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

一身金色長袍的營主,麵色極為難看,他無論如何也冇預料到,自己的人手居然無法拿下眼前這個小孩。

尤其是他方纔還誇下海口,說一炷香內解決,如今一炷香的確是到了,但被解決的卻是自己的侍衛。

“一群廢物!”營主目中寒芒一閃,一步踏出跨越門檻,向著許青驀然走去。

隨著前行,他身體外靈能波動轟然強烈,自身更有驚人的氣血迸發出來,衣袍下的身軀鼓漲,使其身影看起來,好似一座山。

甚至隱隱的還有金色的光,從其全身擴散開。

營主,也是煉體!

但顯然其修煉的功法,不是海山訣這種低層次,而是來自金剛宗的絕學,金剛法。

此刻全麵運轉下,氣勢爆發,腳步也瞬間快了起來,化作一道巨影直奔許青。

速度極快,刹那就到了許青麵前,直接一拳轟去,這一拳的揮舞,他全身金光刺目,充滿威壓。

許青掃了眼站在門檻內觀望這裡的錦袍老者以及其手中的雷隊,強忍著揪心之意,眼睛微微眯起。

他很清楚,自己一旦占據優勢,那麼對方極有可能以雷隊要挾。

這種事,是許青所不願看到的,而防止這一幕出現的辦法,就是行為上的突然!

突然到對方反應不過來。

於是許青眯起眼,同樣一拳轟去,與營主這裡直接碰撞了一下。

轟的一聲巨響間,許青身體蹬蹬瞪倒退了七八步,但並非完全直線,而是向旁移動了幾步。

此刻陽光在他身後,映出地麵的影子,也隨著他的移動搖晃。

而營主與許青的碰撞,感受到了來自許青的力量,此刻全身一震,同樣退後。

但抬頭時他眼中卻露出輕蔑,身體一晃,再次衝向許青,體內修為全麵運轉,形成轟鳴。

他言語不屑,目光輕蔑,可在出手時……卻是全力以赴。

顯然外表露出的都是刻意為之,畢竟能成為營主,使一群拾荒者畏懼,雖是宗門弟子,但也絕不能小覷。

“金剛一法!”營主低吼,話語間其身體居然又膨脹了一下,力量與速度暴漲,眨眼間臨近後狠狠一砸。

許青低頭,使營主看不見其雙眼,雙手抬起猛地格擋,轟鳴間再次退後,步伐移動影子的搖晃更強烈了一點。

隻是,冇有人發現。

“金剛第二法!”眼看許青這裡居然承受自己兩擊,這讓修為達到凝氣八層巔峰的營主,眼睛裡殺機更濃。

全身竟然再次膨脹,向著許青又是一拳。

這一拳,爆出的金光更強,可在落下的刹那,許青猛地抬頭。

他目中殺機在這一刻強烈爆發,他多次移動的位置,終於使此刻自己的影子,直對著門檻處的錦袍老者。

且藉助移動,隱藏了他對影子操控時所產生的扭曲。

而天空的太陽,也因角度的緣故,在這一刻,將其影子拉的很長,到了錦袍老者前方不遠之處。

隨著許青抬頭,隨著其全身殺意爆發,他無視來自營主的拳頭,身體猛地一躍跳起。

而在他高度提升的瞬間,其影子也猛地跨越了與錦袍老者之間的距離。

更是在扭曲中影子極為突兀的蔓延出了一截,直接就覆蓋在了錦袍老者拎著雷隊的右手手腕上!

雷隊身上,許青的影子冇有落下絲毫!

這也是他方纔調整步伐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瞬息間,在許青的一聲低吼中,影子的詭異之力驀然爆發。

刹那中錦袍老者就麵色一變,強烈的劇痛以及異質的爆發,使其右手直接就化作青黑。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他駭然中本能的鬆開了抓著雷隊身體的手。

而在其鬆手的瞬間,許青這裡全身轟鳴,拚著承受了營主的一拳,鮮血噴出中其速度全麵爆發。

整個人化作一道殘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衝向錦袍老者那裡。

更有鐵簽與匕首,化作兩道如閃電般的寒芒,呼嘯中臨近錦袍老者,使處於右手異化中的他,不得不退後避開。

而在他避開的同時,許青已衝入進去,直接抓住雷隊。

向著外麵用力一扔,十字與鸞牙的身影從人群中飛速躍起,一把接住,急速倒退。

這一切,都是電光火石間發生,無比之快!

“你的影子!!”錦袍老者麵色變化,猛地看向許青,方纔的一切變化太突然太意外,他根本就反應不過來。

門外的營主,也是此刻眼睛收縮,實在是許青這一係列做法,讓他也大吃一驚。

許青擦去嘴角的鮮血,陰冷的望著二人,夕陽下,他的身影如獵鷹,低沉開口。

“現在,該我了。”

他話語一出,身體砰的一聲直奔錦袍老者,相比於煉體,許青覺得自己最先要殺的,應該是修法之人。

此刻衝出間,刹那臨近。

錦袍老者麵色難看,飛速後退雙手掐訣向著許青一指,頓時霧氣飛速凝聚,化作一頭惡鬼之影,向著許青猙獰而來。

營主那邊也是低吼一聲,全身金光爆發,向著許青轟鳴而來,與錦袍老者的出手,成了夾擊之勢。

眼看危機,許青目中寒芒閃耀,全身氣血在這一刻,全麵迸起。

轟鳴中其氣血之力如風暴橫掃四周,一尊巨大的魁影,猙獰無比的幻化出來,發出無聲的咆哮,撼動八方。

許青雙手抬起同時握拳,一左一右,齊齊落下!

更是在落下時,其身後的魁影也分成兩份,向著營主與錦袍老者,同時撲去。

“氣血成影!!這……這……”

營主麵色徹底大變,其拳頭在與許青的左手碰觸後,在魁影的獰笑撲擊下,他身體金光瞬間黯淡,全身狂震猛地倒退七八丈外。

至於錦袍老者,同樣麵色刹那駭然,其術法化作的惡鬼,在魁影麵前居然瑟瑟發抖,被魁影獰笑一口吞噬後,魁影冇有停頓,直奔老者而去。

轟鳴之聲迴盪八方,錦袍老者鮮血噴出,身體急速後退。

但他的身體外此刻出現了一道藍色的光罩,使其隻是吐血,冇有受傷太重。

而那光罩的源頭,赫然是一枚符紙!

這是……符寶!!

許青也是麵色蒼白,他雖強悍,可麵對營主與這錦袍老者的夾擊,他一樣五臟六腑都在翻滾。

此刻鮮血溢位,但他的凶殘不減絲毫,趁著營主被震懾,許青眼睛裡殺機爆發,直奔錦袍老者。

全力一拳。

“找死!”錦袍老者麵色蒼白,目中露出陰毒。

身體退後中一邊維持符寶的防護,一邊雙手掐訣,猛地一揮,頓時七八頭惡鬼幻化。

每一頭都堪比凝氣七層的樣子,帶著陰寒與咆哮,向著許青吞噬而去。

許青眼睛裡狠辣之芒閃耀,竟不閃躲,任由那些惡鬼撲來撕咬全身,身體速度不減,氣勢不削絲毫,一拳落下。

轟鳴中,符寶的防護,震顫起來。

但此物畢竟是符寶,除非是徹底耗費完,否則的話很難將其崩潰。

不過顯然就算是這錦袍老者,也很難擁有第二枚符寶,且這一枚符寶也已用了不知多少次,上麵的字跡已黯淡模糊了不少。

此刻在許青的轟擊下,正加速模糊。

這就讓錦袍老者麵色再次大變。

他感受到了許青的狠辣,知道生死危機,於是目中也有瘋狂,掐訣間噴出鮮血,竟化作血影,帶著尖銳的呼嘯之音,逼近許青。

但許青此刻全身氣血升騰,根本就不理會對方的術法,拚著自身受傷,再次轟出一拳!

“雷隊已是風燭殘年,你還不放過!”

許青眼睛赤紅,魁影在這一刻仰天嘶吼,與其拳頭融合在一起,轟然落下。

雖符寶可以抵抗,但劇烈的震動,還是使得曾根基崩潰過的錦袍老者鮮血噴出,身體猛地倒退,目中的瘋狂變成了慌亂。

一股死亡降臨的感覺,讓他發出一聲尖銳的嘶吼。

“張世元,你還在愣著乾什麼,還不繼續和我一起出手!!”

張世元,是營主的名字,他此刻在遠處聽到這句話,壓下心頭的震動,猛地衝來。

而此刻許青的肚子上,也有血影穿透的血洞,可劇烈的疼痛許青已不在乎,全身氣血再次爆發,內心的憤怒與瘋狂,也達到了極致。

“雷隊已經選擇躲避,你卻還要糾纏!”

“雷隊一生淒苦,你還要趕儘殺絕!!”

許青整個人如發狂,一拳一拳拚了所有,魁影仰天咆哮,配合他的拳頭,不斷地落在老者的防護上。

轟轟之聲迴盪整個營地間,符寶的字跡越發模糊,可卻還是冇有破碎,但錦袍老者已然承受不住來自許青力量的上震動。

他心神泛起陣陣無法形容的驚恐,死亡到來的感覺更為強烈。

他的符寶,對於術法類有奇效,但對於煉體的轟擊所形成的共振之力,他曾根基被毀的身軀,根本就無法堅持太久。

鮮血一口口不斷噴出間,老者焦急絕望。

想要呼喊求救,但共振的侵襲擴散他全身,使他發不出聲,駭然中整個人顫抖到了極致,術法也都被震的無法施展,隻能在心底淒厲的嘶吼。

“我……我不想死,我……”

下一瞬,許青的額頭青筋跳動,雙眼赤紅,雙手握在一起,向著符寶防護全力狠狠一砸。

“死!”

劇烈驚人的力量轟鳴爆發,符寶防護扭曲,依舊冇有崩潰,可其內的老者,全身強烈一震,眼睛直接鼓起。

身體在這一刹,再也承受不住持續的震動。

雙眼刹那爆開,五臟六腑崩潰,血肉骨頭直接碎裂,化作肉泥,一片模糊!

做完這一切,許青氣喘籲籲猛地轉頭,右手一拳轟去,與其身後衝來的營主,碰撞了一下。

其受傷的身軀頓時倒卷,直接飛出了七八丈外,身體上多處已癒合了大半的傷口再次裂開,鮮血瀰漫間,此刻的許青在夕陽下,成了血人。

而營主那裡,也是內心強烈震動。

他看著生生被打爆的合作者,又看向此刻全身鮮血瀰漫,但依舊貓腰在那裡,保持攻擊之勢,目中露出殺機死死盯著自己的許青,隻覺得後背有些發涼。

這一幕,也讓環繞在四周的拾荒者,紛紛震撼到了極限,一個個看向許青時,都露出駭然以及……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