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無論驕陽帝姬,有冇有懷孕,臣都不會娶蕙蘭帝姬。”蘇寒北不要臉的聲音再次響起:“我母親年事已高,她已經受不起任何的打擊,既然驕陽帝姬把這謊言弄的整個戰王府人儘皆知,傳到了我母親的耳中,那就要為此付出代價。”

蘇寒北就是在扯淡,她告訴看門的守衛,那守衛當時就帶她去了蘇寒北跟前,他想要封口,冇有人敢透露到蘇太妃的耳中。

除非他故意的,他故意讓人傳到蘇太妃耳中的。

現在有用蘇太妃來逼迫皇上。

天翎燁這死狐狸……

蘇寒北“硬氣”的遞上隨身匕首。

宮冥澈眼神微眯,危險一閃而過,薄唇冷冽道:“你,不,配!”

蘇寒北黑眸閃過陰鷙,太子猜到了他的身份,他也猜到了太子的身份,所以料定太子不會真的殺了他,然而太子這句“你,不,配!”,徹底的誅了他的心。

“戰王的意思是……本宮的妹妹,你想要娶誰?就可以娶誰?想要丟掉誰?就可以丟掉誰?”宮冥澈聲音冷厲。

蘇寒北抬眸,與宮冥澈四目相對,空氣中火光四射,戰氣十足。

“本王冇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這也並非本王意願,若是太子生氣,本王願意接受任何刑法,乃至酷刑,若太子還不解氣,可以殺了本王。”一秒記住

他是戰王蘇寒北,與“驕陽”冇有任何血緣關係,而“太子”是“驕陽”的親哥哥。

皇上見太子和蘇寒北爭鋒相對,頓時腦殼發疼,蘇寒北也是一片孝心,他不是真正的看上了驕陽,蘇太妃年事已高,確實經不起任何刺激。

此事,最大的錯誤,就是驕陽!

太子就好像在說,他不配得到鳳曦。

死都不配得到!

手指陡然捏緊匕首,這片雪域的過去,他不信宮冥澈能爭得過他!

蘇寒北瞅著怒氣沖沖的少女,少女麵黃肌瘦,跟鳳曦絕色的容貌,無法想比,可是那雙眼睛,永遠都是清澄,熠熠生輝,哪怕容貌再普通,這雙眼睛,都能叫她增了幾分奪目的色彩。

“這不是驕陽帝姬心中所願?本王如了你的願,你應該高興纔是。”

還裝?

皇上沉聲道:“蘇寒北,你負了蕙蘭帝姬的賬,朕先記著,你回去吧!容朕好好的想一想。”

蘇寒北薄唇微揚:“謝皇上。”

風雲汐不等皇上罵她,就先行告辭,跑到了殿外,追上了蘇寒北,冷聲道:“你這麼做,對我們大家都冇有好處。”

不承認?

天翎燁不承認?

風雲汐渾身的氣不打一處來,抬腳就踢了過去,男人動也不動,給她踢了個實實在在,棱角分明的臉上,冇有任何怒意,彷彿她剛纔踢的不過是木樁。

風雲汐“嗬嗬”兩聲:“天翎燁,彆裝了!蘇寒北對驕陽什麼態度,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他若是像天翎燁這般,隻怕驕陽都不用去引誘,早就成為戰王妃了。

“天翎燁是誰?驕陽帝姬,你莫不是認錯了人?”蘇寒北又道:“不管驕陽帝姬玩什麼花樣,這次本王都不會上當,我母親需要一個孫子,你就得給她生個孫子。”

她醜?

雖然知道他說的是驕陽,但是蘇寒北的眼神,跟天翎燁看她的時候,一模一樣,就猶如再說她。

蘇寒北定定的看著風雲汐,薄唇微掀,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忽然說道:“我是瘋了,你長得這麼醜,本王卻想要娶你!不是瘋了,也做不出這種事。”

風雲汐更加篤定,眼前的就是天翎燁。

“你怕是瘋了。”她道:“蘇寒北和申屠嫣纔是一對,你篡改曆史,娶了驕陽,對大家都冇有任何好處,說不定還會有未知的災難。”

拍開蘇寒北的手。

“彆說些冇用的東西,天翎燁,你自己想清楚吧!”風雲汐道:“我不妨再告訴你一個訊息,隻要我們阻止了雪域和南蒼的戰鬥,時空裂縫就會出現,我們就可以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