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眠眠,你過來了!”就在唐眠神色怔愣,思索著要如何消化目前的情況時,師母林可可從廚房裡走出。

當看到站在餐廳中的唐眠,當即把手中的菜碟放到桌麵上,快速地在圍裙上簡單擦拭一下,上前拉著唐眠時,眼中都帶著笑意。

“都好久冇有見你了!這段時間冇有好好吃飯吧?看看你都瘦了不少!”

林可可一臉心疼,無奈勸說:“你們現在的年輕人就是追求瘦為美,可是你自身都已經夠優秀的了,就不用再追求這些東西了。”

“還是得多注意身體,畢竟身體纔是本錢,這事情可是馬虎不得啊!再說了,你平日裡也是忙得不可開交的,身體方麵更是要注意!”

林可可絮絮叨叨。

唐眠卻是清楚,就是因為關心,纔會對她如此唸叨,更何況,林可可唸叨起來,讓人聽起來也並不覺得煩悶。

“唉喲,小傅,你小心著點啊!”就在唐眠剛準備開口,林可可似是終於想起了廚房裡麵還有人呢,回頭看到傅涼淵從廚房裡出來,連忙招呼著。

小、傅?

聽到這一句稱呼,唐眠紅唇微微抽搐,等反應過來時,又帶著些許的哭笑不得。

實在是有點令人驚訝啊!

且不說傅涼淵為少年時,有冇有被人喊過“小傅”,反正成年過後,再到如今的事業有成,怕是再無人如此喊過。

現在卻是……

不得不說,不知者無畏。

“眠眠啊,你是不知道!”林可可拉著唐眠在一邊坐下,神情之中都帶著認真和某種意味,“小傅這個孩子,真的是又細心又好!”

“剛纔他到咱們家的時候,我還在心裡想著,看起來那麼矜貴的一個人,脾氣怕是要不小哦,也得傲得不行!但是接下來他所做的事情,可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啊!”

“不僅彬彬有禮,而且行事作風就是貴公子做派,但是並冇有貴公子的那些紈絝行為,給人的感覺真的很不錯哦!”

唐眠聽著林可可在她耳邊的絮叨,再看著林可可此時神情之間的變換,也就明白過來,怕是在撮合她和傅涼淵。

對此,唐眠也隻是耐心聽著,並冇有多說。

因為傅涼淵在幫忙的緣故,以至於飯菜都已經上桌,傅涼淵才得以坐在餐桌上。

林可可很是目標明確,直接就把傅涼淵安排在了唐眠的身邊,美其名曰:這樣坐起來更合理一些。

但是,林可可是存著撮合唐眠和傅涼淵心思的,看到傅涼淵還是很照顧唐眠的情況下,唐眠也仍舊不為所動,不由有些急了。

她眼珠子一轉,有些無奈地勸說:“眠眠啊,你彆怪師母嘮叨啊,你現在年歲已經不小了,要是繼續這麼下去,那肯定是不行的呀。”

“人呐,存在這個世界上,始終都會有那麼一朝的,所以最主要的任務,還是得結婚生子,有個家啊。”

“師母知道,你現在是個真正的成功人士!可是咱們女人啊,就算再怎麼成功,也是得嫁人的啊,得在家庭之中,有所發展和成就,才能夠被稱上真正的成功。”

這種話,唐眠聽過很多。

無非就是男人隻要事業成功了,人生就已然圓滿!至於女人,事業成功還不行,家庭幸福纔是排在第一位的存在!

如果冇家庭,有家庭而不幸福,這個女人就是失敗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