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前進一步,哪怕一小步!”眉公在心中呐喊。

周身都是洶湧的白氣,氣道道痕濃鬱到了極點,讓堂堂天庭強者眉公都舉步維艱!

他動用全力,才能往前邁出一小步。

仙元消耗十分猛烈,眉公不僅要抗衡白氣的浩蕩衝擊,還要時時刻刻抵禦氣道道痕的侵蝕。

“眉公前輩,換我來吧!”身後的天庭蠱仙呼喚著。

眉公咬牙,終究還是邁出一小步後,這才停住腳步,死死地抵在原地。

身後的天庭蠱仙開始全力催動殺招,稍稍繞過眉公,成為先鋒進行開道。

當這隊蠱仙終於到達氣功果的原址時,他們終於發現了星宿仙尊。

星宿仙尊衣衫不整,鬢髮繚亂,嘴角、眼角都在流血,似乎正在發愣?

眉公等人驚疑不定,他們從未見過星宿仙尊臉上有這樣的神色。

“星宿仙尊大人!”眉公高喊,動用仙道手段,這才傳遞到星宿仙尊的耳中。

星宿仙尊身軀微微一顫,似乎反應過來。

下一刻,星光大盛,輕易地將周遭白氣鎮壓。

眉公等人頓時渾身輕鬆,彷彿從他們身上搬走了多座無形的大山。

星光繼續卷席白氣,幾個呼吸之後,天庭中肆虐的白氣竟都被星光壓製!

“這就是尊者之威啊!”眉公等人目睹此景,皆是心頭微震。

“大爆炸發生的時候,我記得眼前迅速升騰起一抹星紗,保護了我們一時。應當是星宿仙尊出手,擋下了絕大部分的爆炸威能。”數位蠱仙在心中回憶。

然後,他們鼓瞪眼珠,再次看到人形的氣功果核。

氣功果雖然炸燬了,但是氣功果核還在!

隻是氣功果核的人形模樣,再不像之前那般栩栩如生,而是非常模糊,並且形態並不穩定,一直在不斷地外溢氣道道痕。

天庭中充斥的浩大白氣,就是氣功果核向外逸散的氣道道痕所致。

現在星宿仙尊依靠著尊者之能,硬生生地將這些氣道道痕又逼回到了氣功果核當中。

受此影響,氣功果核再次穩定下來,外表又逐漸清晰起來。

“我們還有機會!”

“是的,元始仙尊大人還有機會複活的!!”

意識到這一點後,眉公等人振奮不已。

這麼一會兒工夫,星光凝聚,化為一卷卷柔軟的星塵紗布,開始繞著模糊人形氣功果核不斷糾纏,像是繃帶一般,將人形果核纏住。

幾個呼吸的時間,就裡裡外外包裹了上百層,卷得麵目全非。

星宿仙尊輕輕吐出一口濁氣,停下殺招。

滴答、滴答。

這個時候,從她的鼻腔中,開始垂落下鮮紅的血滴。

血滴不止,星宿仙尊的臉色也變得蒼白起來。

氣功果爆炸發生的瞬間,星宿仙尊就催出了數個殺招。

智道的優勢,就在於念頭豐富迅猛,可以操縱更複雜的殺招。

星宿仙尊單憑這一點,就不愧是智道第一人,地位冇有人能夠撼動。

她一方麵儘力維護自身和其他蠱仙的安危,另一方麵則直接鎮壓氣功果核。

星宿仙尊抵擋住了氣爆的絕大多數威能,若非如此,天庭蠱仙早已全軍覆冇。

更關鍵的,她還保住了一絲希望。

冇有她出手,氣功果核就會直接炸掉,元始仙尊這一次複活將徹底失敗。

仙道殺招削運金刀!

秦鼎菱追逐在幽魂魔尊身後,甩出一柄金色小刀。

金色小刀起初隻有手指頭大小,飛到空中,見風而漲,迅速變成了馬車大小。

刷刷刷。

金色巨刃連斬,不斷削除幽魂魔尊的運勢。

幽魂魔尊任憑進攻,一門心思衝入天庭。

馬車大小的金色大刀,在他頭頂不斷揮舞,和幽魂魔尊如山般巨大的漆黑身軀相比,簡直不值一提。

幽魂魔尊的磅礴氣運,在削運金刀之下,被削除了許多。

但是和總體相比,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秦鼎菱心中充滿了無力感受。

這在同行的車尾、赤心行者、古月方正心中,都是一樣強烈。

即便是誅魔榜不斷噴吐血光巨柱,也隻是把幽魂魔尊的個彆胳膊打折,幾個呼吸之後,幽魂的胳膊就已經恢複如初。

八轉和九轉之間的實力鴻溝是如此巨大,秦鼎菱等人拚儘全力,都撼動不了幽魂魔尊。

經過一番大肆屠戮,幽魂魔尊已經恢複大半。

換做平時,秦鼎菱等人來挑釁幽魂魔尊,一定會遭受幽魂魔尊的追擊。但是現在,幽魂魔尊的主要目標隻有天庭!

幽魂魔尊充斥天意,曾經吞食過黑天天靈,導致兩天混淆之後,他就是名副其實的幽天之主。

在此之前,他不斷地摧毀天塹、天柱,各個白天洞天(比如閃光洞天),甚至毀滅了太陽,就是為了一統兩天。

天庭正是太古白天中的洞天,曆史上天庭又吞併過海量的太古九天碎片,是原本太古九天最大的餘孽。

天庭本身的存在,就是對幽魂魔尊的最大挑釁,後者絕對不會容忍天庭的存在!

轟隆隆……

巨大的轟鳴聲中,幽魂魔尊宛若一座巍峨黑山,直接順著一個被炸出來的缺口,直接撞進了天庭。

整個天庭都在劇烈晃動!

遺留在天庭當中的中洲蠱仙們紛紛仰望,就看到幽魂魔尊遮天蔽日般的魔軀,紛紛倒吸一口冷氣。

幽魂魔尊疾飛於空中,投下巨大的陰影。

成千上萬的手臂,形成恐怖的巨臂森林。有的高高舉起,有的低低落下,有的蜿蜒,有的筆直,有撐天拿月之勢,有捉星舞風之資。

秦鼎菱等人在後麵追殺,簡直渺小如蚊蟲。哪怕是誅魔榜這等八轉仙蠱屋,對於幽魂魔尊而言,也不過是成人腳邊剛剛出生的小老鼠。

吼!

幽魂魔尊三個頭顱中的一個,忽然咆哮起來。

仙道殺招魂嘯。

他發動了一記魂道殺招,立即掀起無邊的聲浪。

聲浪過處,像是颶風捲席,將天庭地磚直接掀飛。趙憐雲等人均感到大難臨頭,許多人連忙取出仙蠱屋。

一時間仙蠱屋紛紛亮相。

星散營、細柳營、風滿樓、過雲樓、日月觀、靈緣齋、萬龍塢、天妒樓、古魂門、天池、幻景園、攬雀閣、嶽陽宮、天池、仙鶴門……

中洲十大古派都有各自的仙蠱屋鎮壓底蘊,十大古派的名稱幾乎便是他們掌握的最強仙蠱屋。

其中,天蓮派比較特殊一點,他們畢竟是由元蓮仙尊開創的,擁有整整五座仙蠱屋。數量上乃是中洲十大古派之最。

仙蠱屋不用的時候,基本上都藏在各派太上大長老的仙竅中。即便不是太上大長老,也是掌權的強者。

這些人基本上都存活了下來。

大大小小、形態各異的仙蠱屋宛若小舢板,在魂嘯掀動的驚濤駭浪中不斷劇烈顛簸,下一刻傾覆船毀人亡,也絕不奇怪。

當中有部分仙蠱屋中,傳出蠱仙的低吼聲。這些仙蠱屋對於魂道方麵的攻勢,防禦比較薄弱。

砰砰砰。

一連串的輕響,有數位蠱仙的魂魄在嘯聲中輕輕炸裂,當場陣亡。

這些中州蠱仙並不是巔峰狀態,身上都有傷。一些傷勢較為沉重的蠱仙,雖然從爆炸中倖存了下來,但是在這裡卻是支撐不住,丟了性命。

秦鼎菱等人也在半空中搖搖欲墜,命垂一線。

他們本身傷勢都很沉重,剛剛冒著性命危險,拚著受創迅速摧毀到了方源的圖騰殺招,然後又堅持到現在,已屬於奇蹟!

眾仙危難關頭,星光大盛,磅礴如海,直接往幽魂魔尊身上鎮壓過去。

魂嘯聲戛然而止,幽魂魔尊像是被人陡然掐住了喉嚨。

“幽魂,你休得在此猖狂。”星宿仙尊麵籠寒霜,飛臨到幽魂魔尊麵前。

幽魂魔尊身邊黑煙浮動,張口一吐,就是一道浩蕩魂河。

魂河中冤魂億萬,滾滾蕩蕩,衝向星宿仙尊。

與此同時,萬千漆黑手臂也向著星宿仙尊紛紛抓去,許多猙獰鬼爪五指併攏,宛若槍尖,刺透空氣,引發刺耳的尖銳嘯聲,攻勢之強猛,鬼神俱驚!

鎮住幽魂魔尊的星光支撐了幾個呼吸後,便被震散。

但星宿仙尊卻是不閃不避,一聲冷哼,星霧升騰,滲透到黑煙中去,黑煙潰散,星霧順勢又瓦解了浩蕩魂河。

幽魂魔尊的鬼爪伸進星霧之中,儘數抓空。

即便抓住了星宿仙尊,後者也旋即破碎,皆是星相幻影。

幽魂魔尊並不甘心,在星霧中四處折騰,怒吼聲咆哮聲不斷傳出,響徹整個天庭。

秦鼎菱等人接連落到地麵,藏身仙蠱屋中抓緊一切時機,進行療傷。

趙憐雲等中洲蠱仙觀戰得心驚膽戰。

雙尊交鋒,凶險至極。但凡有一記餘波,就能推翻仙蠱屋,令蠱屋內的蠱仙儘數慘死。

所幸的是交鋒以來,星宿仙尊都是牢牢壓製著幽魂魔尊,因此一直主導並掌控著場麵。

“這就是道主之威!”

“天庭仍在,星宿仙尊在此中作戰,受到極大增幅,輕易間就能壓製幽魂魔尊。”

“當然,幽魂魔尊冇有神智,是關鍵因素。”

“除非他身上的九轉火蠱發動,否則就難以脫離眼前的困境。”

方源遙望戰場,聯絡巨陽仙尊。

“巨陽仙友,你還在猶豫什麼?”

“元始複活出了紕漏,但是還有一線希望殘存。此時正是你我聯手,配合幽魂魔尊,覆滅天庭的最佳戰機!”

巨陽仙尊猶豫:“不妨再看看。”

方源冷哼:“若仙友你還是推托,那必定就是和星宿仙尊早已暗中聯合。若是如此,我定然無法阻止元始複活了。那就我直接殺入北原,先屠儘所有的黃金部族再說。”

“你敢?!”

“我有什麼不敢?你有長生天,星宿有天庭。你們要把我逼入絕路,那我豈會乖乖等死?我絕不會讓你們好過!”方源咬牙,表現出一股瘋狂的情緒。

巨陽仙尊冷哼一聲:“也罷,就和你聯手一次,務必要摧毀了氣功果核!”

方源吐出一口濁氣,讚道:“這纔是明智之舉。還請仙友動作快一下,我等你一同加入戰場。”

巨陽仙尊咬咬牙,從北原而來。

方源悠然從容,從中洲緩緩升上幽天。

“不,不好了,巨陽仙尊、煉天魔尊都向我天庭逼來!”監天塔中蠱仙用顫抖的聲音,率先傳達了這個情報。

一時間,秦鼎菱、古月方正、車尾、趙憐雲、殘陽老君等人紛紛變色。

儘管他們都有所預料,但當這個事情真正發生,他們仍舊不免慌亂恐懼起來。

“三尊齊攻天庭!我們……能守得住嗎?”眾仙心中都有這個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