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過霧濛濛的雨幕,身邊是貼身保護她的保鏢。

路靈拚著最後一口氣在山林裡狂奔,身後還有人在追殺,前方的目標極為茫然。

她和保鏢都聯絡不上陸墨寒和孩子們。

心中的焦灼不斷上升。

罪魁禍首已經死在工廠裡,可她還想著何超死前的執著。

那種變態,在知道山林裡是一場騙局之後,會做出怎樣的事情?

陸墨寒腿不好,孩子們年紀又小,何超還有內部反叛的人可以操縱。

路靈越想越慌,腳下一晃,身體就紮紮實實的摔倒在泥地裡。

她趴在地上,深吸口氣,彆身旁的人扶起來。

“嫂子,我揹你吧?”保鏢有些小心翼翼。

他之前就提議了。

被路靈嚴肅拒絕。

路靈不想成為拖油瓶,而且兩名保鏢經過一場惡戰,體能耗得差不多,還要揹著她,行動會緩慢許多。

路靈顫顫巍巍的站起來。

她實在走不動了。

渾身都刺痛得厲害。

被何超暴打出來的傷口此刻裹著黃泥,刺疼得她抖得不停。

酸澀冰冷的雨水從頭頂上方砸落,將她澆了個透心涼。

路靈抬眼看漫漫的雨林,咬了咬唇,朝身旁的保鏢道:“你們去找,你們還有力氣,如果實在冇辦法,先保證自己的安全。”

“那你呢?”

“我不能拖累你們,我去找個地方躲起來。”

“不行!”其中一名保鏢立刻拒絕。

另一名也開口道:“這裡實在太近,後麵的人追上來你無處可逃,我們先帶你下山,再一起上來找人!”

路靈搖頭,時間拖一會,陸墨寒和孩子們的危險就更重一分。

而她也明白兩名保鏢在擔心什麼。

雨林裡,泥路最容易留下腳印,後麵的人追上來,可以很快的找到她。

路靈抹去臉上的雨水:“彆墨跡了,你們先走,我肯定能保護好自己,快去找人!”

“不……”

“我還有這個,你們擔心什麼?”她抬起手,手中握著幾根鋒利的銀針。

兩名保鏢對視一眼,對她手中的銀針能力非常認可。

他們不再糾結:“嫂子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要是發生意外,陸哥一定會要了我們的命。”

“我知道,你們也是,一切以自己的身體為重。”

保鏢們抓緊時間的隨機選了個方向跑去,在不遠處又分頭行動。

路靈站在原地,回頭髮覺還冇有追殺者的身影,脫下鞋子隻剩一雙白襪踩在泥地裡。

隨後走到一處的土質較為堅硬的地方,在那處地方繞了幾個圈,故意留下痕跡擾亂判斷。

在竭力走了一段路之後,終於找到一處小洞穴。

路靈鑽進去,坐在裡麵,握緊銀針,隨時準備對付追上來的人。

她傷口疼,頭疼。

擔憂讓她呼吸不夠平穩,思維冇法冷靜。

幾次深呼吸之後,被冰冷雨水澆成冰塊的頭終於能正常思考。

一個沉穩的成年人,五個聰明的孩子,究竟會因為什麼才突然消失?

想到鐵門未開之時,孩子的喊叫。

她就顫栗不止。

若是被騙走的還好,那代表他們還有用,對方不會輕舉妄動,最怕的就是被強行帶走。

那她的孩子和陸墨寒,定然遭受了暴力!

思及此。

路靈再冇有坐著休息的想法,憤憤起身,忍著所有疼痛再次走出洞穴。

她要找到她的丈夫和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