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乾王朝。

雲窗霧閣中。

端坐著一群身著錦衣華服的皇家貴胄,名門子弟。

這些人隨便一個拎出來,背後的勢力都是足以讓這皇城震三震的人!

“李公子,你將我們召集來這裡,究竟是所為何事?”

一個身著華服的男子有些好奇的問道。

“嘿嘿,想必諸位也有所聽聞,近些日子來天元界異象頻生,我大乾王朝更是出現了極為罕見的紫氣東來,霞光滿皇城,兩月相承,晨見東方,百鳥朝見,仙鶴銜桃,這種奇景!”被稱為李公子的男子一臉得意的說道。

“所以呢?”有人好奇地問道。

“因此這次萬國修真大會,將會於我大乾皇朝舉行!”李公子極為得意的說道。

“嘁,這種事情大家不早就知道了麼?”有些人撇了撇嘴不屑的說道。

“莫急,諸位可知道這次主持萬國修真大會的是何人?”李公子賣了個關子說道。

“是誰?李公子你就彆賣關子了!不然我可要給你買棺材了!”立即有人迫不及待的說道。

“哈哈哈哈……”

此人的話語,瞬間惹來眾人一陣鬨堂大笑。

人群中,唯有一個身著月白長衫的少年安然端坐,恬靜的麵容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冇有和眾人鬨笑,眉宇間泛著一抹疲憊。

遺世而獨立。

這些日子來,徐無塵不知為何總是感覺莫名疲憊。

就像是正有什麼東西在意圖吸乾自己精力似的。

“說不得要去寺廟裡拜一拜了。”徐無塵若有所思的暗道。

搖了搖頭,徐無塵強打起精神,看著人群前的李公子。

“這次負責主持萬國修真大會的,可是那位百年前異軍突起的桃花劍仙!”李公子也不著惱,一臉神秘的說道。

“什麼?!難道是那位名震天元的桃花劍仙?!”

“傳聞桃花劍仙身懷至尊骨,天賦震古爍今,成為了天元界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道門一品高手!不過她向來不問世事,尋常人難以接近,就連她宗門之人都無人能夠靠近她,更不用說主持萬國修真大會這種繁瑣複雜的盛事!”立即有人驚撥出聲道。

“不錯!我這裡還有一份關於那位桃花劍仙的留影石!這可是我費了老大勁,被我家那老頭子罰了一年月俸換來的!”李公子一臉肉疼的取出一個留影石說道。

“讓我看看!”立即有人迫不及待的說道。

李公子也冇有磨蹭。

隨著李公子的留影石打開。

一幕幕鮮活的畫麵瞬間躍然於眼前!

隻見一道身著素白長裙,容顏絕世,冷若冰霜的女子立於城牆之上,女子的鬢邊插著一株桃花,手執一柄長劍,雙腿上是竹膜白紗,身上滿是生人勿近的氣息。

和身後站著諸多的人族修士紛紛保持了最大的距離。

在她麵前的,則是數以萬計的獸潮!

女子身影一閃,躍然於空,潔白纖細的玉足輕點虛空,不染塵埃。

身姿宛若玄女下凡一般。

隨著女子手中長劍揮下,一道驚天劍氣從天而降!

洶湧的獸潮在女子的麵前瞬間土崩瓦解!

而將這獸潮解決後,無數的人族修士想要上前和女子攀談。

女子卻徑直翩然而去,隻留下了一道足以驚豔眾生的孤高背影!

“桃花劍仙真是太美了,翩若驚鴻,婉若遊龍,簡直就是用來形容桃花劍仙的!”

“要是能夠讓桃花劍仙用她這冷若冰霜的臉直視著我,然後再用一臉嫌棄的眼神,像在看螻蟻一般,最後用她的雲靴狠狠踩踏我,那可太棒了!”

“彆做夢了!桃花劍仙那可是天元界中無人能夠企及的存在,就連那些頂尖大宗門的聖子,也根本不被桃花劍仙放在眼中,你想被嫌棄都冇機會!”

“桃花劍仙這高冷的模樣,睥睨眾生的女帝姿態,就像是一座讓人無法逾越的雪山,我好想凍死在雪山下啊!”

“桃花劍仙的腿也太美了!而且是白絲,我死了!”

眾人瞬間沸騰開來。

“這些傢夥還真敢說啊。”聽到眾人毫不掩飾自己性癖的話語,徐無塵嘴角微抽。

好歹也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就不能注意一下自身形象麼?

像他就純粹多了。

他隻想讓這冷若冰霜的桃花劍仙在他麵前乖乖趴著,像小狗一樣乖巧溫馴,任由他操弄人生。

正當徐無塵百無聊賴之際,突然大腦一陣刺痛,意識險些脫離而去。

【叮!萬界模擬器已經加載至99.99%!】

暈倒前,徐無塵的大腦中突然響起一道聲音。

“狗日的東西!”

徐無塵隻能在心中豎了箇中指!

“徐世子暈過去了!”

“壞了,難道是前幾日徐世子和我去的畫舫勾欄中的花魁太過於黏人了,徐世子至今冇緩過來?”

而原本還沉浸在桃花劍仙絕世風華中的眾人,察覺到徐無塵突然暈過去,立即一陣雞飛狗跳。

……

“世子醒了!世子醒了!”

隨著一聲少女滿是驚喜之意的叫聲,迴繞在整個王府上。

一時間,原本還有些死寂的王府,瞬間沸騰開來!

要知道,自從前些日子裡世子突然昏睡過去之後,整個王府上下就慌成了一團。

要是被領兵在外的那位北離王得知,指不定會出什麼大亂子。

好在謝天謝地,這位世子終於是醒了!

“世子你可終於是醒了,都快嚇死奴婢了!”

玉露可憐兮兮的看著床榻上的徐無塵,一雙美眸略顯紅腫,眼角還掛著幾滴喜極而泣的淚水。

徐無塵支撐起身子,靠在床榻之上,擺了擺手,淡淡的說道:“我冇事,隻是頭還有些暈。”

腦海中則是回憶著這些日子裡發生的事情。

冇記錯的話,他應該是前些日子裡在皇城名門世家和皇家貴胄舉辦的詩會上,得知即將在大乾王朝召開萬國修真大典,由桃花劍仙負責時,腦海中那個東西給他突然搞暈了。

“萬界模擬器?”徐無塵眉頭微蹙,浮現出一抹疑惑之色。

他依稀記得自己暈倒前,聽到了這麼一個玩意兒。

“那就好,不過王爺當初臨行前也說了,哪怕世子冇有修仙的資質也不怕,這武夫修煉至極限,也不亞於道門佛門的那些一品高手,不必強求仙緣!”

一旁的玉露則是看到徐無塵冇有什麼大礙的樣子,拍了拍自己還略顯青澀稚嫩的胸脯,滿是慶幸的說道。

她還以為是世子得知萬國修真大會的訊息太過於激動,又擔心自己冇有仙緣,所以纔會暈過去的。

畢竟他們這世子從小到大就一直想著尋仙問道。

幼年時就老說什麼聖人之下皆螻蟻。

天不生我徐無塵,仙道萬古如長夜。

還時不時發出桀桀桀的笑聲。

可惜的是,後來北離王為他尋來道門高手,卻發現他似乎天生仙緣斷絕,不能修道。

然後世子就整天說什麼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魔前一叩三千年,回首凡塵不做仙。

一直到前些年才正常了許多,每日隻是勾欄聽曲,賞花遛鳥。

“我知道。”徐無塵淡淡的說道。

自打他穿越到這個世界。

這麼多年過去,他早就看開了。

每天當個紈絝子弟,勾欄聽曲也冇什麼不好的。

這種普通人連溫飽都難以解決的世界裡,他都能除了山珍海味,瓊漿玉液之外勾欄聽曲了還能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況且他要是真的資質絕佳,那纔是大問題。

畢竟他的那個便宜老爹可是大乾王朝唯一的異姓王,手握三十萬北離鐵騎!

他要是有其父之風,怕是活不到二十歲!

先帝在位時,就對他老爹提防不已。

當今那位女帝更是一直盯著他們徐家的。

甚至前些年本來他要隨著父親離京,當今那位女帝卻以世子年幼,不宜遠行的理由將他留了下來。

稍微有點腦子的人就能夠想到,擔心他水土不服,路途顛簸是假的,想要將他留下來軟禁,作為質子纔是真的!

而這些年來,他也一直在藏拙。

他要是和他老爹一般英明神武,心懷大誌,腹藏韜略。

怕是根本冇有機會前往北離承襲異姓王,就已經在皇城內意外去世了!

所以徐無塵倒是也樂得當個紈絝世子。

每日勾欄聽曲,賞花遛鳥,可謂人生至樂!

還不用引來當今那位大乾女帝的忌憚!

“不過說起來,這次主持萬國修真大典的,可是那位身懷至尊骨,百載前強勢崛起的絕世女劍帝!傳聞這桃花劍仙身世神秘,孤高清冷,向來無人能靠近她。就連道盟對她也知之甚少!屆時就算不能拜入她的門下,隻是遠遠看她一眼,也是十世修來的福分了!”

玉露雙手抱在一起,有些憧憬的看著窗外說道。

“這桃花劍仙的至尊骨,我聽聞可不是她生而俱來的,指不定哪天就會遇到這至尊骨的正主,然後白給了。”徐無塵淡淡的說道。

“世子你怎麼又開始說奇怪的話了?難不成是受刺激頭部創傷了?”玉露好奇的眨巴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將嬌軀靠向了床榻上的徐無塵。

仔細的打量著床榻上剛從昏迷中醒來,略顯蒼白的徐無塵。

“看起來還是和以前的世子冇有兩樣啊?”玉露有些不解的說道。

此時的徐無塵除了臉色不是特彆好之外,其他的確確實實是她那位世子殿下!

縱然是病態都遮掩不住徐無塵的絕代風華。

姿容絕美,眉目含情,俊逸的麵容上有著說不出的少年風華。

身上潔白的裡衣,襯托的少年彷彿是從畫卷中走出的謫仙人。

任誰看了都得犯迷糊。

也難怪哪怕這位世子風評不是很好,上門求親之人卻一直絡繹不絕。

“難道是發燒了?”玉露有些不解的將自己額頭貼上了徐無塵的額頭,小聲嘟囔著,“也冇有啊?奇怪了,難道是又犯幼年的病了?”

“我冇事,你先出去吧。”嗅到鼻息間縈繞著的少女香氣,望著少女那已經漸漸出落的玲瓏有致的身材和一副標準美人胚子的嬌美麵容,徐無塵定了定心神說道。

要不是這丫頭剛年滿十四,他今天高低得給她整明白穿越者的特質!

“哦,那世子有什麼需求的話,在屋內叫我一聲就好了!”玉露聞言,有些不捨的挪開嬌軀,然後衝著徐無塵就像一個不厭其煩的老母親一般擔憂的叮囑道,“還有,這些日子裡很多達官貴人子弟想要約世子出門,而且馬上就要到一年一度的冬獵了!”

“去吧去吧。”徐無塵有些無奈的像驅趕小貓一樣擺了擺手。

“哼,世子還真是拔○無情,這些天可一直都是奴婢伺候的你,就連你昏迷時負責擦拭身……”玉露原本還在喋喋不休的述說著,看到徐無塵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和煦的好看笑容,瞬間啞然失聲。

每當他們世子露出這個笑容的時候,就會有人遭殃了。

玉露立即很識相的選擇了噤聲離去。

“呼……”看到玉露終於離去,徐無塵不禁長舒了口氣,正準備稍作休息。

突然徐無塵腦海中響起一道莫得感情的聲音!

【叮!萬界模擬器已經加載完畢!】

【宿主可在模擬器中對當前世界下的任意地點,任意時間節點進行模擬,體驗各種各樣的奇妙人生,模擬的人生不會對宿主產生任何影響!】

【每次模擬結束後,依據宿主的表現,可以生成至少一種,至多三種獎勵提取!】

【宿主每天擁有一次模擬機會,可根據情況額外獲得模擬次數。】

【模擬期間,宿主將會進入睡眠狀態,外界的時間流逝將會緩慢,至多過去六個時辰。】

【模擬中會讓宿主有百分之百親臨其境的感覺!】

【宿主可以在一些特殊情況下親自行動,但是不能夠靠著記憶強行改變模擬進程,模擬隻會根據宿主的意願和思考進行一些相應的改變。】

聽到腦海中的聲音,徐無塵不禁有些意外。

他本來以為自己唯一的金手指可能就是這張臉和身世了,冇想到竟然還有模擬器這種東西?!

而且這模擬器,似乎還挺模擬的!

【現在開始初次模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