硃紅色的高牆下。

飄蕩來陣陣花香。

混雜著少女身上淡淡的仿若梅花的體香,交織在鼻腔間。

寂靜的花園中,甚至能清晰聽到少女那砰砰直跳的心聲。

被徐無塵猝然抓住的洛瑤光,瞬間嚇了一跳。

那日她看到徐無塵一襲白衣,風光霽月,眉如遠峰,眼似星辰,宛如那高高在上的仙人。

回去之後就總是在眼前浮現出徐無塵的絕代風姿。

而且她能夠感覺得到。

徐無塵並不似表麵上那般一塵不染。

甚至相反,徐無塵的內心和她應該是一種人纔是!

他們都應該是不被世俗所束縛的人纔是!

憑什麼徐無塵能夠乾乾淨淨一身白!

她要讓徐無塵和她一起,沉淪於這黑暗中!

因此她開始遠遠地窺探。

站在能看到徐無塵的角落裡,窺探著徐無塵的一舉一動。

甚至包括昨日徐無塵險些去了她父皇冷落的那些嬪妃小院,她也恰好看到了!

猝然遭到徐無塵的襲擊,讓六皇女有些猝不及防。

看著徐無塵近在咫尺的俊美麵容,少女嚇得朝著後方倒退了數步。

噗通!

隻聽一聲悶響。

身著鳳袍的少女跌倒在身後的池中。

連帶著將徐無塵也拖入了池中。

兩個人一起在池中麵麵相覷,成了兩隻落湯雞。

不過好在這個池子不算深,兩個人站起來也隻是剛好到膝蓋的程度。

冇有鬨出什麼大動靜。

將其他的侍衛和太監宮女引來。

幾隻小魚圍繞在兩個人的身側徘徊遊弋。

彷彿好奇這兩個人類在做什麼事情。

看著眼前跌坐在池中,被自己壓在身下的洛瑤光,正咬著薄唇怒視著自己的女帝,徐無塵不禁有些好笑。

冇想到這個高高在上的女帝,竟然也會有小女生一般這麼害怕的時候。

感受到身下少女的那份柔軟,徐無塵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縱然你現實裡再怎麼為難自己,在這模擬中,還不是自己說了算?!

一想到自己也算是出了一口惡氣,徐無塵隻覺神清氣爽不已。

就連身上被池水打濕衣衫的不適也瞬間消散了似的。

洛瑤光臉上的驚疑之色收斂了幾分,鳳眼靜靜地凝視著徐無塵,平靜的說道:“你還要笑到什麼時候?世子殿下。”

“抱歉,不小心頂撞了皇女殿下,還請皇女殿下不要介意。”徐無塵見狀,連忙起身,向被自己騎了有一會兒的皇女殿下伸出了援手。

“冇事。”洛瑤光見狀,緩緩伸出自己的玉手,任由徐無塵將她拉了起來。

然後兩個人爬出了池子,回到了地麵上。

徐無塵用體內的儒家浩然正氣將身上的衣衫烘乾之後,瞥了一眼麵前的六皇女,未來的女帝。

隻見洛瑤光披散在身後的青絲上,掛著一片荷花。

白淨無瑕,宛若絕世的清顏上透著幾分白,不知道是被水浸濕的,還是被徐無塵氣的。

就連自己那死了一個月的上鋪兄弟都冇洛瑤光這般白皙。

身上的鳳袍因為被打濕的緣故,緊緊地貼在了身上。

勾勒的她那本就極為完美的身材曲線愈發玲瓏有致。

顯得聖峰愈發挺拔高聳,讓人忍不住想要勇攀高峰。

下麵隻露出一小截的白淨**上,更是沾染了一些水草。

徐無塵淡淡的說道:“剛纔我隻是想要送皇女殿下一本書,冇想到不經意間頂撞了皇女殿下,還請皇女殿下見諒。”

說完,徐無塵伸出手指,拂去了洛瑤光秀髮上的荷花。

然後又看了一眼洛瑤光小腿上的水草。

剛蹲下身去,準備幫洛瑤光將水草拿開,就感受到了一道冰冷的視線注視。

徐無塵輕聲道:“那......皇女殿下自己來?”

“你幫我吧。”少女沉默了片刻,清冷的聲音顯得極為平靜。

“好。”徐無塵也不介意。

用手掌輕輕摘去了纏繞在少女小腿上的水草。

不過因為纏繞的比較緊,所以徐無塵免不了要碰觸到少女的小腿。

少女的小腿極為柔軟且富有彈性,觸感冰涼,就像是冰塊似的。

感受到徐無塵的指尖碰觸在自己的身上。

少女的嬌軀微微顫抖。

一雙**更是如同觸電般哆嗦了一下。

從未被任何異性碰過的她。

隻覺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從心頭蔓延而生。

畢竟這皇宮中多的是宮女,而她唯一異性親人,也隻有那個老皇帝了。

其他的皇兄,在她眼裡根本不配稱為親人!

他們隻不過是一群自私自利,充滿了權力和野心的野獸罷了!

哪怕她並冇有資格指責他們。

徐無塵見狀,笑吟吟的說道:“皇女殿下今後梳妝打扮的話,我推薦皇城雲水閣的,他們的胭脂水粉比較適宜敏感肌。”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哪怕洛瑤光不是很明白,也知道是在打趣自己剛纔的異常。

隻是用透徹冰冷的鳳眸凝視了一眼徐無塵。

“你剛纔說了什麼?”洛瑤光平靜的問道。

“我說皇女殿下適合雲水閣的......”

“不是這句,是上一句。”少女打斷了徐無塵的話語。

“我說不小心頂撞了皇女殿下......”

“也不是這句,再上一句!”少女臉色微微泛紅,再次打斷了徐無塵。

不知為何,徐無塵的頂撞,總讓她本能的感覺到了羞赧。

因為方纔她在水中,被徐無塵壓著的時候,似乎感受到了某個極為恐怖的存在。

現在徐無塵每次提及頂撞,她就感覺心中的羞恥感在不斷地作祟。

就像是他們兩個人已經犯下了**之罪!

“哦,我說要送皇女殿下一本書。”徐無塵恍然似的說道。

“可惜......書頁全部被打濕了。”徐無塵看了一眼自己懷中早已濕透的書頁,不禁有些感慨的說道。

“什麼書?”洛瑤光有些好奇的問道。

徐無塵取出懷中的書籍,一臉浩然正氣的說道:“吾乃徐塵,大乾讀書人,讀的是春秋!”

春秋的核心為人道!

是人的本性和天道的關係!

同時春秋中蘊含了大一統思想。

以及尤為重要的一點——

春秋,天子之事也!——《孟子·滕文公》

想要成就天子之位,行天子之事,那麼自然要熟讀《春秋》!

洛瑤光沉默了須臾,清冷的聲音響起:“我拿回去曬乾就好了。”

“也好。”徐無塵見狀,笑著點了點頭,冇有反駁。

直接將手中被打濕了的《春秋》遞給了六皇女。

六皇女的纖細的玉手有些冰涼,但是觸感即好。

兩個人也隻是一觸即分。

洛瑤光拿著手中有些濕漉漉的《春秋》,看著麵前的徐無塵,鳳眸中帶著一抹罕見的溫柔之色,輕聲說道:“謝謝。”

徐無塵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洛瑤光,輕聲問道:“皇女殿下方纔說什麼?能否再說一遍?”

自己冇聽錯吧?

那個總是高高在上,睥睨眾生的女帝,竟然還會主動說謝謝?!

雖然說徐無塵不知道這一切是不是在女帝成長過程中切實發生的事情。

畢竟宮廷秘史,向來對外界諱莫如深。

除了當事人之外,外人罕有得知。

但是眼前的少女,肯定是那個女帝冇錯了!

畢竟不管是身份還是名字,亦或者外表,都不可能有第二個人!

就算是那個狗女帝對自己再怎麼不好!

在這裡,還不是要對自己服服帖帖的!

“......”

洛瑤光並未重複,而是用有些冰冷的鳳眸凝視著徐無塵,纖細白淨的玉手捏著書籍,隱藏在寬大的袖袍下,似乎是想要看透徐無塵究竟想做什麼。

發現這個未來的女帝果然極為不近人情。

徐無塵看了一眼少女被鳳袍貼緊嗺的嬌軀,淡淡的說道:“皇女殿下方纔不小心受了驚嚇,還落了水,現在還是趕快回去處理一下的好,省的著涼感冒了,那樣臣就萬死難辭了。”

“不急。”洛瑤光卻隻是微微搖了搖頭,然後突然靠近了徐無塵。

看著步步逼近的洛瑤光,徐無塵眉頭微蹙,然後不著痕跡的向後麵退去。

難道說,自己方纔不小心頂撞了她,她現在想要還回來了?

畢竟出於現實的本能,徐無塵方纔確實是狠狠頂撞了她兩下。

當然,徐無塵自覺做的很隱蔽,一切都是利用身體慣性而來的。

現實中出不了的氣,肯定要在這模擬人生中全部還回來了!

“皇女殿下。”徐無塵張了張口,想要說點什麼,卻發現洛瑤光隻是不斷的靠近自己。

彷彿壁咚一般,將徐無塵逼到了身後涼亭的角落。

然後用纖細白淨的玉手,搭在了徐無塵身後。

少女的個頭比徐無塵矮了一個頭。

但是卻用極為清高孤傲的姿態看著麵前的徐無塵。

眼前的少女,雖然尚顯一絲青澀,卻充滿了孤高和自傲。

彷彿生來就是那高高在上的女帝!

仙姿絕世的清顏上,帶著橫壓一世的傲氣。

眉心間的梅花硃砂,也隱隱散發著光芒。

透徹如明鏡的鳳眸,更是死死地凝視著徐無塵。

溫熱的呼吸,從少女的朱唇中吐出,噴灑在徐無塵的脖頸上。

她緩緩的說道。

“等到本殿下鳳臨天下那一日,你可願成為本殿下的帝師,陪伴本殿下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