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雲直接開門見山:“千葉夫人可是在神京?”

田中心中一個突突,終究還是問到這件事了,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他最不想麵對的就是自己的姐姐。

顫抖道:“陛,陛下,應該是吧。”

秦雲的臉冷了下來:“什麼叫做應該就是?”

田中惶恐跪地:“陛下,她身居要職,萬一要執行什麼任務,有可能不會在神京啊!”

“而且……而且最近幾日我接連勸降東瀛將領,恐怕事情早已經泄露。”

“如果此時您讓我回去見我姐姐,我被抓住,肯定會被五馬分屍的啊!太政大人,天皇,都會殺了我的!”

說著,他快要哭了,怕的要死。

秦雲冷淡道:“這你不用擔心,朕已經讓人封鎖了訊息,不會有人知道你的下落。”

“東瀛皇室估計早就覺得你戰死在神木島了。”www.xqqxs⑧.coΜ

“朕現在準備行動了,你得立刻幫朕約出千葉夫人。”

田中麵色一苦,道:“陛下,這……”

“我姐姐她是個極其聰明的女人,我這樣去找她,她會察覺的啊,到時候暴露了您的計劃,就得不償失了。”

“倒還不如讓您的人……”

他的話冇有說完,秦雲就站了起來,冷不丁的道:“你是在推遲麼?”

一個眼神,緊接著掃了過去。

田中全身一僵!

瘋狂搖頭道:“不,不,陛下,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隻是為陛下考慮而已!”

“事情一旦敗露,您的人不但救不回來,甚至還會發生不可控的情況。”

聞言,豐老等人看了秦雲一眼,其實這話不假。

陰陽樓的副樓主,不可能會是傻子。

田中想要把人叫到富士山港口附近,難如登天。

秦雲負手,來回踱步。

“這件事你不必考慮了,朕已經幫你想好了。”

“你負責聯絡千葉夫人,你就說你還冇死,假裝投降,已經伺機潛伏在了朕的陣營裡,取得了朕的信任,可以和她裡應外合,共破夏軍!”

聞言,不僅僅是田中,就算是豐老,杜鵑也都猛的睜大雙眼。

“陛下,這個計劃會不會太拚了?”

“冇錯,這樣對方必定起疑!”

“老奴以為,倒不如讓田中潛逃回去。”

田中一聽,差點冇嚇暈過去,這個計劃更不靠譜啊,他覺得自己一回神京,麵臨的就將是刀山火海,無儘煉獄。

就算千葉夫人不問他,太政武治不可能相信他。

如此敗仗,所有人都死了,就自己一個活著,這本身就不靠譜。

此刻,秦雲顯得很深邃,眯眼道:“不拚,朕已經想過了。”

“這幾天的情報顯示,太政武治手中掌控了東瀛百分之九十的陸軍,靖**也基本都是他的心腹。”

“朕有理由懷疑,陸戰極有可能是他帶隊。”

“朕和他的深仇大恨,已經無法化解,他的好幾個小輩都死在朕的手上,他有機會乾掉朕,又豈會不抓住?”

聞言,豐老眸子一亮;“這樣來說,倒是很有可能,但太政武治那個級彆的人,真的會親自下野征戰麼?”

秦雲冷笑:“會的,老來喪子,朕不信他可以坐的住。”

“而且那個千葉夫人恐怕也不會善罷甘休吧?”

田中知道是叛變,出賣東瀛金字塔尖的一幫子人,但隻要不回神京,他乾什麼都願意。

此刻全盤托出,很是激動道。

“陛下,推測的冇錯!”

“太政武治一定會來的,他本就是有仇必報的人,而且他年輕時候在東瀛就是首屈一指的陸戰大帥!”

“但死去的小武治並非我姐姐親子,不過陛下放心,我姐姐和太政是利益共同體,她知道訊息,一定會告訴太政大人,並且行動的!”他又解釋道。

杜鵑忍不住蹙眉開口:“可是,那要怎麼讓他們相信呢?”

“幾十萬海軍灰飛煙滅,獨獨一個田中活了下來,這……”

秦雲聞言,嘴角上揚。

“這好辦。”

看向田中:“朕挑選一個不太重要的城池,將兵力部署圖給你,你送給千葉夫人。”

“並且親筆書信,就說你已經逐漸掌握了更多的機密,望她立刻趕來,裡應外合!”

“報仇雪恨!”

“到時候她告訴太政,太政肯定會派人試探。”

“朕再佯裝敗退,讓他奪回一城,這樣一來,信任也就建立起來了,嚐到甜頭的太政不可能不用你。”

“你再約見千葉夫人接頭,朕就趁機拿下!”

說完,整個大堂,頓時鴉雀無聲。

“高!”

“實在是高!”

“陛下好一招計策!”

“天衣無縫啊!”

“而今大勢所趨,太政和千葉夫人勢必上當!”眾人驚呼,眼泛精光,對秦雲佩服的五體投地。

田中則是一臉的苦澀……

心想敗的不冤啊,大夏天子實在是詭計多端,如此一來,東瀛還有活路嗎?

“陛,陛下!”

“您會殺了我姐姐嗎?”

“求求陛下您,能不能手下留情,抓你人的是雲中君,不是她。”

他到底還是有些擔心,畢竟這麼多年全仰仗了千葉夫人。

秦雲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此人還不算爛到底。

“這個朕不做承諾,如果她配合,宣佈效忠,朕可以饒她不死。”

“但要是她負隅頑抗的話……”他拉長聲音,而後冷笑。

田中一顫,整個人都不好了。

連忙磕頭道:“陛,陛下放心!”

“到時候我一定幫您勸降,隻求陛下給我們一條生路,我們一定配合!”

“我一定幫您救出無名,也一定幫您弄死太政!”

他咬牙,恨不得發誓保證。

頓時,眾人一陣咂舌,感情姐夫就不是人是吧?這傢夥是夠奇葩。

秦雲笑出了聲音。

玩味道:“怎麼,聽你這口氣,似乎對你那個姐夫不太滿意?”

“小武治也不是千葉親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田中道:“太政武治隻不過需要一個在陰陽樓說得上話的人而已。”

“而我姐,也隻是需要太政的勢力扶持,坐上陰陽樓副樓主的位置,二者本就是利益聯姻。”

“這個老王八蛋看不慣我,小武治,小野郎這些人也跟著瞧不起我,我早就不爽他們了。”

“死了也好!”他捏拳,十分憤怒,顯然備受排擠。

畢竟是小舅子,不比親子,不比得力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