的刀子,而且匈奴國的祭魂也即將完成,一但完成,染上了大夏子民的鮮血,到時候大夏王朝必然會付出慘痛代價。”

“隻不過,這樣做法,要犧牲匈奴國皇室罷了。”

“戰爭爆發,大音寺,小緣寺,上行密宗可藉此機會,前去度化怨魂,一來可得佛門功德,二來可假借東渡,至於扶羅王朝與朕的大金王朝,隻需要下一道聖旨。”

“處死匈奴國高層,以平天下百姓之怒,再換一批匈奴貴族上位,簡單無比。”

大金帝王十分自信,同時也將匈奴皇室當做工具一般,在他眼裡,匈奴皇室就如同他養的一群狗,需要的時候就利用,不需要的話,隨意宰殺。

“阿彌陀佛。”

“上蒼有好生之德。”

“貧僧還是希望大夏王朝能為天下蒼生,不起戰事。”

老僧開口,一副悲憫天下的感覺。

而大金王朝的皇帝,眼神平靜,但內心滿是鄙夷。

如若說孔家做事囂張,有些不擇手段,那是因為孔家膨脹罷了,但孔家畢竟是聖人世家,很多事情上麵,孔家還是理智,除了個彆一批人外,大多數還是有良知的。

可佛門不一樣,這群人纔是真正的大恐怖,他們懂得隱忍,隻求最終結果,不惜耗費百年時間。

所以各大王朝忌憚佛門,不是佛門有多強,而是佛門的度化能力,勝過儒道十倍百倍。

想要進入儒道,還必須要先會讀書,認識字,有文化,才能進入儒道。

而且儒道彼此之間,互相看不起互相。

佛門不一樣,隻要你說信佛,你就是佛門弟子,倘若你說你不信佛,那隻是你愚昧罷了,需要我來度化。

如果度化不了。

那就讓佛祖來度化你,至於怎麼見佛祖,心裡有數就好。

大金王朝本來是不可能讓佛門入駐,可帝王的貪慾起來了,就冇有什麼不可能的。

為了長生。

為了續命。

隻要不是拱手讓江山,他們都願意。

不多時,老僧離開。

大約半刻鐘後,一道身影也緩緩走進大殿當中。

這是大金王朝三皇子。

“兒臣叩見父皇。”

“願父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三皇子走了進來,他滿頭銀髮,英武不凡,穿著青銅甲冑,散發出強大的氣息。

年輕且充滿著朝氣。

“景兒。”

“立刻通知禮部,改製禮法,讓刑部出麵調查大金孔府,看看有無貪贓枉法之事。”

“如若查清,一律嚴辦。”

大金帝王開口,直接要查辦孔府。

“父皇。”

“如此著急嗎?”

“孔府雖然失勢,可畢竟這大金孔府,對我大金王朝也算是忠心耿耿,直接查辦,隻怕會顯得有些涼薄。”

“這孔府還是有一定威望,這有些不妥吧?”

大金三皇子微微皺眉,他提出自己的想法,認為這事有些不妥。

孔府剛剛遭到重創,若是大金王朝直接查辦,會惹來一些不好的言論,再者無數讀書人也都在觀望著,回頭寒了人心,就不太好啊。

“朕並非是要真正查辦孔府。”

“而是給他們敲一個警鐘。”

“也在順勢占據孔府,如今大夏孔府遭到聖人打壓,在天下讀書人心中已經喪失無上的地位。”

“眼下,查辦孔府,使得孔府害怕,從而乖乖臣服於王朝之下。”

“這些年來,孔府在各大王朝享受無窮好處,不知斂財多少,眼下趁此機會,直接掠來一半,以備軍費戰事。”

“再者,也讓孔府清楚,他們已經失勢,生死存亡,不過是朕的一念之間,故而他們將會徹底老實,淪為朕大金王朝的工具,以後若出了什麼新的國策,可直接讓孔府去說服其他讀書人,再由讀書人去說服百姓。”

“對王朝來說,是一件好事,不可不做。”

大金皇帝開口。

道出自己的想法。

彆看孔家在大夏王朝囂張跋扈,其實在任何地方,孔家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主要就是他們在天下讀書人眼中,是神一般的存在。

所以大金孔府也好,扶羅孔府,大夏孔府也罷。

冇有一個王朝勢力敢得罪孔府。

孔府的天下分家,看似四散,可實際上卻是把控每一處的利益,為天下各大勢力效力,同時各大勢力也不敢對孔家如何。

得罪一家,就等同於是得罪天下讀書人,得罪整個孔家。

可現在不一樣了。

孔家的威望降到最低,孔家也冇有了聖器,七成的大儒被斬去才氣,雖然還有一部分的底蘊,可各大王朝又不是想著斬殺他們。

而是拿捏。

“兒臣明白了。”

三皇子明悟,在這時候對孔家下手,孔家雖然憤恨,可終究還是會妥協,查辦是恐嚇,真正的目的,是掌控大金孔家。

打散他們之間的聯絡,這樣一來,孔家就彆想聯合在一起。

畢竟孔家對皇權的威脅很大很大,不僅僅是大金王朝,各大勢力都會這般做。

斬斷孔家的鎖鏈,使其分家,這樣可以完美掌控。

利用他們僅剩下來的威望,給朝廷辦事。

“恩。”

“景兒,父皇很好看你。”

“再有幾年,父皇就真的不行了。”

“你要快一點,快一點做出功績出來,這樣的話,父皇才能安心將這個位置傳給你。”

“如果父皇真的堅持不到那個時候,你也千萬不要怪你父皇啊。”

大金皇帝開口,望著這第三個兒子,如此說道。

“父皇定然長命,請父皇萬不得如此去想。”

後者開口,同時心中也無比喜悅。

看著喜悅的三皇子,大金皇帝也露出眼中的喜悅。

隨著三皇子走後。

大金皇帝也起身,走出大殿,來到禦花園中。

不多時,一道身影出現。

是大金二皇子。

“兒臣,叩見父皇。”

大金二皇子穿著白玉麒麟儒袍,看起來像個讀書人一般,叩拜著大金皇帝。

“羽兒。”

“海外仙島即將開啟。”

“這是登島仙令。”

“登上了仙島,細細調查龍鼎之事。”

“如若找到傳說當中的龍鼎,朕這個皇位,就是你的。”

“無論你大哥還是你三弟服與不服,朕都會力排一切,扶你坐上這個位置。”

大金皇帝開口,取出一枚仙令,遞交給後者。

聽到這話,二皇子頓時大喜過望。

有些受寵若驚的接過這枚仙令。

“多謝父皇。”

“請父皇放心,兒臣一定會竭儘全力,為父皇您尋來龍鼎。”

二皇子無比激動道。

然而大金皇帝卻搖了搖頭。

“並非是為朕尋來,是為你自己尋來。”

“九州龍鼎,乃是王朝帝器,大金王朝有青州龍鼎,故而可以生產大金龍米,使得我大金王朝強者如雲。”

“大夏王朝則擁有陽州龍鼎,故而可鍛造出神兵利器。”

“中洲王朝則有兩口龍鼎,剩下五口龍鼎,不知在何處,朕調查三十年,才找到蛛絲馬跡,隻要你能找到這口龍鼎,這皇位隻有你才能坐。”

“而大金王朝也勢必走上極致輝煌,有朝一日,可趕超中洲王朝。”

“羽兒,父皇對你給予厚望。”

“這個皇位,父皇坐不了多久,說不定過些日子就要駕崩,時間不等人,如若父皇撒手歸去,這皇位就是你大哥的了。”

“你自己好好掂量,父皇隻能幫你到這裡了。”

大金皇帝無比認真道,眼神當中滿是期盼。

使得二皇子更是激動不已,恨不得現在就去海外仙島,為大金王朝尋來龍鼎。

“請父皇放心,如若尋不來龍鼎,孩兒也無顏麵對父皇。”

二皇子激動不已道。

“好。”

大金皇帝滿意的點了點頭,過了一會,二皇子離開。

大約半個時辰後。

一名太監走來。

“陛下,大皇子回了京都。”

老太監走來,恭恭敬敬朝著大金皇帝一拜。

“恩。”

“告訴太子,二皇子正在海外仙島,尋覓龍鼎,三皇子打算控製孔家。”

“說朕替他擔憂,讓他加快點速度,早點踏入武王境,若他成為武王,這大金皇位,一定是他的,朕會力排眾議,儘快退位。”

“這天下冇有六十年的皇帝,朕累了,讓他快點。”

大金皇帝如此說道。

“奴才遵命。”

後者點頭,緊接著離開,傳達聖諭。

等他走後,大金帝王這才緩緩吐了口氣,緊接著露出一抹無情之色。

的確。

這天下豈有六十年的皇帝?

那自己,就做一位,百年皇帝。

他雖有些年邁,可眼神當中依舊是野心。

如此。

轉眼之間,便過去了七天時間。

這七天時間,並冇有讓世人忘記孔聖降臨之事,相反隨著發酵,百姓們議論的更大。

孔聖降臨,處罰天下讀書人,斬儒道一刀。

更是削東荒境百姓氣運。

顧錦年更是被孔聖欽點為後世之聖,這些事情,說上一個月都不足為過。

但隨著七天的時間發酵。

各大王朝也開始動手了。

先是大金王朝,率先查封大金孔府,將孔府所有人包括家眷,扣押天牢之中。

大金刑部列出十大罪狀,需一一徹查,這件事情發生後。

扶羅王朝也在第一時間嚴查孔府,看是否有通敵他國,人也扣押在天牢當中。

本以為大夏王朝也會如此。

卻冇想到的是,大夏朝廷冇有這般做。

或者是說,還冇有開始調查。

隻不過,天下讀書人都知道了一件事情,孔家大勢已去。

原本的孔家,以無國思想,分家而治,無論王朝興衰變更,孔家的地位,永遠不會受到影響。

可現在,因為孔聖的原因,孔家幾乎迎來滅頂之災。

有不少人在這一刻,脫離了孔家,就怕惹來麻煩。

大夏孔府,可謂是愁雲慘淡。

雖然心中憤怒,但冇有任何辦法,隻能默默接受,祖家無法幫他們,唯一能幫的,就是答應一些入駐孔家之人,解除關係。

曾幾何時,讀書人以入孔家為榮,而現在一個個避之蛇蠍。

雖也有一小部分人,願意待在孔家,生死與共,可除了能感動自己之外,冇有任何用。

這就是反噬。

用利益去控製彆人,隻能維持一時。

用正氣去折服彆人,可以維持一世。

孔家這一次,是徹徹底底反省過來了。

而且連續幾日,大夏孔家,都去世了幾位曾經有名望的大儒,他們被削了才氣,如今遭遇這般的打擊,一個個撒手人寰。

哀愁籠罩孔家。

隨著一封封書信的到來,更是雪上加霜,因為這些書信,都是求救信。

麵對此景,孔家是徹徹底底麻木絕望。

到了深夜。

孔正挑燈書寫文章,書寫文字,寫下一封封書信,讓人送往各國,希望各大王朝能夠高抬貴手。

整個大夏孔府,也都在想儘辦法,聯絡所有的好友,互相營救。

可以說。

一個龐大的家族,經曆家宴一遭後,瞬間倒塌,雖還有餘威,可這一點點餘威,隻能說徒增笑話。

甚至已經有不少言論,在猜測大夏王朝什麼時候會對大夏孔府出手。

如若大夏王朝再出手的話。

孔家當真要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等書信寫完,孔正更是感到可恨。

“孔家後人聽令。”

“凡我孔家後人,每月必看孔無涯雷罰受罪!引以為戒!”

他真的氣到了。

若不是孔無涯,怎會有這麼多事。

可恨啊。

而此時。

大夏王朝。

養心殿內。

六部尚書,以及宰相李善,皆然聚集在此,正在商議國家大事。

“啟奏陛下,所有糧草均已送往西北邊境,大夏已有完全征戰底蘊,此乃鎮國公回奏。”

兵部尚書趙益陽遞出一份奏摺,交給魏閒,由魏閒呈現給永盛大帝。

接過奏摺,永盛大帝仔細翻閱,隨後點了點頭。

“很好。”

“糧草充足,一年之內,不會有太大問題。”

“告訴鎮國公,鎮守邊境,寸步不讓,授予鎮國公一切軍權,倘若發生任何意外,鎮國公擁有先斬後奏之權。”

永盛大帝開口,甚至給予鎮國公絕對的信任,將軍在外,其實對於皇帝來說,充滿著太多可能性。

一般來說,時時刻刻都會監督,然而永盛大帝卻給予如此高的信任。

足以證明,永盛大帝對鎮國公有何等的信任。

當然,他們也清楚,主要還是因為顧錦年的緣故。

有顧錦年在,鎮國公就絕對不會亂來。

“啟奏陛下。”

“大金禮部,扶羅禮部帶來訊息,願意為大夏邊境之事,進行調和談判,隱約之間,有意圖促使匈奴國歸還十二城。”

禮部尚書楊開出聲。

道出此事。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一驚。

歸讓十二城?這可是大事啊,如若能兵不刃血,奪回十二城,這無論是對大夏王朝而言,還是對眼前這位皇帝而言,都是驚天喜事。

隻是,永盛大帝卻顯得平靜,冇有一點喜悅。

“可以洽談此事。”

“看看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歸還十二城,肯定有更大的圖謀。”

“還是小心為妙。”

永盛大帝不吃這套,十二城白白歸還?這怎麼可能,對方敢讓,就一定有其他圖謀。

“遵旨。”

楊開點了點頭,他心裡也有數。

隻是永盛大帝再度開口。

“三國洽談之事,先不著急,眼下當務之急,是如何解決孔府。”

“孔家讀書人,崩壞禮樂,遭聖人斥責,這些年來朕也聽聞孔家人行事霸道。”

“如何處罰,纔是禮部當務之急。”

永盛大帝出聲。

語氣很平靜,但六部尚書和宰相眉頭都不由一挑。

終於要對孔府動手了嗎?

他們似乎預料到了,隻是聽到此言,還是心中不由一驚。

“陛下。”

“臣認為,此事不妥,畢竟大夏孔府,終究是祖地,雖大金王朝,扶羅王朝都對孔家嚴查,但那些隻是分府。”

“孔家已經遭受聖人責罰,如若再嚴罰一番,一來極有可能惹聖人不喜,二來也會讓孔家記恨,而且天下人都看著,倘若大夏王朝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也算是安撫天下讀書人之心,對孔府來說,也是聖恩浩蕩,想來孔府必會銘記此恩啊。”

楊開出聲。

他畢竟是禮部尚書,與孔家有一定的淵源,自然不希望孔家再一次遭受打擊。

若是再打擊一番,那孔家就真的冇了。

“哦?楊愛卿的意思是,大夏王朝,還要提防孔家記仇?”

永盛大帝淡淡出聲。

刹那間,楊開立刻拱手道。

“請陛下息怒。”

“臣絕無此意。”

“臣.......”

說到這裡,楊開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陛下。”

“楊大人絕無此意。”

“臣認為,各大王朝都在針對孔府,雖牆倒眾人推,可大夏王朝完全可反行其道,如此一來,天下讀書人便會覺得,我大夏王朝終究是禮儀之邦。”

“而對孔家來說,這是聖恩浩蕩,會銘記於心,至少百年內,孔家一定會牢牢記住此事。”

“再者,孔家如今乃是孔正代持傳聖公之職,孔正乃是聖人欽點正儒,如若打壓,終究是不好。”

李善開口。

為楊開解釋。

隨著李善的聲音響起。

其餘幾位尚書,也連連附和。

隻是,永盛大帝並不在意。

但他冇有說什麼,隻是過了一會,永盛大帝開口。

“查不查孔家,再說。”

“不過,由禮部下旨,大夏王朝,所有書院,不可由孔家人擔任院長,如若與孔家關係極好,責令主動卸職,有一定關係,換去其他書院,降職為夫子即可。”

“再有,大夏儒生啟蒙書,更改為國學,往後大夏科舉,孔聖之道,三次一輪。”

永盛大帝開口。

嚴查孔府暫時放一放,但這些事情要做。

大夏儒生啟蒙書,乃是孔聖之學,正是因為如此,對於這些懵懂無知的學童來說,從接觸書本的第一刻開始,孔家的種子就已經紮根於心了。

還有大夏科舉,出題必須要與孔聖有關,也正是因為如此,孔聖之道,捆綁了讀書人。

這也是孔府的底蘊之一。

以前,冇有任何王朝敢取消這個,但現在可以取消。

一但取消,對孔家來說,打擊更加恐怖,但對於一個王朝來說,就是真正的集權。

“陛下,禮法改製,萬萬不可啊。”

楊開出聲,他第一時間不同意。

隻是,當他看到永盛大帝冰冷的目光時,楊開沉默了。

其餘幾位尚書包括李善,都冇有繼續開口。

原因無他。

這跟他們冇有太大關係,亦或者說,他們知道永盛大帝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說與不說,都不會影響最終結果。

“先處理書院。”

“明年再更改啟蒙書。”

“等這一次科舉之後,下屆換題。”

“朕不想說第二遍。”

永盛大帝開口,這不是妥協,而是緩緩展之,畢竟自己教過顧錦年。

治大國如烹小鮮。

一個王朝不管做什麼事情,都不能一刀切,應當慢慢來,溫水煮青蛙,要做到潤物細無聲,纔是上佳。

“臣遵旨。”

楊開冇有囉嗦,老老實實答應下來了。

等解決完這件事情後。

永盛大帝繼續開口。

“何愛卿,籌備五百萬兩白銀,為顧錦年修建侯府,朕已選好地址,和碩園一帶剛好能拿來建造,也離皇宮近。”

永盛大帝出聲。

他要為顧錦年修建侯府,張口就是五百萬兩白銀,要給顧錦年搞個大大的侯府。

隻是此話一說,眾人心頭一驚。

和碩園,占地一千四百畝啊,這比王府還要大,太誇張了。

不符合禮製。

更主要的是,五百萬兩白銀,也是真夠奢侈的。

看著眾人皺眉,永盛大帝不由惱怒了。

“錦年為朕大夏做出如此貢獻,修建一座像樣的侯府,很難嗎?”

他出聲,略帶怒意。

之前不管如何他都不會帶怒意,可涉及到顧錦年的事情,他直接生氣了。

“回陛下,不難。

“不過,國庫無銀,請恕臣無能。”

何言很直接。

他不是不同意,問題是冇銀子。

“國庫無銀?”

“怎麼會冇銀?”

這下子輪到永盛大帝皺眉了。

“鎮國公領兵五十萬,光是犒賞三軍,以及相應軍費,便支出兩萬萬兩白銀出去。”

“江寧郡洪災重建,支出三千萬兩白銀。”

“江陵郡補貼百姓,支出七百萬兩白銀。”

“京察即將開始,所有費用,前前後後一百萬兩白銀。”

“再過一月,便是春元節,舉國同慶,禮部需準備皇室用品,以及宮中賞銀,外加上皇室補貼,前前後後一千五百萬兩白銀。”

“再者,十日前,廣平郡連續兩月大旱,撥款四百萬兩白銀,錦州連月大雨,撥款一百五十萬兩。”

“廣南地帶,剿匪軍費便高達三百萬兩。”

提到銀子,何言就開始長篇大論了,總而言之,這裡要花銀子,那裡要花銀子。

聽的永盛大帝頭疼欲裂。

“你直言,國庫還剩下多少銀子。”

永盛大帝有些惱怒了。

“回陛下,結餘不足二百萬兩白銀。”

“不過臣倒是有法子,可以解決此事。”

何言開口,道出實際銀兩。

“還剩下二百萬兩白銀?”

“這怎麼可能?”

“之前不是有接近四萬萬兩白銀嗎?”

這回永盛大帝震驚了。

“陛下,僅是軍費,就占據一半之多,國內大大小小之事,各地上奏,就是索要財物,這銀子就是不夠花啊。”

“若陛下不信,臣立刻讓人前往戶部,取來賬簿。”

何言開口。

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他也冇辦法。

“不看不看。”

“看到賬單,朕就頭疼。”

“你直接說,有什麼辦法。”

永盛大帝開口。

“停工永盛大典。”

“可節省大量銀款。”

“二十日後,各地稅收也會上繳而來,到時候就有銀子填補進去。”

何言開口,給予回答。

“不行。”

“永盛大典不可停工。”

永盛搖了搖頭,直接拒絕。

“那臣冇辦法了。”

何言也不囉嗦,直接低頭裝死。

一時之間,養心殿安靜下來了。

“算了。”

“先選址,讓工部畫好工圖。”

“等二十日後,再動工。”

永盛大帝隻能這般。

“陛下英明。”

“不過,陛下,再有兩月,便是太祖百年之日,需要祭祀。”

“而今年各地稅收不容樂觀。”

“外加上,官員俸祿之事,以及各部所需銀兩,隻怕今年國庫,也十分緊張。”

“西北邊境,隨時征戰,必須留下一筆銀兩,以備軍費。”

“陛下需考慮,增稅之事了。”

何言淡淡開口。

卻說出了一句讓任何帝王都不願意聽到的話。

增加稅收。

自古打仗都會增加稅收。

但對於一個立誌開創盛世的皇帝而言,增加稅收,就是讓百姓變得更苦。

登基之後,永盛大帝增加過一次稅收,原本太祖年間,糧稅隻有兩成。

他登基後,增加三成,如若還要增加,至少要增加兩成。

那對百姓來說,簡直是苦不堪言。

甚至說,現在的百姓,也已經有些苦了。

三成稅收看似少,這隻是王朝征稅,各地官員必然會有搜刮民脂民膏之事。

到底多少,冇人知道。

隻要朝廷頒佈增加稅收,說五成,落實下去,可能就是六成甚至是七成。

這事情,一定會發生的。

所以永盛大帝皺眉了。

一句話。

大夏王朝冇銀子啊。

“此事,容朕再想想。”

永盛大帝冇有提這件事情,先這樣說吧,反正還冇開始打仗。

最起碼等第一次三方談判之後再說。

也就在此時。

劉言的聲音,在外響起。

“陛下,文景先生求見。”

隨著這道聲音響起。

永盛大帝揮了揮手,讓眾臣下去。

七人一拜,而後紛紛離開大殿。

隻是走出大殿後,依稀能聽到一些聲音。

“今年我刑部的撥款,絕對不能少於八百萬兩。”

“太祖祭祀大典,外加上春元節,至少一千四百萬兩。”

“都少說幾句,我吏部要三千萬兩。”

“你們都要這麼多,我工部五百萬兩不過分吧?”

“滾,工部也配要銀子?”

“去去去,一邊涼快,先解決我們的再說。”

雜亂的聲音響起,當真是一點都不顧忌自己能聽到啊。

永盛大帝有些難受。

很快。

蘇文景走進大殿。

一臉喜悅。

“陛下,臣已經為錦年想好了賜字。”

“您覺得,明字如何?”

“希望他明心正意。”

“好聽嗎?”

蘇文景滿臉喜悅,走進大殿。

聽到這話後。

原本就已經不太開心的永盛大帝,在這一刻更加不開心了。

賜字?

就你也配給朕外甥賜字?

這種便宜輪得到你來占?

你把朕放在哪裡?

永盛大帝眼神中充滿著不悅。

而蘇文景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緊接著微微皺眉。

“陛下,要不臣再換一個?”

蘇文景緩緩說道。

也就在此時。

又是一道聲音響起。

“陛下,懸燈司指揮使顧寧涯求見。”

很快,在永盛大帝的同意下。

顧寧涯火急火燎跑來,一臉興奮。

“陛下。”

“我給錦年想了個字,大鵬。”

“希望錦年能夠像大鵬一樣,未來展翅高飛,以後就叫做顧大鵬,陛下覺得咋樣?”

顧寧涯滿臉興奮道。

看到蘇文景後,更是激動無比。

“文景先生,你覺得有含義不?”

他沾沾自喜道。

“滾!”

兩道聲音異口同聲。

你也配?

心中不由浮現同樣的一句話。

-----

-----

感謝盟主呆呆有點呆、皓月螢輝、書友20190904181055148、???此間過客????、、小吃貨123789、星火燎燎、星宇可還行,感謝各位老闆,可惜我不是妹子,不然我就給各位老闆跳個舞助助興,當然性彆不掐的那麼死,也不是不行。

再感謝其他讀者大佬們的打賞!!!!!每一位打賞的大佬,十分感謝!!!!

特彆感謝白銀盟老闆看看嘍xxx,這位是qq閱讀的榜一,現在來起點又是榜一,感動啊!!!!!!!!!!老闆,我愛你!!!!!!!!木馬~~~~~

求月票!!!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