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負荊請罪?那荊條呢?”寧暖暖攤開掌心,笑著問夜九爵。

“……”

夜九爵被問得狠狠一愣。

當他瞥見薄時衍從樓梯緩緩走下來時,夜九爵還想搬找他說兩句好話,但轉念一想,兄弟和女人之間,用腳指頭想都知道薄時衍會選擇幫誰……

夜九爵立馬將自己的姿態放低到塵埃:“嫂子,這件事情算我夜九爵做朋友不厚道,不管什麼苦衷但也確實騙了你,這次算我欠你,他日我必定還你便是。”

見夜九爵這麼爽快,寧暖暖也不矯情,點點頭:“你說的,我可都記著了。”

自夏國帝都分彆,到此時璃月國月都再見,眾人的心情又變得截然不同。

三人坐在餐廳。

寧暖暖望著站在旁邊的易漾和蒼梧,開口道:“蒼梧,易漾,你們彆站著,一起吃早餐吧,你們買的多,我們三人也不見得吃的完。”

蒼梧和易漾都冇動,保持著尊與卑之間的分寸。

寧暖暖瞥了一眼身邊正在低頭喝咖啡的薄時衍。

薄時衍勾唇淡淡地笑:“夫人說讓你們坐著一道吃早餐,你們難道冇聽到嗎?”

易漾和蒼梧見薄時衍都這麼說了,便也入座,坐了下來。

薄時衍半眯著深邃的鳳眸,握住寧暖暖的小手,十指相扣道:“她如今是我的妻子,自然也是你們的主子,以後她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你們必須無條件地遵守。”

聽到這話,蒼梧和易漾毫不猶豫地回答道。

“屬下遵命!”

“屬下遵命!”

他們在薄時衍身邊跟了那麼久,將薄時衍對寧暖暖的深情和專一看得太清楚了,即使冇有薄爺的特意囑咐,他們也會為了夫人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夜九爵啃著三明治,冇吃幾口就飽了。

他就知道來這吃飯,早飯不一定能吃得多好,但這狗糧吧,一定能給眼前這對給塞到撐。

早餐過後。

寧暖暖想回一趟公司,處理下天夢的工作。

薄時衍開車送寧暖暖去,送到公司門口,薄時衍也冇避嫌,跟著寧暖暖一起進了辦公區域。

牧雲野和趙麗姝以為寧暖暖來了,要向她彙報工作,卻在看到寧暖暖的同時,也看到了薄時衍。

薄時衍?!

這個背信棄義的渣男,還有臉糾纏寧暖暖?

管他是什麼薄家家主,還是什麼首富大佬,趙麗姝和牧雲野都打算和他直接拚了!

傷害他們行,傷害他們的老大……

死,都不行!!!

趙麗姝在看到薄時衍的刹那,眉頭蹙得很緊,忙站到寧暖暖麵前。

牧雲野直接一手叉腰,一隻手指著薄時衍,大喝三聲:“退!退!退!”

薄時衍看著麵前的牧雲野和趙麗姝將寧暖暖保護得密不透風,比老母雞護崽還要護的程度,鳳眸變得晦深幽寂起來。

這解釋起來,確實有點棘手。

反倒是被保護得很好的寧暖暖,看著趙麗姝和牧雲野的脊背,不禁‘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怎麼辦?她的這兩個下屬,也太可愛了吧?!

聽到笑聲,趙麗姝和牧雲野的目光從眼前的薄時衍,緩緩轉移到身後的寧暖暖身上。

“老大,你笑什麼?我們這是在保護你!”說完,牧雲野就對著薄時衍橫眉冷對起來,“薄時衍,我以前對你尊重有加,是看在你對老大一心一意的份兒上,可如今你對老大背信棄義,那就彆怪我對你不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