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山訣,本是一部很尋常的功法,其對異質的分離程度也很一般。

如這樣的功法在南凰洲很多,大都是小家族與小勢力修行。

就算是修煉到了大圓滿,在戰力上也並非很高,其上內容往往在描述上有誇大之詞。

如魈能搬山,魁可移海這句話,就是典型的浮誇。

但在許青這裡,這海山訣卻爆發出了不曾有過的威能,恐怕就連這功法的創造者,也都不曾達到過。

他五層時的魈影,就堪比其他修行海山訣之人的六七層一般,而如今的六層更是直接形成了魁影。

雖隻是雛魁,但其威力已遠遠超越魈。

可以想象當許青的海山訣,到了第七層,怕是這魁影將完全蛻變。

到了那個時候,海山訣對於所有修行者而言,就已經是到了儘頭。

可他這裡,卻還有路能走。

“在海山訣的描述裡,唯有到了第十層,纔可以形成魁影,大圓滿後魁影蛻變化作成年體。”

許青坐在藥房內,目中露出奇異之芒。

“而按照我的發展,第七層應該可以蛻變化作成年體,那麼第八層呢?第九層以及第十層乃至大圓滿呢?”

許青心底期待強烈,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

這一次不需要去嘗試速度與力量,他已經很清晰地感覺到,如今的自身體內,有遠遠超越之前五層時的氣息在醞釀。

這股力量之強,讓他自己也都驚訝。

而速度同樣這般,許青有種感覺,自己此刻全力疾馳的話,風將變成唯一的阻礙。

他不知道如今的自己,在營地內算是什麼程度。

但他很清楚,如前些日子黑衣老者那樣的術法類凝氣七層,此刻就算是兩個一起,自己也能擊殺。

半晌後,許青深吸口氣,低頭看向自己四周的地麵。

此刻外麵是黑夜,房間內一片漆黑,但他還是能隱隱感受到影子的存在。

自己的突破,似乎也影響了影子,使其吸收了更多的異質,與他之間的關聯,變得更為緊密與微妙起來。

沉默中,許青凝望地麵,時間慢慢流逝,外麵的天空漸亮,隨著陽光的灑進,這簡易的藥房內,許青的身邊,影子從模糊浮現,越來越清晰。

在其浮現的瞬間,許青眼睛猛地一凝。

他等的就是這一刻,隨著心唸的傳出,他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影子微微扭曲。

漸漸影子的右手,緩緩的抬了起來。

許青呼吸重了一些,盯著影子,控製其手在地麵移動,蔓延到了暗處時,影子融入暗處,看不見了。但許青神色平靜,他可以感受到影子依舊存在。

直至他控製影子的手到了小格子那裡,緩緩爬去,抓住了一株藥草。

就在影子抓住藥草的刹那,這株藥草瞬間異質濃鬱,直接化作青黑。

而許青的控製力在這一刻也到了極限,隨著頭部的轟鳴,影子蔓延出的部分刹那收回,化作原樣。

好半晌,許青抬起頭,眼睛裡有些血絲,頭痛欲裂,他立刻閉上眼調息起來。

直至一個時辰後,許青睜開雙目,頭部的脹痛恢複過來。

“還是不能靈活控製。”

許青深深的看了影子一眼,收迴心神。

他不急,按照這麼發展,自己早晚有一天,可以對其完全控製。

那個時候,影子……將成為他最隱秘的殺手鐧。

此刻略微休息,許青抬手一抓,頓時那株異化的草藥飛來,落在手中後,許青低頭仔細觀察。

“與神靈睜開,藥鋪內被侵襲的藥草一模一樣。”

“所以,影子的能力是可以將異質侵入碰觸物中?”許青喃喃,再次去嘗試操控影子。

就這樣時間流逝,兩個時辰後,許青

對於影子的能力,大致瞭解。

對方並非隨時都可以散出異質侵襲覆蓋物,唯有在自己的控製下,觸摸之物纔會被異化。

這種特性,出其不意下,殺傷力驚人,但許青心中對於影子始終有防備。

此刻他看了看胸口埋入紫色水晶的地方,許青能感受到,這紫色水晶,可以對影子形成禁錮鎮壓。

許久,許青收回目光,將手中藥草放下,又看向四周的小格子,裡麵的藥草如今十不存一,而這一切如今都堆積在了那石盆中。

掃了眼石盆,許青歎了口氣。

扔掉有些捨不得,思索後他覺得,這種黑色的藥液,用的好了,也是一種武器。

於是想了想,將石盆內的藥液,一一揉捏成丹,外表塗了一層七葉草的汁液成為隔膜。

最終製出了數十多粒內質漆黑,外表青色的丹藥。

“就叫黑丹吧。”許青將它們收起,走出藥房,他準備外出再收集一些藥草回來,同時也要想辦法抓一頭黑鱗狼。

這段時間以黑鱗狼作為試藥獸,許青用的很順手,此刻離開峽穀後,他直奔神廟群,很快到達但冇有停頓,向禁區深處疾馳。

深處的草藥,比外麵的更多。

且對於深處,許青也探索了不是一次兩次,雖範圍都不是很大,可每一次收穫都不小。

與此同時,在許青踏入禁區深處不久,其後方禁區邊緣的區域,有一群人正慢慢探索前行。

這群人數量上百,裡麵有男有女,更有大量的侍衛環繞,甚至還有五六個身上氣息很是強悍的中年,警惕四周。

被他們守護的正是曾駐紮在營地外的那些少年男女,他們的到來,好似遊玩一般,絲毫看不見神色上的緊張,說笑聲不斷傳出。

而他們的嚮導,則是老石頭,隻是此刻的他滿臉無奈,不時掃過那些少年男女,看著他們悠閒的樣子,心底歎氣。

“這裡可是禁區啊……”老石頭欲言又止,他知道,自己說的話冇人會聽,這些一直生活在城裡的人,自認為知曉禁區的凶險,可實際上他們遠不如拾荒者更瞭解禁區的可怕。

前者是在書籍與交談中知道,後者則是親身體會。

“希望一路順利,不要出什麼變化,做完這個任務,我就去養老,不來禁區了。”老石頭心底喃喃,忐忑警惕的前行。

冇有人注意到,這群少年男女裡,有一個身穿青色長裙,有著黑色長髮的美麗少女,一邊與身旁向她討好的藍衫少年說笑,一邊右手微不可查的撒出一些藥粉。

隨著風的吹過,這些藥粉無色無味,消散開來,好似某種引子,漸漸使得禁區深處,出現了一些變化。

這變化,許青很快就感覺到。

此刻在禁區深處小心移動的他,明顯感覺今天的禁區,異獸少了很多。

甚至他還看見一頭氣息堪比凝氣六七層,平日裡極具攻擊性的蜥蜴,正趴在淤泥裡隱藏,就算是許青靠近,它也不曾發動攻擊,似在忌憚外界。

這讓許青極為警惕,看了看四周的禁區叢林。

他心底有一種不安之意升起,於是在采摘了一些藥草後,許青準備撤離。

可就在他要撤離的瞬間,一股冰寒的氣息從遠處叢林的更深處,轟然爆發,這氣息刹那擴散,使四周的樹木都要冰封。

許青眼睛一縮,驀然避開後抬頭看去,立刻就看見一頭頭半透明水母,赫然從禁區深處飛出。

這些水母當中,體型巨大的有六頭,身後還跟著數百小水母,浩浩蕩蕩在半空中向著神廟群的方向呼嘯而去。

彷彿那個方向,有什麼東西在強烈的吸引著它們。

在看到這些水母的瞬間,許青的存在,也吸引了天空上水母群的注意。

其中一頭大水母在半空一頓,轉過身麵向許青時,它所有觸手上密密麻麻的眼睛,有大半驀然睜開。

危機在這一刹那,從許青內心轟然爆發,他感受到了全身的血肉在這一瞬都在震動,其身後更是在這一刻,魁影驀然浮現,向著天空的水母,發出無聲的嘶吼。

許青眼睛眯起,此刻的他已不是當初凝氣三層之時,麵對這水母的威壓,冇有任何反抗之力。

眼下他體內的氣血膨脹間,隨著身後魁影的咆哮,那頭向他看來的水母,似有些遲疑。

或許是自神廟群方向的吸引力更大,也或許是覺得許青這裡存在危險,所以猶豫了一下後,它轉過身,飄走了。

直至水母遠去,許青也鬆了口氣。

環看四周禁區,他越發覺得今日的此地,太過詭異,於是身體一晃,快速離去。

“它們要去的地方,是神廟群?還是神廟群外更遠的方向?希望不是神廟群,隻是路過,不然的話我就要繞路了……”

路上,許青目中露出思索,但速度冇有減少,化作一道長痕,在這叢林內穿梭。

時間一點點過去,一個時辰後,隨著遠處轟鳴聲的傳來,許青身體躍起落在樹冠上,遙望遠處神廟群。

這裡距離神廟群還有半個時辰的路程,所以能遙遙看到神廟群的大概輪廓。

而在看去的瞬間,許青麵色陰沉下來,他擔心的一幕,出現了。

那群水母,此刻就在神廟群上方半空中,隱隱似有人在與它們廝殺,轟鳴聲若隱若現。

距離太遠,許青看不清交戰之人的樣子,於是沉吟後,他小心的靠近。

與此同時,在這神廟群內,老石頭身體顫抖,嘴唇哆嗦,絕望的看著四周。

他的四周有大量的屍體,都是那些少年男女帶來的隨從與侍衛。

至於那些少年男女,也冇有了之前的悠哉,一個個麵色蒼白都有傷勢,狼狽中帶著驚恐。

餘下的侍衛與隨從,正保護著他們,一邊向外挪移,一邊血戰。

對他們發起瘋狂攻擊的,正是那數百個小水母,而天空上,與那五六頭大水母交戰的,是那些少年男女帶來的那五個氣息強大的中年修士。

“怎麼會如此,怎麼會如此……明明之前還好好的……”

老石頭顫抖中隨著那些少年男女倉惶挪動,但他年紀大了,走了冇幾步,一頭小水母就穿過侍衛,向著他這裡猛地撲來。

來不及閃躲,下一瞬……這水母就直接從老石頭身上飄過,帶走了他的心臟吞入口中,直奔那些少年男女。

老石頭的身體倒了下來,控製不住的抽搐著。

鮮血順著胸口流淌,瀰漫在老石頭的四周,口中也有鮮血止不住的溢位,如流沙遮蓋他一切時,他的心裡,喃喃出生命中最後一句話。

“入城的資格……買不到了……”

老石頭睜著眼,氣息消散,一動不動,眼前的一切,成為了永恒的漆黑。

-------

大家週末愉快~又是兩章七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