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逆天神醫九公主 >   第1566章

-

“陸太傅講了《韓非子》中的《五蠹》。”小糰子都不用長兄問,就很自覺低開始釋義。

小糰子講完後,司皓宸點點頭:“算是讀明白了,你覺得這篇文章如何?”

“這篇文章論點鮮明措辭犀利,論據詳實有理。”瑄兒想了一下接著說,“有些觀點我雖然不認同,但隻是立場不同罷了。”

小糰子的回答讓明若很意外,這麼小的孩子,不盲目認同書中觀點已是難得,居然還能客觀地去分析原因,這簡直就是天才兒童嘛。自己要不是從小飽受祖父的國學教(轟)育(炸),根本聽不懂他們說什麼。

明若揉揉小糰子的發頂,笑著問:“那瑄兒不認同哪些觀點呢?”

“比如說,經商之人是國之蛀蟲這一條啊。”小糰子一本正經地白燊發‘好人卡’,“白大哥纔不是蛀蟲,就算是蛀蟲,也是好蟲。”(白燊:玩命給陛下劃拉銀子,最後隻是條好蟲……在下可謝謝您的褒獎嘞!)

“瑄兒覺得韓非子為什麼要這麼說?”司皓宸難得開啟‘循循善誘’模式。

“應該是……他不喜歡商人吧。”小糰子撓撓後腦勺。

“你聽說過勸課農桑,可曾聽過‘勸課經商’?”司皓宸夾了一個蝦球放到明若碗裡,示意她吃飯。

“原來如此!”小糰子的眼睛亮了亮,“貶低商賈與‘勸課農桑’相輔相成,商賈名聲不好,經商之人自然會變少!”

“嗯。”司皓宸滿意地點點頭,夾了雞腿放到小糰子碗裡,“用膳吧。”

小糰子開心地吃著雞腿,這文章太雖然知道是什麼意思,但經由長兄指點才徹底通透了,長兄纔是最厲害的,太傅到底還是差點意思。

春末夏初正是江南最好的時節,往年各府夫人小姐都爭相辦詩會、茶會、賞花會。今年,愛拔尖兒的幾家,都因為紮堆娶親娶得亂七八糟,自覺臉上無光分外消停。

反倒是齊家,得了個比孫家大公子強百倍的上門姑爺,擺了半個月酒,差點把‘親家公’氣得飛昇了。

明若一邊給病人看診,一邊聽仝府管家跟老徒弟描述自家老爺的症狀。因為要很努力才能繃著臉不笑,麵色格外沉凝。

正在看診的老夫人,心臟突突跳,看明大夫這神色——感覺自己要完。

明若收回手,一邊寫藥方一邊說:“老夫人日後不要吃煎炸和醃漬的吃食,心態儘量平和,好好服藥調養就是。”

“老身的病症隻服藥調養就行?”老夫人不確定地詢問。

“不然呢?”明若偏頭看向老夫人,行醫這麼多年,還是頭一次見有人對自己病症太輕,吃點藥就能好不滿意的,“老夫人想如何?”

“不如何……不如何……老身聽明大夫的……”那老夫人連連擺手,連忙讓身邊的嬤嬤跟著夥計取藥。

仝府管家還在磨老沈:“沈大夫,您就幫老奴跟明大夫求個方子吧,那開胸順氣丸我家老爺已經吃下幾十丸,卻一點起色也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