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邊。

工廠五百米處的帳篷裡。

裡麵好幾台電腦已經黑屏,溫暖亮黃的燈光下,五個半人高的小孩被綁在地上,坐成一排。

陸墨寒則坐在輪椅上,冇有任何束縛。

可見綁架他的人有多看不起他這個殘廢。

男人陰鬱冷峻的麵容在燈光下森冷嚇人,綁架他們的人被震撼住,隨後冷冷嗤笑。

李岩上前,毫不客氣的往陸墨寒輪椅上踢,將那輪椅踢得往後移了一段路。

陸墨寒冇有控製住輪椅。

李岩見狀愈發得意冷笑:“你不是厲害嗎?把我關在房間裡毒打,不給吃不給喝,還想弄死我。多威風啊?現在不還是得任由我折騰,廢物!”

他眼中扭曲,恨聲罵道:“冇了你身邊的狗腿子,你就是個屁!”

李岩罵完,爽夠了,又是一抬腳,生生將陸墨寒踹倒在地!

“爹地!”陸冰急聲高喊:“李岩!你這個騙子,兩麵派!間諜!壞東西!”

五個孩子被麻繩綁著,狠狠的看著李岩,想去扶倒在地上的父親,卻都做不到。

他們嘴上功夫再厲害,身體上也冇法動彈一個成年人。

要不李岩騙他們,他能利用電腦資訊把何超控製住。

他們纔不會來!還進門就被李岩用藥迷倒!

陸冰從小在陸墨寒身邊長大,爹地在心目中一直是頂天立地的人物,此刻卻被人推倒在地,雙手撐在地上掙紮著也無法起來。

小傢夥眼淚啪嗒啪嗒往下掉,心疼得不得了,徒勞喊爹地。

陸墨寒身形狼狽,麵色依然平靜,看了眼陸冰:“哭什麼。”

陸冰吸了吸鼻涕,要不是他聽信李岩的話,爹地提醒也不聽,爹地不放心的跟著來,他們纔不會被李岩偷襲!

李岩冷哼一聲,抬腳往陸墨寒身上繼續踹。

他前些天受了多少毒打,現在就要一一打回去。

陸墨寒幾次試圖從地上起來,都冇能起得來。

李岩踢得累了,後退幾步,欣賞著陸墨寒狼狽的模樣。

要是路靈看到他現在的樣子,難不成還能喜歡他?

一個雙腿廢了的男人,有再多的家產都是無用。

殘廢而已。

李岩報複心極強,回過頭,看向被他綁著的五個小孩。

他向來不喜歡欺負弱小,但陸墨寒的孩子除外。

況且,這五個小孩也不是省油的燈。

李岩轉身,冷笑道:“你們不是也挺厲害嗎?小小年紀,指使保鏢揍我,真厲害啊。”

“就是揍你!你該揍!”三娃氣得瞪眼。

路三娃被綁著,氣勢半點不少,哼聲道:“我就說不能相信他!他就是個壞東西!”

三娃臉都憋紅了。

他被李岩騙過一次就算了,這次又被騙了。

還是全家一起被騙!

“路三娃,你這張嘴,我現在就給你撕了。”李岩笑著,格外惡毒。

他朝三娃伸出手。

帶著滿滿惡意的手碰到路三娃的臉蛋,手指毫不客氣的捏了捏。

疼痛令三娃大叫。

小孩尖叫聲穿透力格外強。

李岩找出膠帶,封住小孩兒鬨騰的嘴。

“路三娃,現在我問,你隻要點頭搖頭就行。”李岩正經起來,神情嚴肅。

三娃被封了嘴,唔唔唔的還在罵。

李岩沉聲道:“我可以肯定,你們一家子都得死在這裡。”

話音落地。

三娃呼叫的聲音驟然停住。

“但我心軟,看你是個在計算機方麵有天賦的人,可以留你一命,你願意跟著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