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彌天。

徐無塵離開畫舫後,徑直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中。

剛回到自己的房間,就看到了正一臉幽怨的玉露。

玉露坐在小板凳上,一臉怨唸的說道:“世子終於回來了,人家還以為世子今天要在外麵過夜了,世子每天可真是日夜操勞不止。”

徐無塵用手指輕輕點了一下少女的額頭,淡淡的說道:“這麼說來,今晚玉露你想讓我操勞不止了?”

什麼叫日夜操勞不止。

他也不是那麼冇節製的人。

他最多就是晚上操勞不止。

而且今天還被桃花劍仙和女帝聯手破壞了好事。

正憋著一肚子火呢。

玉露眼中剛射出一抹興奮地光芒,旋即又黯淡了下來,不滿的彆過頭說道:“纔不要!世子身上全是外麵那些女人的味道!”

聽到少女這如出一轍的答覆,徐無塵不禁有些啞然。

這些女人怎麼還都是一個說法!

“那你還不快點替本世子沐浴更衣?”徐無塵冇好氣的白了一眼少女。

“哦。”玉露撇了撇嘴,然後起身朝著外麵走去。

不多時,少女就打回了一桶水,然後幫徐無塵沐浴。

在玉露的幫助下,徐無塵很快就完成了沐浴更衣。

換上一襲便裝的徐無塵剛躺到床上,就看到玉露還一臉期待的站在自己的床榻前。

“怎麼了?”徐無塵有些不解的問道。

平常玉露幫他沐浴更衣完也就回去了。

今天怎麼都這麼晚了還在這站著。

“就那個啊,剛纔世子說的那個,你想要操勞不止!”玉露故意擺出一副害怕的姿態說道,“玉露雖然說很害怕,但是世子想要對玉露伸出魔掌,那人家也隻能順從了捏!”

徐無塵看著眼前玉露眼神中怎麼都壓製不住的喜悅之情。

不禁被乾沉默了。

怎麼總感覺眼前的少女比自己還期待似的。

徐無塵平靜的說道:“我壓根冇有這麼說過,我隻是在質疑你。”

然而玉露直接無視了徐無塵的話語,一臉憧憬的說道:“為了滿足自家世子那永無止境的**,而英勇獻身的侍女,這種以身飼魔的故事一定可以流芳千古吧!”

徐無塵看了一眼自家有病,還病得不輕的侍女,好心的提醒道:“不,這種故事根本不可能流傳後世的。”

“是這樣嗎?那真是太讓人失望了。”聽到這裡,玉露不禁有些失落的低下了頭。

“但是你剛纔是在說我是魔是嗎?”徐無塵眼睛微眯,一臉危險的看著床榻前的玉露。

方纔他冇聽錯的話。

玉露應該說了一句以身飼魔是吧?

他堂堂北離世子,冰清玉潔,溫文爾雅,頗有聖賢之風的翩翩君子,竟然在少女的眼裡是個魔頭?!

“滿腦子都是**的世子,肯定是魔啊!”玉露看了一眼徐無塵,一本正經的說道,“而且世子你現在已經準備對玉露棍棒相加,這就是最好的鐵證了!”

徐無塵一雙含情眼微眯,直起身來居高臨下的望著玉露問道:“這麼說來,玉露你很勇咯?”

該死。

肯定是因為今晚那三個女人太誘人了。

纔會讓自己竟然對一個還未及笄的少女產生想法。

玉露點了點頭,昂首挺胸的說道:“玉露一直很勇捏!”

“那讓我康康你究竟有多勇吧!”徐無塵見狀,麵無表情的說道,“是我以前對你太溫柔了,還是你叛逆期到了。”

“已經子時四刻了,世子還是好好休息吧。”玉露一臉無辜的說道,“當然,世子要是執意的話,玉露也隻能順從了,不過世子要是弄痛了玉露,玉露可能會不小心一拳砸下去哦?”

“......”

想到玉露武夫二品的實力,徐無塵不禁有些心虛。

這些武夫最是控製不住自己的力量。

以少女這般稚嫩。

自己待會兒冇準真的會搞出人命。

不過這可不是那種第三條人命,而是自己這條命。

“好了,世子乖乖休息的話,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獎勵哦?”玉露一臉甜美笑容的看著徐無塵說道。

“嗯?”徐無塵眉頭微蹙,有些不解的瞥了一眼玉露,心中似乎有些納悶少女在打著什麼壞主意。

【叮!宿主的模擬次數已經恢複,隨時可以開始模擬!】

聽到腦海中的聲音,徐無塵也顧不上追問玉露,直接躺在了床榻上,準備進入模擬中。

【開啟模擬!】

【叮!宿主開啟第二次人生模擬!】

【當前為第一次模擬!】

【萬界模擬器已經開啟!】

【當前模擬場景:大乾皇宮。】

【模擬人生: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

【初始天賦已獲取。】

【儒家至聖(金色):你天生儒聖,在儒道的修行方麵擁有著超乎常人的天資。】

【浩然正氣(金色):你熟讀四書五經,學富五車,已經練就一口儒家正氣!】

【梟雄之姿(紫色):你擁有著極為靈活的道德底線。】

【天生親和(藍色):你身上的氣息,很容易讓彆人對你放下警惕。】

【你不知道你前麵的人生是在哪裡度過的,因為當你有意識起,你就已經出現在了一個有著高牆大院,滿目硃紅的地方。】

【用了幾天的時間,你得知你是被已經垂垂老矣的老皇上請進來的,老皇帝已經即將駕崩了,他讓你進宮的目的是為了教導未來的新帝,因為你是某位異性王爺之子,有儒家至聖之風!】

【你又用了一段時間考察這些皇子皇女,但是你發現他們大多都是一些頑劣之人,要麼行事囂張,飛揚跋扈,冇有人皇之相,要麼懦弱迂腐,冇有魄力,不足以成為一代帝王。】

【這一日,你在宮中行走時,看到一個衣著華貴,身著蟒袍的男子正在辱罵一名少女。】

【少女身上也穿著象征皇女身份的蟒袍,但是是玄色蟒袍,比之黃色蟒袍的男子顯然地位要低出不少。】

【所以旁邊的侍衛也都是冷眼旁觀,冇有人會上前去幫忙。】

【根據你的印象,你很快認出這名男子是大皇子,而少女是六皇女,也是最不得寵的皇女之一,隻因為她的母親身份低微,且早就死於後宮宮鬥,而另外一個最不得寵的皇女,便是她的妹妹九皇女。】

徐無塵看著眼前宮道上,正在用腰帶抽打著少女的大皇子,不禁眉頭微皺。

隻見大皇子手中的珠玉腰帶正狠狠地打在少女的身上。

而身著玄色蟒袍的少女卻隻是靜默的承受著,咬著牙廚關不說話。

“哼!你這個異國女子生的賤人,竟然還想要和本殿下爭奪儲君之位不成?!”大皇子一邊鞭打著少女,一邊咬牙切齒的怒喝道,“每天裡那麼勤奮的讀書,被夫子們天天稱讚著你,更是被父皇心悅不已,以為就能改變你低賤的身份,從父皇手中繼承皇位了?!”

大皇子用的力氣非常大。

隻聽少女的身上傳來陣陣被鞭笞的響聲。

隻是少女卻從頭到尾都咬著銀牙,一句話冇有說,隻是默默的承受著這一切!

徐無塵皺了皺眉頭,看著眼前的少女。

隻見這個少女看起來頗為眼熟。

和他前幾日遇到的洛瑤光幾乎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

唯一不同的就是少女明顯青澀了幾分。

而且冇有那種君臨天下,睥睨眾生的姿態。

但是神情中的清高孤傲,卻還是完全一致的。

“龜龜......難不成我是來觀察那個狗皇帝的成長路程了?!”

徐無塵有些意外的暗道。

不過這倒是有趣,他正好可以看看這個狗皇帝究竟是個什麼心理!

俗話說得好,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隻要自己摸清了這個狗皇帝的心思。

到時候她還不是要像條小母狗一樣乖乖的盤在自己麵前,任由自己操弄?

六皇女的眼神中隱隱有著恨意湧現,但是被她隱藏的很好。

一雙白淨修長的玉手,死死地在蟒袍下攥緊。

一旁的侍衛見狀,縱然有一些眼神中帶著不忍的,但是考慮到雙方一個是嫡出的大皇子,一個是庶出的六皇女,也就紛紛打消了不切實際的念頭。

“看本殿下今天不打死你,讓你這個小賤人長長記性!”隻見大皇子手中腰帶高高舉起,準備再度打下。

感受到即將到來的傷害,少女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但是少女遲遲卻冇有感受到疼痛,不禁有些好奇的睜開了雙眼。

“大皇子這麼做,要是被陛下知道了,怕是大有不妥。”隻見徐無塵用手握著大皇子手中的鞭子,淡淡的說道。

“原來是世子殿下?!”看到眼前之人,哪怕是大皇子都瞬間收斂了嘴臉,有些恭敬地說道。

深知徐無塵是被他父皇請進來輔佐新君的大皇子,自然不敢得罪徐無塵。

畢竟徐無塵將來說不定就是他的老師了。

“陛下想要挑選一個仁愛敦厚,勤於政事的儲君,大皇子的行徑似乎不太合適吧?”徐無塵笑吟吟的問道。

“看在世子的份上,今日本殿下就暫且放過她了!”大皇子見狀,也冇有多說,徑直收起腰帶,纏在了自己的蟒袍上,然後轉身離去。

隻剩下了跪倒在地上的六皇女和徐無塵。

徐無塵看了一眼地上的六皇女,伸出自己白淨修長的手掌,溫聲說道:“皇女殿下起來吧。”

看著麵前的徐無塵,六皇女眼神中出現一抹複雜的光芒。

她本以為這個皇宮中,不會有任何人願意對她伸出援手的。

冇想到徐無塵卻是那個主動伸出援手之人。

少女靜靜地望著眼前的人。

在日光的照耀下,徐無塵臉上帶著的一抹淡淡笑意,溫暖的足以融化冰雪。

“多謝世子殿下。”少女緩緩的握住徐無塵的手掌。

徐無塵的手掌很溫暖。

是少女隻在自己過世的母親身上體驗到過的溫暖。

自那之後,整個皇宮就隻剩下冰冷了。

唯有看到九皇女的時候,她會有一絲絲暖意。

“六殿下可要傳召太醫?”徐無塵笑吟吟的問道。

“不必了!”洛瑤光搖了搖頭,極為倔強的說道。

說完,少女就拖著軀體,一瘸一拐的朝著遠處走去。

“這丫頭,從小就這麼倔強嗎?”徐無塵見狀,不禁有些意外的說道,“不過我倒是有些好奇,她是如何從這些皇子皇女中脫穎而出,成為那女帝的!”

徐無塵很清楚,在老皇帝決定儲君之前,他並不能隨意插手皇室鬥爭。

不然的話,他這條小命就可能不保了。

畢竟萬一他成為擁有從龍之功的功臣,那麼對大乾王朝必然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這是老皇帝不願意看到的。

【救下六皇女之後,你便繼續恢複了自己原本的生活。】

【你時不時在宮中漫遊,有時候也會在庭院中讀書。而你總能夠感覺得到,在你讀書的時候,會有一道身影在遠處默默地注視著你。】

【可是每次你回頭望去的時候,並不能看到那個人是誰。】

【這一日,你閒著無聊,聽到了一陣如泣如訴的江南歌謠,循聲來到了隔壁。】

【當今老皇帝早在十年前就因為一場戰役失去了雄風,但是他還是納了許多新的嬪妃,想要遮掩事實。而你隔壁的女子,就是一名從未受寵的嬪妃。】

【你出於好奇,上前和女子攀談一番,才得知她進宮已經五年有餘,卻從未見過當今的老皇帝,而一旦老皇帝死了之後,她就會被拉去殉葬。】

【生性憐香惜玉的你,不禁安慰了一番女子。】

【你們兩個人談的極為投機,大有相見恨晚之勢。】

【女子主動邀請你留宿於她的宮中,你再三拒絕,盛情難卻。】

【本來你以為你們兩個人隻會做些下棋彈琴的風雅之事,但是這名女子卻主動邀請你插花弄玉,品味人生。】

【你剛完事之後,還在回味中,尚未來得及離開,突然被一柄劍刺穿了胸膛。】

【你因為禍亂後宮,命隕了!】

【寄!】

【本次模擬人生結束!】

ps:這章4K字,算是加更了兩章,懸賞的還差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