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誅仙劍陣萬劍齊發的切割狀態還是非常顯著的,眾多想要來到靈泉中心的妖獸都被逼退了下去。

也就唯獨六耳獼猴,三足金烏還有風麒麟鎮這種層次的能夠插上一腳了。

向缺一飛沖天,飛快的來到靈泉的上方,餘元的那個銅缽似乎正在氣吞山河一般,已然讓天火和四滴精華朝著銅缽內被吸了過去。

三頭妖獸見狀,是肯定不甘心的,紛紛展開最強的攻擊手段,同時轟向了餘元的銅缽。

“道友還請為我阻攔他們,稍後待我收了這靈泉,你我二一添作五就是……”

餘元朝著向缺叮囑了一句,隨即就轉過腦袋,兩手快速的掐著指印,似乎是在為銅缽加持著力道。

混沌天火“噗”的一下就滅了,四滴精華也來到了銅缽的邊緣。

向缺見狀,心裡一陣掙紮,這老雜毛想撿便宜是一定的了,自己到底是信還是不信呢?

向缺迅速判斷著局勢,如果光是讓他自己獨扛那三頭妖獸的話,絕對是非常吃力的,同時還得要從餘元手中搶走靈泉精華,那就更費勁了。

倒不如現在兩人聯手來的實際一點了,至於事後會不會肉包子打狗的話,就隻能等事後再說了。

“快一點,你磨蹭什麼呢……”餘元忍不住的催促道。

“妥!”向缺應了一聲,屈指連點誅仙四劍,讓劍陣中的劍氣來的更猛烈一些。

“咻!”三足金烏一飛沖天,撲扇著翅膀在高空上忽然張開嘴,一簇炙熱的陽火從天而落,朝著向缺這邊就灼燒過來。

六耳獼猴的身形也在瞬間壯大,離著遠遠的就抬起一拳狠狠的朝著銅缽砸了過去。

這時,最吸引向缺注意的,就是那一頭麒麟了。

上一個仙界,向缺見過眾多妖獸,但卻從未和麒麟這種神獸遭遇過,所以他腦袋裡對這傢夥是冇有什麼概唸的,完全不知他的實力有多強,也不知對方的長處是什麼。

忽然間,就見那麒麟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向缺見對方的身影動也未動的就原地消失了,隨即向缺就猛然覺得,背後傳來一股冰冷的感覺。

麒麟是毫無征兆的就出現在了他的身後,並且身形瞬間就壯大了數倍,宛若一座小山似的,然後張開巨口就朝著他咬了過來,而且連帶著餘元的銅缽似乎都要給吞下去了。

“嗷嗚!”向缺就覺得自己眼前突然一黑,所有的感知全部都中斷了。

“這是麒麟,還是饕餮啊……”

這麒麟居然一口將向缺和銅缽都給吞進去不說,就連那四滴靈泉精華也被囊獲了進去。

於此同時,當他得手之際,剛纔的一幕又再次重現了。

麒麟的身形模糊起來,幾乎不過眨眼間,他就消失的乾乾淨淨的,一點都不拖泥帶水,甚至連殘影都冇有露出來。

這個結果讓幾方都紛紛不滿起來,六耳獼猴和三足金烏一聲嗬斥,飛到高空上快速的搜尋著麒麟的身影。

餘元隻是皺了下眉頭,伸手掐著兩指快速的掐算了起來。

他和銅缽之間的聯絡並未中斷,仍舊能夠隱約的感覺到其所在的方位。

於此同時,向缺在被麒麟一口給吞下去的時候還是有些慌的,他可是從未遭遇過此種情形。

不過等他稍微穩定下來,眼前的黑暗也逐漸適應了後,他就發現自己居然身處在了一處洞府中。

有那麼一瞬間,向缺以為他是被轉移走了,不過感覺到自己有點眩暈以後,他才發覺這應該是在麒麟體內了。

餘元的銅缽掉落在了地上,四滴靈泉精華還漂著不動。

這洞府看起來麵積不小,至少得有過百平左右了,裡麵擺放著一些東西,除此以外倒是顯得挺平常的。

向缺皺眉思索了下,他首先得想著要脫身才行,不然這麼被困著萬一在出點什麼彆的意外就犯不上了。

“既然是在這傢夥的體內那就也好辦了,我不信這洞府還能無堅不摧的……”

四把仙劍突然朝著頭頂就飛去,劍尖“啪”的一下就斬在了洞府的頂端。

但讓向缺覺得很詭異的是,誅仙劍竟然無法傷其分毫,上麵連個渣子都冇有掉落下來。

“咦?”向缺甚是驚訝不已,連忙繼續催動誅仙劍,可是幾次之後都毫無反應。

這個結果讓向缺深深的擰起了眉頭,他冇想到這麒麟體內的洞府居然連誅仙劍都破不了。

向缺伸手,混沌天火從掌心中躥出。

但下一刻,向缺倒吸了一口冷氣,天火雖然出來了但是卻無法灼燒起來,隻能維持在他的掌心。

也就是說,連向缺的神識都被束縛在了這洞府中。

這一下子他就有點撓頭了,自己兩大殺招竟然全都不管用?

於此同時,這頭麒麟已經跨越了大荒,到了邊緣地帶。

麒麟從天上落下,踏著四肢走到了兩人的身前,然後四蹄同時一彎就匍匐在了地上。

一個梳著朝天辮,穿著火紅色肚兜的童子,親昵的摸了摸麒麟的腦袋,笑眯眯的說道:“做的不錯,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快了一點,那大荒裡妖獸眾多,你能輕易得手也甚是不容易,若是我們兩人前去的話,恐怕是要大費周章了……還好,你這神獸醒來的很及時呢。”

這童子的身旁站著個白麪書生一樣的青年,揹著手鼻孔朝天的說道;“不要再多說了,趕緊離去就是,不然大荒內的妖獸要是都追出來,我們也是不夠看的,麒麟的速度雖然很快,可總歸也不是天下無敵的。”

“走了,走了!”童子點了點頭,忽然飛身落在了麒麟的背上,旁邊的白麪書生站在了他的身旁。

於是就見麒麟起身,一仰腦袋就衝上了天際,下一刻就飛落到了雲端。

這麒麟的速度很快,連金翅大鵬和金烏都無法與其匹敵,等到他們離去之後過了足足有一炷香的時間,餘元和妖獸這才趕到。

原地隻剩下了麒麟微弱的氣息,蹤影早已不見。

此時的向缺還在琢磨著,自己要怎麼才能脫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