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注意,當前選擇會影響到宿主最後的結局!】

【此次選擇為不可逆選擇!】

【若是宿主死亡,當前模擬人生將會固定在當前節點!】

【如若宿主當前實力境界不夠,將有可能會導致無限製重複當前節點。】

【還請宿主慎重選擇!】

腦海中,傳來模擬題的提示音。

不同於往常。

這次的提示。

顯然要鄭重了許多!

如同洪鐘大呂。

雷音貫耳!

而這些日子裡,模擬器中的畫麵,也開始一幕幕浮現在徐無塵的腦海中。

猶如走馬燈一般倒映。

初見林清照的那個院子裡。

他和少女月下賞花。

少女懷抱長劍。

他將一株桃花枝插在了少女的鬢邊。

人麵桃花相映紅。

還有後來麵對那些魂殿修士的圍追堵截。

明明林清照是那麼膽小怯懦的一個人,卻永遠堅定地站在他身後。

相信的心,就是她最好的支援。

避難的那些日子裡。

他每天都會日夜操練少女。

讓少女和他一起練劍。

而少女哪怕是再怎麼疲勞,也總是會下麵給他吃。

甚至他們兩個人還時不時暢談著,等將大奉和魂殿覆滅,就可以隱居山林。

男耕女織,吹簫弄玉,豈不快活!

而且每當他戰勝強敵之後,總有少女崇拜的目光和隱藏的愛意。

讓他心中的榮譽感得到了極大地滿足。

這寥寥十餘日內。

讓徐無塵罕見的在模擬人生中感受到了比現實人生十餘年還要充實的存在意義!

而現在,這劍碑竟然想要強迫他以林清照的性命,換來自己的至尊路?!

確實,誠然按照劍碑所言。

他未來必然會成為一個屹立於萬萬人之上的絕世強者!

縱然是比肩昔年的道祖,享受天下人的敬畏,也未嘗不可!

可是……

那不會是他的選擇!

現實裡已經夠他孃的憋屈了!

身為世子,卻被困在皇城中。

隻能每日勾欄聽曲,賞花吃鮑。

你冇有像我一樣,每日隻能在溫柔鄉裡醉生夢死,你就不會知道什麼叫自由!

你冇有像我一樣,每日隻能瓊漿玉液,山珍海味,你就不會知道什麼叫平凡!

現在在這個模擬人生中,難道還想讓他妥協?!

去他孃的妥協!

自己隻是個模擬器玩家罷了!

玩家是什麼?!

玩家是名為第四天災的生物!

玩家生來就是膽大妄為,恣意而為!

所以說——

去他媽的劇情殺!

去他媽的選擇!

他要憑藉自己的實力,爆殺這一切混賬的存在!

讓他們這些自詡淩駕於萬人之上,看透生死的混賬東西明白。

第四天災的厲害!

“我知道我不像道祖一樣天資卓絕,屹立於天人之上!我可以用我的一輩子去努力,但是你不能讓我為了自己而去犧牲他人!”

“你冇有經曆過我在寒冷的夜裡,苦苦練功隻為了能夠有所突破,不再讓在乎的人離開自己,你就不會知道什麼叫心血!”

“我獨我!世間第一等,此間最上乘!”

徐無塵緩緩的將長劍指向劍碑,身上戰意凜然!

這裡是屬於他自己的遊戲人生!

連遊戲都不能自由掌控的話,那是多麼可悲!

“無塵哥哥……”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林清照的淚水止不住的流淌著。

這些日子來,徐無塵的努力,她是能夠看到的。

甚至就連夜晚睡覺的時候,徐無塵都在堅持著練劍!

因為她能清晰的感受到,身後的徐無塵正在用他身上藏著的神兵利器,在夢境中演練一招一式!

而這一切,隻是為了不再失去她!

這讓少女的那顆芳心,又如何能夠沉寂冷靜下來!

徐無塵所做的這一切,比任何甜言蜜語都要讓她感動。

少女的芳心砰砰直跳,心緒萬千:【母親……我的夢想,似乎實現了。無塵哥哥就是我最期盼的意中人!】

隨著徐無塵的劍意四溢,劍碑上散發出陣陣淩厲之氣。

蒼老的聲音緩緩響起:“不得不承認,你小子確實是我見過除了道祖之外最驚才絕豔者,甚至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昔年道祖的影子!”

“但是……你以為你能夠戰勝我嗎?!我可是當年隨同道祖鎮壓了漫天神魔的存在!對付你一個區區人族後輩,不過是彈指間的事情!”

“仙之巔,傲世間,有我便有天!”

徐無塵聞言,身影站的愈發筆直,淡然道:“多說無益,拔劍吧。”

“……”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劍碑陡然沉默。

拔劍?!

它連具軀體都冇有,隻有這麼一塊厚重的劍碑,它拿什麼拔劍?

擱這欺負碑是吧?

劍碑震怒!

咻咻咻。

無數道劍氣,陡然從劍碑之上釋放而出。

這些劍氣都蘊含了無數先賢前輩的劍道領悟。

紛紛散發出了極為淩厲的威勢。

朝著徐無塵四射而來!

這些劍光組成了一張密密麻麻的劍網。

鋪天蓋地般朝著徐無塵洶湧而來!

將徐無塵周身的空間完全封鎖,無處可躲!

徐無塵見狀,眉眼微垂。

“既然退無可退,那就不退!”

聖人法相!

至尊神通!

浴血奮戰!

道法通神!

主角意誌!

你有無窮劍意疊加,那我就有無窮天賦疊加。

這年頭打遊戲的,疊BUFF誰不會啊?!!

自己那滿目琳琅的BUFF,可都在這裡等著了。

徐無塵的身後,瞬間浮現出了聖人法相。

而體內的能量,更是瘋狂湧動。

萬千神通,全部彙於此刻!

一襲血衣,隨風而舞!

清秀神俊的麵容,隻有一往無前的態勢!

轟!

隻見一道劃破長空,照亮遺蹟的劍光,陡然從徐無塵手中長劍凝聚而成。

徐無塵看著懷中的林清照溫聲說道:“此後你的人生如若冇有炬火,那我便是唯一的光!”

這一劍——

足以照耀萬世!

轟隆隆!

隻見劍芒劃破漫漫長夜!

撕碎了萬千劍意凝聚而成的劍網!

更撕碎了劍碑的執著和霸道!

“不……不可能!你怎能一劍擊穿我的劍網!”

“你一個道門四品的修士,怎會有這般劍修造詣!”

“有此一劍,已可使你照耀後世,一如道祖!”

蒼老的聲音中,充斥著恐懼之意,不住地哀嚎著:“道祖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