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無塵尚未來得及睜開眼睛,隻是剛從模擬器中甦醒過來。

就聽到了耳畔來自於玉露的驚叫聲。

“我玩的變態?!”聽到玉露的質問,徐無塵一怔。

旋即立即回過神來。

回想起方纔腦海中的模擬器提示音,徐無塵直接一個鯉魚打挺,支起了身軀。

隻見自己的被褥上,赫然呈放著一件女子的貼身衣服。

從外觀來看,是一件玄色的褻衣,上麵繡著一隻九爪金龍,還散發著淡淡的香味。

這種香味,並非來自於布料,亦或者說是某種香料。

而是女子身上獨有的體香。

依據徐無塵和女帝的幾次獨處經驗。

徐無塵很輕易的辨彆出了這是女帝身上獨有的味道。

少女體香中混雜著些許的梅香。

很顯然,自己竟然還真的從模擬器中,將女帝的苦茶子給具現化出來了!

【你他媽在逗我?!】

徐無塵第一個念頭,就是質問自己的模擬器。

那些主角金手指給什麼獎勵的自己都見過,這給苦茶子獎勵的還是頭一次!

【本模擬器可以隨機生成至多三樣獎勵,除了天賦之外,物品也是獎勵中的一種,宿主可以獲得的物品獎勵隻有女帝的苦茶子,其他的書籍並非宿主通過特殊渠道獲得,不具備獎勵資格!】

得!

聽到模擬器的回覆,徐無塵也隻能捏著鼻子認了。

自己請求的獎勵,跪著也隻能收下了!

不過這女帝的苦茶子,自己要來有啥用?

總不能還真的泡茶喝吧?

雖然說這苦茶味道也不錯就是了。

當然,自己並冇有喝過,隻是猜測的。

“我說,這隻是個意外,你信嗎?”徐無塵看了一眼滿麵驚恐,將自己當成了究極變態的玉露,有些無力的問道。

本來這要隻是個褻衣還好。

大不了自己說是從彆的地方買來的,想送給玉露。

可是這上麵的味道,隻要玉露不傻就知道是女子的貼身衣物,還是冇有洗過的那種○味衣物!

這讓徐無塵瞬間是有點百口莫辯。

“沒關係,世子,玉露知道你壓力很大。所以你做出這種事情也很正常。”玉露一臉我懂你的樣子,走到徐無塵的床榻邊,伸出白淨的玉手輕輕撫摸著徐無塵的腦袋說道,“我是不會嫌棄世子你的,畢竟夫人當初說過了,玉露既然做了你的劍侍,那就要一輩子為世子赴湯蹈火,在所不辭!隻能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了!”

“......”

被一個比自己矮了一頭,還小了好幾歲的少女這般安慰,讓徐無塵總感覺有點怪怪的,極為微妙。

而且什麼叫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自己可是世子。

玉露最多也就是個小妾,還想嫁給自己?!

“不,其實我冇有那麼大壓力,這隻是個意外。”徐無塵還是想要替自己本來就已經狼藉不堪的名聲做出最後一點努力。

而且自己就算是壓力再大,也不需要依靠女子的貼身衣物來發泄!

那畫舫青樓的花魁們還冇死絕呢!

“沒關係,世子你不用說了,玉露都懂。你這些年來,被那個狗皇帝困在這個狹小的天地裡,不能夠四海遨遊,確實是為難你了。”玉露一臉同情的看著徐無塵,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充滿了心疼之意,極為乖巧的說道,“所以說玉露是不會嫌棄世子你玩的這麼變態的捏!”

“.......”

徐無塵張了張嘴,放棄了繼續為自己本來就已經不堪到極點的名聲,挽回最後一絲清白。

玉露指了指被褥上的女帝貼身衣物,眨巴著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臉認真的說道:“不過就算是這樣,世子還是要收斂一些捏!偷盜女帝的貼身衣物,要是被抓到的話,就算是玉露也冇辦法救得了少主了捏!”

敢在玄色的褻衣上繡九爪金龍,除了當今女帝之外,其他人除非嫌命長了纔敢穿。

加上上麵有著女子的香味。

所以哪怕玉露很是困惑徐無塵究竟是怎麼從女帝那裡得來的,卻也知曉一件事情。

那就是除了女帝之外,其他女子肯定不敢穿的。

那些教坊司的花魁們,就算是徐無塵給她們天大的好處,她們也不敢冒著這個掉腦袋的風險去穿這種褻衣。

至於說誅三族什麼的,她們倒是不怕。

畢竟能夠進了教坊司的女子,基本上三族裡已經隻剩下自己一個了。

哪怕是九族中,怕是也找不出幾個親人了。

“......”聽到玉露的話語,徐無塵陷入了沉默。

確實。

這件褻衣,但凡長眼睛的就知道是來自於女帝的。

當然,他們也可以猜測是自己在府中私藏帝王衣物。

那自己到時候就更棘手了!

先不說自己和女帝究竟是否在現實中也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至少女帝肯定不好意思承認她給過自己這種賞賜的!

到時候自己豈不是得帶著遠在北離的老爹老媽一起共赴黃泉了?!

徐無塵沉吟了一下,看著一旁的玉露開口問道:“那......要不然玉露你來穿?”

“哈?!世子你玩的真是越來越變態了捏!光是女帝的貼身衣物都已經無法滿足你的戀物癖了嗎?!甚至還想要一物兩用,讓一件貼身衣物上,同時沾有玉露和當今女帝陛下的味道,這已經是戀物癖病入膏肓的症狀了啊!”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玉露瞬間神情一凝,一臉警惕的看著徐無塵,就像是一隻進入了警備狀態的小貓咪,清脆悅耳,宛如清泉流響的聲音中滿是興奮的說道:“而且世子你莫不是還想和玉露玩什麼角色扮演的遊戲?!讓玉露扮成女帝來取悅你?!真是太喪心病狂了!不過玉露還挺喜歡的捏!”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好玩的畫麵,玉露的嬌軀微微的顫抖,臉上浮現出一抹興奮地神情。

“......”

看著眼前一臉興奮,壓根冇有看出任何恐懼和害怕,反而是顯然有些變態的玉露,徐無塵陷入了沉思。

自己究竟是做錯了什麼,纔會進入這個滿是變態包圍的困境呢?

“我感覺比起你來,可能還是你更變態一些。”徐無塵最後很是中肯的看著玉露說出了自己的評價。

就算自己身為一個變態,也常常會因為不夠變態而感覺到恐懼。

“世子這樣說,玉露可就不太服氣了捏!至少玉露可不會乾出這種偷盜女帝的貼身衣物,然後用來供自己取樂的事情!”聽到徐無塵的話語,玉露有些不太服氣的說道。

徐無塵用手指輕輕點了一下少女的額頭,冇好氣的說道:“不,首先我感覺比起偷竊他人衣物這種事情,偷偷謀殺他人億萬子孫這種事情顯然要更變態一些。除此之外,這件褻衣是女帝親手送給我的,而不是我偷盜的!你家世子我是那種喜歡偷竊他人東西的人嗎?!”

“世子你已經懶得去辯駁自己是個變態這種事情了嗎?”玉露眨了眨眼睛,有些無辜的看著徐無塵說道,“而且在玉露看來,世子也是個小偷,比玉露還要更加過分的小偷!”

“哈?我偷什麼了?”徐無塵眉頭微皺,有些不解的看著玉露問道。

自己向來光明正大,君子坦蕩蕩。

就算是那些嫁為人婦的女子,也都是家道中落成了花魁,可從未做過丞相之事!

少女水汪汪的大眼睛死盯著徐無塵俊美的麵容,極為認真的說道:“世子你偷了玉露的心啊!”

“你這是從哪學來的土味情話?”徐無塵麵無表情的看了一眼玉露。

隻覺身上泛起陣陣雞皮疙瘩。

聽到徐無塵將自己最真摯的告白定義為土味情話,哪怕玉露不是很理解什麼是土味情話,卻還是本能的感覺到了一片真心被人踐踏,滿是受傷的說道。

“世子這麼說,也未免太讓玉露傷心了捏!”

“好了,你不是說了嗎,今天是萬國修真大會,雖然說這什麼破修真大會本世子冇什麼興趣,不過還是得去走一個過場,省的女帝陛下又刁難於我。”徐無塵淡淡的說道,“順帶還能帶你瞻仰一下桃花劍仙的風姿,雖然我感覺你可能會有些失望就是了。”

要是被天元界的人得知,那個被他們奉若神明,高不可攀的桃花劍仙並不是什麼高冷女神,而是個社恐患者的話,不知道會露出怎樣驚喜的神情。

“咦?!”聽到徐無塵的話語,玉露眼神微變,一臉狐疑的盯著徐無塵。

“你在看什麼?”徐無塵皺了皺眉頭,有些不解的看著玉露問道。

怎麼總感覺玉露就像是在看大熊貓似的看自己。

“世子平日裡可從來不會這麼恭敬的稱呼女帝為女帝陛下,平日裡不都是狗女帝嗎?”玉露仔細打量了徐無塵一番,然後若有所思的說道,“這麼看來,世子從女帝陛下那裡得到她禦賜的貼身衣物似乎多了幾分可信度!這麼說來,世子殿下竟然被女帝用一個褻衣就收買了?!真是太讓人失望了!”

“......”

聽到玉露的話語,徐無塵不禁嘴角微抽,用力敲了一下玉露的頭,冇好氣的說道:“再不快點的話,我可不帶你去萬國修真大會了!”

“哦。”玉露隻能夠悻悻然的點了點頭,頗為不滿的替徐無塵沐浴更衣。

......

大乾王朝的皇城。

今日充滿了喜慶。

無數的人圍在了皇城中。

隻因為今日是桃花劍仙主持萬國修真大會的日子!

許多其他王朝的年輕修士也早早地利用傳送陣來到了大乾王朝的皇城。

隻盼著能夠拜入一個好的宗門!

端坐在人群前方的,赫然是女帝和桃花劍仙。

兩個人仙姿絕世的清顏上,都帶著一抹淡淡的笑容,似乎有什麼好事即將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