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風撲麵,星宿仙尊的長髮在腦後飛揚。

她眉頭微皺,深邃的眼眸中,此刻倒映著天庭的景象。

在她的記憶中,天庭還從未有過這樣的狼狽。

星霧越發濃鬱,被困在裡麵的幽魂魔尊不斷咆哮,越發憤怒和瘋狂,但是仍舊無法脫離星霧的籠罩。

星宿仙尊就是欺負幽魂魔尊毫無神智,若是稍有神智,絕不會這樣做。

她現在身處於天庭當中,受到海量智道道痕的栽培,整體完全淩駕於幽魂魔尊。

幽魂魔尊若是死戰不退,星宿仙尊憑藉這樣的地利,就有很大可能能夠將其斬殺!

但星宿仙尊卻毫無欣喜之色。

因為從氣爆發生的那一刻,她就知道天庭最大的危機,絕非神誌不清的幽魂魔尊,而是巨陽仙尊、煉天魔尊。

這兩人當中又以煉天魔尊威脅最大。

氣功果爆炸,星宿仙尊雖然冇有明確的證據,但非常清楚方源的嫌疑最重。

方源絕不會犯過這個機會。

而巨陽仙尊也不會。

元始仙尊若是複活,就直接顛覆了眼前三尊對峙的平衡。巨陽仙尊絕不會樂於見到這樣的情況發生。之前他之所以撤退,是因為冇有希望。

但是現在不同了,一場大爆炸,天庭漏洞百出,幾乎不設防。

唯一讓巨陽仙尊顧慮的,也就是星宿仙尊自己了。

然而為了保護住氣功果核,星宿仙尊承受了氣爆絕大多數的威能,身上已經有了傷勢。

幽魂魔尊更是難以在短時間內擊退他,這一切都給了巨陽仙尊、煉天魔尊良好的試探時機。

果不其然,當星宿仙尊剛剛用星霧將幽魂魔尊暫時困住,巨陽仙尊、煉天魔尊已經聯袂而至。

不久前的幽天夢境一戰,星宿仙尊還和巨陽仙尊聯手,但眼下卻是成了孤家寡人,要麵臨三位尊者的圍攻。

星宿仙尊靜靜懸浮天庭高空,看著方源和巨陽飛至。

她目光在巨陽的臉上掃過,旋即盯住方源:“煉天魔尊,你果然不愧是煉道成尊,做下的手腳終於令氣功果爆炸。隻是我有一事不明,你是如何對師尊在天庭中的重生佈置,如此清楚呢?”

方源先是一愣,旋即笑道:“星宿仙友未免太高估我了。你須知曉,當今天地已經再不是太古時代,五域合一,兩天併爲幽天。元始仙尊三百多萬年前留下的重生手段,不過時才奇怪吧?”

“不管你如何認為是你的事情,我是不會給你拖延時間的機會的,看招!”

方源自知自己乃是元凶,他還要哄著巨陽仙尊和自己聯手,不會給星宿仙尊辯解的機會。

剛剛踏入天庭,方源就施展出了強大的攻勢。

仙道殺招——此去驚年夢浪蕩魂音!

他將夢求真放入至尊仙竅,重新擁有了夢甲仙蠱,因此能夠再度催動此招。

下一刻,一股股粉色光霧從方源的嘴中、雙耳中噴出,迅速交集在方源頭頂,化為蕩魂山的玲瓏模樣。

小蕩魂山劇烈震盪。

叮——!

叮——!

叮——!

彷彿是水晶相互撞擊的聲音,清脆至極,小蕩魂山上爆發出一陣陣的粉色音波,迅速向四周擴張。

圍困幽魂魔尊的星霧首當其衝,遭受到了粉色音波的攻擊。

然而,星霧震盪削弱了三成之後,被穩定下來。不斷劇烈地翻滾,好像是適應了一般,硬生生地抵擋住了粉攝音波的猛攻。

巨陽仙尊見此,立即從旁相助。

仙道殺招——綿金撞柱!

金光流轉,化成數十根撞柱,紛紛撞上星霧。

綿金撞柱爆發出一股猛烈的衝撞之力,讓星霧的氣運狠狠震盪不定。

天地萬物皆有氣運,哪怕一草一石都有。

這就是天地運的奧義。

星霧氣運遭受攻擊,順勢影響到星霧本身,形成滲透性的打擊,不管乾擾星霧的運轉。

這一招巨陽仙尊曾經用來打擊方源,那個時候,他還未開創完全,給方源造成不小的麻煩。此時用出來,明顯已經徹底開創成功了。

然而星霧在星宿仙尊的操控下,儘管劇烈波盪了一番,但終究還是在不斷地撞擊中堅持了下來。

這一幕讓方源、巨陽都心頭微沉。

若是放在其他地方,這兩招早已成功。然而在天庭當中,星宿仙尊受到了海量智道道痕的加持,本身實力暴漲到相當恐怖的地步。

星霧根本不是她最拿得出手的殺招,但是憑藉這招,硬是抗衡住了方源的複合殺招,以及巨陽仙尊的新創手段。

“有我在,天庭無敗。”星宿仙尊淡淡的語氣,洋溢著充沛的自信和決心。

“星宿仙尊大人以一己之力,壓製住了巨陽和方源兩個魔尊!”

“是了,天庭中所有的智道道痕早就被星宿仙尊大人煉化了。”

“哼,我天庭即便再狼狽,也不是魔道中人可以輕易染指的。”

“星宿仙尊大人曾經在逝去之後,還留下三策,幫助天庭抵禦住了三大魔尊的進攻。而今她重生複活,親自壓陣,必定能夠守住天庭,不會讓三位魔尊輕易得逞。”

中洲十大古派的蠱仙神情振奮,天庭成員們也麵露喜色。

之前,幽天夢境一戰,幾乎天下皆知。

眾仙見到星宿仙尊實力暴漲,心中都不免歡喜起來,希望大增。

但下一刻,眾仙就聽到方源一聲冷哼:“星宿仙尊,天庭是你最強之地,但同樣也是你的軟肋!再看招!”

仙道殺招——彼來龍蛇塵霧爆魂風!

魂霧蔓延,龍蛇嘶鳴。

與此同時,方源頭頂山的小蕩魂山再次催出叮叮叮的粉色音浪。

方源兩招齊出,卻冇有對準星宿仙尊,而是找上氣功果核。

星宿仙尊變色,連忙出招抵擋。

方源兩招攻勢聯合在一起,在半空中就被星宿仙尊儘數消弭,但是他反而哈哈大笑,占據了主動。

巨陽仙尊身形如電,繞到一邊,從另外一個方向對準氣功果核發動猛攻。

剛剛一番試探,已經讓他明白星宿仙尊的強大,自己和方源聯手恐怕都並非對手。

但不要緊。

巨陽仙尊最忌憚的就是元始仙尊重生。

他隻要毀掉氣功果核,然後順利撤退,那麼他就達到了目的,成為此戰的贏家。

星宿仙尊果然陷入被動當中。

她必須集中所有的注意力來守護氣功果核,雖然在天庭中戰力強悍,但卻隻能以防守為主。

中洲蠱仙們見此,紛紛咬牙切齒,口中咒罵不斷。

“真是卑鄙陰險!”

“想不到堂堂的巨陽,也是如此下作。”

“唉,我真想幫助星宿仙尊大人一把,可惜我的實力太弱了。”

尊者之間交戰的餘波不斷擴散,各做仙蠱屋不斷後撤,然後再後撤。

古月方正身處誅魔榜中,緊皺眉頭。他的目光大半都停留在方源的身上。

趙憐雲也是如此。

她心心念唸的馬鴻運,就死在方源的胳肢窩下。而方源掌握著馬鴻運的魂魄,縱然宿命蠱已毀,趙憐雲也無法獨自複活情郎。

她必須要從方源的手中取回愛情蠱。

“或許藉助愛情蠱的威能,我能夠從方源的仙竅中盜取出馬郎的魂魄。畢竟愛情蠱乃是九轉仙蠱,而且威能神妙全麵,幾乎無所不能!”

趙憐雲想到這裡,不由越發心動。

“現在時機未到。我必須耐心等候,等到方源最弱勢的時候,無暇他顧的時候,就是我動手的時機!”

秦鼎菱則更加蠢蠢欲動。

她掌握著賭運殺招,專門為了剋製巨陽仙尊開創。

她對幽魂魔尊冇有什麼辦法,但是對付巨陽仙尊卻是可行。

她也在等待時機。

“方源,你有什麼好手段,就趕緊施展出來。”久攻不下,巨陽仙尊竟是焦躁起來,連聲催促。

方源目光迅速俯視下方天庭。

他看到了一座座的仙蠱屋,也看到了大片的廢墟。

他發出凶殘的笑聲:“星宿仙尊,接下來我要殺光在場的天庭蠱仙。你若有能耐,就來阻止我吧!”

想和更多誌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蠱真人》,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