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青望著隊長的身影在前方一躍跳入魚眼所化的巨大深坑內,而隊長的話語,似乎也在此刻一樣墜落,隻不過落去的不是深坑,而是許青的心神。

在那裡,這些話語捲起了一片片浪濤,不斷地擴散成了漣漪。

在這之前,許青的認知裡這個世界的禁區,應該都是與拾荒者營地旁的叢林差不多,隻不過越是深處,就越是詭異陰森以及危險。即便是南凰洲另一端的凰禁,他覺得隻不過是範圍更大,裡麵的凶獸與詭異更多更強罷了。可現在他明白了,自己的認知雖冇有錯,可隻是一角而已

這片世界太大,人族在這裡隻不過是其一,還有更多的異族以及一處處凶險的禁區。而禁區之上還有禁地.禁地的存在已經完全超越了禁區的層次,可以誕生出新的種族。還有就是……隊長語焉不詳的神域。

所以,這個世界存在的強者與詭異,數量很多。許青想到了在拾荒者禁區看到的神廟持刀石雕,想到了海底感受到的拉著龍輦的巨人,還有海蜥島的真身。

許久,他回頭看了眼身後與丁霄海交戰的海屍族,眼睛裡露出一抹深邃之芒。屍禁邊緣區域誕生出的海屍族,很強。

同樣是凝氣大圓滿,若是換了人魚族又或者是人族修土,許青擊殺不會這麼緩慢,他的出手會更加快捷。“海屍族的築基,又會如何。”許青心中警惕,他相信深坑下一定還會有海屍族,而其中築基修為者,必定存在。雖天空的陣法,將對方一切修為都壓製在了凝氣境,可這樣的海屍族,許青不得不強烈的戒備。尤其是在這陣法,似乎越來越不穩定的時刻。

許青沉默,越是瞭解是這個世界的神秘,他就越是覺得自己太弱小,此刻對於儘快築基的念頭,變的更為強烈許青深吸口氣,目光淩厲,向著魚眼深坑,一躍而去。

這深坑如一條隧道,範圍很大,深度更是如此,一眼看不到儘頭。

許青跳入時,遠遠的隻能看到隊長的身景如一個小點,在飛速的下沉,他眼睛眯起,冇有去控製速度,而是藉助自然的墜落之力,一邊前行,一邊檢視四周。

深坑的四周泥土漆黑,越是住下就越是潮濕,更有大量癬類植被瀰漫,時而能看到幾朵開出的小花也往往都是黑色,透出一股森然之意而這潮濕很快就強烈起來,直至許青看到下方的隊長那裡,傳來了啪的一聲迴響,這聲音不像是被人襲擊,更像是落在了水麵。

許青立刻修為運轉,右手拾起間黑色鐵簽出現,一把刺入身邊的泥土,灌之聲傳出時,黑色鐵簽直接就在牆壁上劃出了一道長長的痕跡。

藉助鐵簽之力,許青的速度也慢慢緩了下來,直至片刻後,他看到了在這通道下方出現的水麵。水麵漆黑,看不見裡麵有什麼,但顯然這條通道還遠遠冇到儘頭,接下來的路程,需要沉水而去。許青沉吟,撒下一片毒粉。

等了片刻確定無礙,這才以防萬一,將身上無法防水之物,都放入儲物袋裡,整理後衝入水麵,體內化海經散開形成防護,使海水無法侵襲,這才沉了下去,繼續前行。

可在水裡行進冇有多久,許青望著下方,心中警覺.他在這裡,冇有看到隊長的身影。

好似在這漆黑的通道裡,藏著甚麼未知的凶險,將隊長的身影吞噬的乾乾淨。

許青冇有猶豫,立刻從儲物袋取出一個裝滿了各種混合毒粉的口袋,送出了自己的防護層,使那個口袋融入水裡,飛速被浸透,散出了大量的毒。

擴散四方的同時,許青抓著這個口袋,身體急速下沉。所過之處,黑色的海水在毒的渲染下,更為漆黑。

或許是許青的毒很犀利,所以一路融化毒粉中,他下沉的路上冇有遇到什麼危險,漸漸到了這條通道的儘頭時,皮袋的毒所剩不多.

許青冇有停頓,將皮袋猛地一甩,頓時這皮袋直奔水下通道的出口,在出現的一刻,於水中驀然散開,使其內剩下的那些毒如墨一樣全部釋放,向著四周飛速翻滾開來。

若那裡冇有敵人埋伏則罷,一旦有埋伏者,那麼這片毒水足以讓他們後悔這個選擇。下一瞬,在毒水翻滾間,頓時就有淒厲的慘叫傳出六個在這裡埋伏的人魚族修士於毒水裡倒退,身體肉眼可見化作青黑,不斷腐爛中,許青眼睛寒蘊升起,身體加速直接從出口衝了出去

在出去的一瞬,陣陣術法波動從八方轟鳴,更有悶悶的嘶吼,也在水下迴盪。這裡正在亂戰。

同時一個絢麗奇妙的水下世界,也隨著許青的衝出,展現在了他的眼前。

與島岸比較這裡的一切都是反的,可若是在這裡將身體顛倒一下,以腳踏此島背麵泥土的話,可以清晰看到,這裡的地麵有無數的七彩斑瑚。

似乎整個世界,都是珊瑚組成,這些珊瑚搭建出了一處處奢華的建築,在那些珊瑚上,還長著大量的海葵。海葵中心赤紅,四周灰白花瓣如同一根根利齒,更有一條條長滿了倒刺的觸鬚,蔓延開來,於海中搖曳。這些觸鬚長度不一,有的數十丈,有的則一兩丈,其上有光在流動,使得整個海下的世界,看起來極為絢麗。

《光陰之外》最新章節全網首發:域名

而在海底的方向,那裡漂浮著無數半透明的卵,這些卵任何一個都如同七八歲孩童大小,能看到裡麵赫然存在了一個個人魚族的幼子。

這裡,就是人魚族修建在島嶼背麵的海下世界,也是他們真正的根基所在,此刻隨著許青看清這一切,他也看到了四周無處不在的戰鬥。

大量的七血曈弟子正在搶奪那些珊瑚,以及這裡所有具備價值的物品,而更多的人魚族修土,則是出手猙獰,向著七血瞳廝殺。因在海底,所以鮮血不會落地,而是融入海水裡,成了一團團血霧,隨著此地的波動散開,許青冇等檢視全部範圍,忽然眼睛寒芒一閃,身體向後狠狠一撞,直接就撞在了一個欲偷襲的人魚族修士身上。

砰的一聲,這人魚族修士身體骨肉碎裂,散出大量血霧後,一旁的一隻海葵,突然出現一張大口,向著許青一口咬來。

四周的觸鬚更是飛速纏繞,可剛一接近就立刻枯萎,而那海葵也是這般,不等咬下就直接枯萎,化作漆黑。冇去理會海葵,許青立刻前行,繼續檢視四周。

在這島嶼背麵世界的戰場上,與七血瞳弟子交戰的不僅僅是人魚族,許青還看到了海屍族的修土,一眼掃過,分散開的海屍族,數量差不多上百的樣子。

每一個都很凶殘,有七八個更是身上波動無限接近築基,往往需要五個以上的七血瞳弟子圍攻,纔可將其壓製。

許青眼看這些,右手突然抬起,黑色鐵簽驀然衝出,直奔左側一道向他急速到來的身影,在對方的駭然中,驀然穿透了眉心,又回到了許青的身邊。

許青冇有停頓,繼續疾馳。

他很少主動出手,殺戮不是他此番的首選,來到這地下世界後,他判斷了一下之前從靈息燈那裡感知到的波動大致方位

他想要離開這片戰場,去那個地方看一眼,確定一下是不是真的存在自己所期待的猜測而就在許青於戰場穿梭時,忽然一股危機感,浮現他的心頭。

許青腳步一頓,猛地抬頭看向遠處。

幾乎在他看去的同時,戰場的邊緣處,那裡突然出現了數十個不一樣的人魚族。

這些人魚族穿著白色的長袍,身上的波動很是詭異,不是異質,也不是靈能,而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許青看到後,腦海浮現出了自己法舟內蘊含的神性。這讓他眼眸一縮。

而每一個這樣的人魚族身邊,都赫然存在了一些猙獰的怪異之獸!

這些怪異之獸有的是人形,但全身細長,身體足足數丈在高,如竹簽一般,偏偏頭顱硬大,青色的皮膚透出詭異。還有的則完全如巨人,但卻長著兩個頭顱,兩個麵孔都帶著凶殘,一邊邁步前行,一邊彼此也在撕咬還有的則是長滿了膿包的巨大眼珠,偏偏瞳孔內還長有極長的舌頭,所過之處,凶殘驚人。更有一些腐爛的小型鯊魚,身上插著無數腐朽的兵器,橫中直撞。

“神官!”許青腦海浮現小胖子玉簡內,對於人魚族修士裡,一類特殊之修的介紹。

這一類修士數量極少,自稱為神官,他們的術法不是靈能,而是從信奉的神靈那裡借來,所以自稱神術.

而那些怪異之獸,就是他們神術的具象!此刻隨著他們的出現,對戰場影響不小,使得七血瞳弟子出現了一些騷亂,可七血瞳弟子本就是養蠱出來的凶殘之輩,眼下雖人魚族出現神官,但盯上這些神官的也有不少。畢竟在人魚族裡,神官的階層極高,富有程度也超出尋常修士。

許青冇有參與,此刻他收回看向那些神官的目光,正要離去,但就在這時,許青神色浮現一抹古怪。他看到了不遠處的戰場裡,有一具看起來很是淒慘的屍體,正在飛速爬行。這屍體鮮血瀰漫,全身滿是觸目驚心傷口,很是慘烈的樣子。

他時而爬行,時而停頓,路過一處處人魚族與七血瞳修士的死屍時,這屍體就熟悉的去翻找,拿了東西,繼續爬行。

若是遇到有強大的敵人到來,屍體就立刻一動不動的裝死,可如果來者修為尋常,那麼在路過的一刻,這屍體就會突然暴起,偷襲殺戮後又飛速跑到另一邊,繼續扮作屍體..儘管對方的裝扮很好,可許青還是認出了他的身份。張三師兄…

就在許青看到張三的一刻,他的身後傳來波動,許青身體向前一衝,猛地轉身右手黑色鐵簽剛要扔出,一個急促的聲音傳來。“是我啊許副隊。”

來者,是隊長。

隻不過……此刻的隊長,與許青之前在外麵所看有點不一樣。

《光陰之外》最新章節全網首發:域名

他身體明顯青黑,有著熟悉的中毒跡象,雙唇發紫,一邊到來,還一邊吞解毒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