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身上淡淡的梅香縈繞在鼻間。

徐無塵可以清晰地看到女帝修長的眼睫毛。

還有女帝眉心的那一抹鮮豔的梅花硃砂,仿若用血滴出來似的,妖豔中帶著美麗。

溫熱的呼吸,不斷地噴吐在徐無塵的麵容上。

癢癢的,卻又有幾分舒服。

不過此時的徐無塵心無雜念,自然不會因為女帝的動作而有所動搖。

看著猶如炸毛了一般的女帝,徐無塵淡淡的說道:“女帝陛下的教誨,我自然銘記於心,時刻不敢忘記。”

聽到徐無塵在自己麵前依舊這副風輕雲淡的模樣,女帝鳳眸微眯,將玉手搭在徐無塵的腿上,意味深長的說道:“既然你銘記於心,那怎麼還去和那個女人鬼混,莫不是死在她的肚皮上,是一件讓你比較歡喜的事情?”

看著眼前的女帝,徐無塵淡淡的說道:“女帝陛下知道的,我這人向來惜命。我自然不會去做冇有把握的事情!這個雲妃於我們而言,有著大用!她可以幫我們給寧王帶去錯誤的情報和資訊,關鍵時刻可能會有奇效。”

“這麼說來,帝師是為了朕和大乾,才選擇出此下策?”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女帝不禁氣極反笑。

都這個時候了,徐無塵這傢夥竟然還一臉義正言辭!

“女帝陛下隻說對了一半。”徐無塵輕聲說道。

“哈!這麼說來,帝師隻是單純的為了自己的一己私慾了?”女帝聞言,眸中的怒火愈發燃燒的灼熱,“帝師終於不繼續編那些不靠譜的謊言來欺騙朕了?!”

果然,這些個男人冇有一個是好東西!

而且現在這個男人,竟然都不屑於繼續用謊言來欺騙自己了!

“......”聽到女帝的話語,徐無塵不禁有些無語。

這些女人。

真是太難伺候了!

男人說謊話,她們嫌棄是謊話,覺得男人在騙自己。

男人說真話,她們有不願意聽。

男人還不如乾脆直接閉嘴好了,讓這些女人自己喋喋不休!

徐無塵神情從容的看了一眼麵前的女帝,輕聲說道:“我是說,為了女帝陛下和大乾是女帝說對的部分。而我的方法並不是下策,而是上策。”

徐無塵眉目含情,很是誠懇的和女帝深情對望。

“你......”

聽到徐無塵前麵的話語,女帝本來還稍微緩和了幾分。

隻當徐無塵這傢夥是想要認錯。

冇想到徐無塵後麵竟然說出了這般不要臉的話語!

看著眼前徐無塵嘴角含笑,眉目含情,儼然一副翩然君子的模樣,洛瑤光不禁心頭微惱。

這樣一個謫仙一般的人物,本來應該是屬於她的。

但是卻被那個寧王派來的小浪蹄子拔了頭籌!

甚至她還在外麵聽了一晚上的牆角!

看到徐無塵這個時候還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女帝隻覺得心頭的黑暗陣陣襲來。

狠狠地咬著徐無塵的薄唇,用冰冷的聲音責問道:“我大乾王朝,何時淪落到需要帝師用自己的色相來維護了?!”

坐在椅子上的徐無塵猝然遭襲,隻覺自己的薄唇上傳來一陣疼痛感。

很快幾滴血跡從自己的唇瓣上滲出,帶著些許的疼痛。

儼然是女帝用她的貝齒將自己的唇咬破了。

下一瞬,一個有些順滑的物事,又將自己薄唇上的血跡全部舔舐乾淨,帶著些許的疼痛之感。

隻見洛瑤光的粉舌上帶著些許的猩紅,輕輕在自己的櫻唇上舔舐著,彷彿在回味似的。

徐無塵用食指輕輕摸了一下自己有些破皮的唇瓣,淡然說道:“身為帝師,我自當拱衛大乾王朝,守護女帝陛下就是我的職責。”

捏媽媽的!

這個女人有點變態啊!

看著眼前的洛瑤光,徐無塵發現這個女人多少沾點心理變態!

哪有一言不合就咬破自己嘴唇的!

“我身為大乾女帝,你身為帝師,守護你是我的職責,而不是讓你來守護我!你要做的,就是居於我的幕後,為我出謀劃策就夠了!”看著眼前徐無塵還不肯後退半步,女帝鳳眸微眯,清冷的聲音隨之響起。

聽到女帝的聲音,徐無塵隻是靜默的凝視著女帝的眸子。

眼前大乾王朝的局勢。

固然眼前的女人有著極為高明的手腕,哪怕是冇有自己的輔佐,她也能夠乾出一番事業來。

但是那樣的道路,未免過於辛苦。

而且身為帝王,總要有一個人來負責幫她背黑鍋的。

過了良久之後,徐無塵方纔開口說道:“我身為帝師,自然就有責任守護女帝陛下。出謀劃策隻是我的一部分,但並不是我的全部。”

“你坐明堂上,不要沾風雪。”徐無塵輕聲說道,眉宇間滿是深情。

“這禍亂天下的罪名,由我一個人來承擔就夠了!女帝陛下你應該做的,是那千古一帝!不,是那萬古一帝!”

徐無塵很清楚,女帝陛下所需要的那個背黑鍋的人選,他是最當仁不讓的!

他願意成為女帝的黑手套。

替女帝掃清障礙!

不單單是為了女帝,更是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和抱負。

難得這次模擬人生給了自己一個指點江山的機會。

要是自己不做一番事業出來,未免太對不起這個機會了!

“帝師你......”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女帝嬌軀微微戰栗,彷彿如遭雷擊一般。

這番話,算是在向自己表白嗎?

洛瑤光的大腦一時間有些宕機。

這些話,從未有人和她說過。

哪怕是她當初在父皇臨終之前,繼承大統的時候。

父皇也隻是說,讓她莫要辜負。

現在徐無塵這番話說出來,讓女帝一時間有些喜不自勝。

徐無塵既願意為她承擔那一切的後果,還對她寄托了那麼大的希望。

她從未想過什麼千古一帝,萬古一帝。

但是徐無塵就這麼說了出來,讓女帝欣喜的同時,又有些茫然。

千古一帝,萬古一帝。

這麼大的名頭,她當真能擔得起嗎?!

看到女帝一臉震撼的模樣,徐無塵深知需要趁熱打鐵,這是讓女帝徹底忘卻自己和雲妃事情的一個天賜良機,當即繼續說道:“從今若是後人提起,女帝不負萬古一帝的名號,那麼我就算是百死亦無悔!”

說完,徐無塵望著洛瑤光仙姿絕世的清顏,眉目間深情凝視。

開玩笑!

自己可是大乾第一深情!

畢竟不管是江南,還是皇城,亦或者是北離,都有著自己的傳奇!

對付一個從未出過深宮的少女,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帝師你的心意,朕感受到了。”洛瑤光看著徐無塵俊美的麵容,鳳眸中帶著些許淡淡的柔情,清冷的聲音也緩和了下來,輕聲說道,“朕不會辜負你的期望,一定會做好這個萬古一帝的!”

“願女帝陛下,前程似錦,一切順遂!”徐無塵聞言,淡淡的說道。

“但是......”女帝話鋒一轉,鳳眸微眯,盯著徐無塵冷聲道,“朕希望雲妃的事情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這宮中的水太深了,你把握不住!”

這傢夥,當真以為說幾句好話,她就能忘卻昨天晚上的事情?!

要知道,昨天晚上她可是親眼目睹了徐無塵和雲妃兩個人在月下彈琴跳舞,郎才女貌,夫唱婦隨。

甚至還聽到了他們兩個人進入殿中後的所有聲音。

那些聲音,豈是她一個黃瓜大閨女能聽的?!

“咳......我明白,謹記女帝陛下的教誨。”徐無塵聞言,微微點了點頭,一臉恭敬的說道。

龜龜。

這女人果然不是那麼好搞定的。

都這個時候了還對這件事情耿耿於懷。

不過還好自己機智,至少是成功的化解了眼前的危機!

“女帝陛下,你的手似乎受傷了。”突然間,徐無塵看到洛瑤光的手掌心上有一個淡淡的傷口,立即佯裝一臉心疼的說道,“這些宮女是乾什麼吃的?竟然能夠讓女帝受傷!”

太好了!

自己表忠心的機會到了!

想起前世那些隻是剪個指甲就要進醫院喊疼的小鮮肉。

徐無塵覺得女帝手掌上受點傷,自己關心一下不過分吧?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洛瑤光看了一眼自己手掌心上的傷口,然後輕描淡寫的說道:“這個啊,是昨天晚上帝師你在替朕排憂解難,將雲妃收為己用的時候,朕自己不小心掐的。”

說完。

女帝的秀美微挑,鳳眸一臉玩味的看著徐無塵,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不太美好的事情。

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極為迷人的弧度,宛若妖女綻放出笑顏一般,輕輕用玉手劃過徐無塵俊美的麵容,輕聲說道:“怎麼,帝師也知道心疼朕了?”

女帝的這番姿態,直接是讓眼前的徐無塵感覺有些不適,身上立即起了一堆雞皮疙瘩。

“哈哈哈......我一直很懂得心疼女帝陛下的!”徐無塵隻能夠硬著頭皮說道。

媽的!

自己可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這女帝怕不是真的有點小變態吧!

哪有自己用指甲摳自己的啊!

這也太下得去手了!

徐無塵感覺自己很委屈。

這種事情都能踩雷,簡直是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了!

“那既然這樣的話,帝師可考慮過,將自己的地位升級一下?”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女帝瞥了一眼這個口是心非的男人,眼神促狹的盯著徐無塵,清冷的聲音帶著幾分玩味,“譬如說......目前還在空懸的皇夫之位?”

“哈哈哈哈......女帝真是太會開玩笑了!這帝師可是女帝陛下的老師,皇夫卻成了女帝陛下的夫君,這怎麼能算升級,這是掉級了!”徐無塵有些牽強的扯出一抹笑容,看著女帝說道,“我感覺帝師這個職位還是比較適合我的,我能勝任。皇夫身為後宮之主,我怕是管理不過來這偌大的後宮!”

開什麼玩笑!

自己要是真的成了皇夫。

豈不是要天天被繡榻鎖龍,任由這女帝對自己予取予求了?!

自己堂堂七尺男兒,身懷七寸之丁!

怎能被一個女流之輩壓在身下!

絕不允許!

“咦咦咦?!什麼?!皇夫?!”一旁的洛臨安還兀自煩惱中,聽到女帝的話語,瞬間有些急切的看了一眼兩個人。

徐無塵之前可是說了,要向她的皇姐求親,讓自己嫁給她的!

結果現在怎麼突然又要跑去當什麼皇夫了?!

哪有這樣截胡的!

“怎麼,臨安你似乎有什麼意見?”看到自家妹妹罕見的有些失態,洛瑤光柳眉微挑,神情有些不善的看了一眼徐無塵。

總不能九公主隻是和徐無塵見了一麵,就被這傢夥勾走了魂吧?

她承認,徐無塵確實是很優秀。

哪怕如她這般人,在初次見到徐無塵的時候,都有些被徐無塵吸引。

尤其是徐無塵身上的氣質,更是如同那最迷人又最危險的曼陀羅花一般,深深地吸引著她。

但是自家妹妹應該不會這麼好騙纔是。

“冇什麼。”發現徐無塵似乎冇有應承下來,自家皇姐也隻是隨口一提,洛臨安方纔放下心來,搖了搖頭平靜的說道。

“女帝陛下這次將我叫過來,想必應該還有其他的事情吧?”徐無塵舉起麵前早已經有些發涼的熱茶,輕飲了一口,然後連忙轉移了話題,決定朝著正事上說。

不然的話,自己就算是有十條命,隻怕也不夠這女帝折騰的了。

“恩,這次將帝師你請過來,其實是有關於削藩的事情,朕繼承大統已經有數月了,現在朝廷內政已經穩定了下來,但是這大乾王朝千瘡百孔,滿目瘡痍,正是百廢待興的時候。但是這些藩王們,一個個在他們的領地上作威作福,魚肉百姓,而且還有著不臣之心,所以朕想請教一下帝師和國師,應該如何是好。”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女帝眉宇間瞬間換上了威嚴的麵容,充滿了女帝冕下的威嚴。

儼然換上了另外一副麵孔。

“國師人呢?”徐無塵聞言,有些好奇的問道。

“抱歉,貧道來遲了,還請陛下見諒。”突然間,背後傳來一道充滿了魅惑的聲音。

赫然是來自於大乾王朝的國師顧清寒。

隻見顧清寒身著太極袍,頭戴蓮花冠,手執拂塵,眉心一點硃砂,身上充滿了超然紅塵世外的飄逸感,同時還媚意天生,極為魅惑動人。

顧清寒緩緩的從身後走來,坐在了女帝的身側。

看著沿途地上狼藉不堪的畫麵,顧清寒不禁眉頭微蹙。

有些不解的說道:“女帝陛下縱然是為了那些藩王的事情愁悶,也不至於這般發泄吧?身為帝王,冕下應當有喜怒不形於色的器量,至少不應該為了這些人而動怒。”

“哈哈哈......國師走了這麼久,應該渴了吧?請喝茶。”看到顧清寒剛過來就專挑不合時宜的話題說,徐無塵直接是舉起自己方纔喝過的茶杯,直接是朝著國師遞去,不管不顧的朝著國師灌了一口涼茶。

“咳咳......唔......”被徐無塵突然莫名其妙的灌了一口涼茶,顧清寒除了有些懵逼之外,更多的是有些羞赧。

不出意外的話,這杯茶應該是徐無塵喝過的。

結果徐無塵這傢夥直接是灌到了她的口中?!

讓顧清寒瞬間有種被徐無塵褻瀆了的感覺!

要不是礙於女帝在側,而且徐無塵似乎是想規避什麼,顧清寒非要發難不可!

顧清寒隻能用玉指輕輕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唇瓣,一雙含情的桃花眼輕輕剜了徐無塵一眼,既像是她在向徐無塵表達自己內心中的不滿,又有幾分像是在和徐無塵撒嬌似的。

“既然國師已經來了,那麼女帝陛下還是繼續說吧。”徐無塵強忍著笑意看了一眼國師,然後衝著女帝說道。

太爽了!

顧清寒這娘們兒之前還讓自己喝她泡的苦茶。

這下自己逼著她喝自己喝過的涼茶,也算是報了一箭之仇了!

不對!

突然間,徐無塵似乎發現了什麼。

自己逼著顧清寒喝下了涼茶。

而顧清寒在現實世界中逼著自己喝下了她親手泡製的苦茶。

怎麼有種一報還一報的感覺?!

不會就是因為這件事情,顧清寒才逼著自己喝苦茶的吧?!

徐無塵突然有點懵了。

他不確定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發生過。

因為他目前還不能完全確定模擬器中發生的事情,和現實事情是大概一致的,還是說完全一致的。

要是說自己在模擬器中做過的事情,現實中也完全做過的話,那遭報應的就是自己了。

而要是說模擬器隻是讓自己重溫一遍大致的經過,實際山不同的話,那麼自己這也算是報了仇了。

“這個問題......在這個擺爛模擬器說出來之前,倒是有點那個千古難題的味兒了。到底是先有的雞,還是先有的蛋呢?”

徐無塵的腦海中,不禁泛起了一抹疑雲。

“既然國師來了,那麼朕就繼續說了。”看到徐無塵和顧清寒兩個人的互動,洛瑤光的心頭隱隱有些不快。

雖然她知道徐無塵這麼做的理由,但是他們兩個人方纔的舉動,未免有些太過於親昵了!

尤其是顧清寒瞪徐無塵的那一眼。

她冇有看出來太多的不滿,反而像是兩個人在當著她的麵打情罵俏!

真是一對不知廉恥的狗男女!

徐無塵和顧清寒還有九公主三個人則是正襟危坐,一副認真聆聽的模樣。

“朕這些日子來,收到了不少彈劾這些藩王的奏摺,他們一個個在自己的任地內肆意妄為,魚肉百姓,侵占良田!”女帝聲音有些森寒的說道,“這些人說是我大乾王朝的蛀蟲也不為過!朕決意對他們下手,想要趁機將他們削藩,將他們的兵權收回,同時將他們的特權削減!”

大乾王朝立國已經有上百年,曆經三代。

太祖立朝之時,為了讓自己的子孫後代能夠世世代代拱衛皇室,所以給了他們一定的權力,讓他們既能夠擁有兵權,同時還能夠享有田地賦稅。

但是在先帝時期,就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了,而且這些藩王也開始尾大不掉。

現在到了女帝的時候,這些藩王就更加過分了,任地內的百姓民不聊生就算了,他們一個個還侵占良田,魚肉百姓。

“女帝陛下所言甚是,這削藩之事,已經迫在眉睫,刻不容緩。”國師微微點了點頭說道,“貧道支援削藩一事。”

“朕想聽聽帝師你的建議。”女帝望了一眼徐無塵,輕聲說道,“你覺得朕該不該削藩,又該如何削藩?”

“削,當然該削!”徐無塵毫不猶豫的說道,“要是再不削的話,這大乾倒是還姓洛,但是隻怕到時候龍椅上的那位,可就不是女帝陛下你了。”

“帝師慎言!”聽到徐無塵這般直白,一旁的顧清寒有些詫異的說道。

這種話他們自然也心知肚明。

但是說出來的話,難免不太吉利,也不好聽,會讓女帝不舒服。

“冇事,帝師你繼續說。”洛瑤光搖了搖頭,不以為意的說道。

她自然不會在乎這點小事。

她在乎的是如何將這些蛀蟲處理掉!

徐無塵神情淡然,舉手投足間充滿了悠然。

“很簡單,上策就是直接將他們南北分調,采取推恩令的政策,讓這些宗室的權力分化給諸子,除了長子之外,其餘諸子也能夠繼承一部分的田地,同時將北方藩王的諸子分封到南方,再將南方藩王的諸子分封到北方,這樣一來可以有效的控製他們的權力。但是缺點就是需要的時間太漫長了,我們現在並不具備這樣的條件。”

推恩令算是陽謀中的一種,哪怕這個陽謀很明顯,但是藩王們還是冇有辦法違抗。

因為一來冇有違揹他們自己的利益,二來他們也希望自己的其餘諸子可以獲得一些好處,這樣自己的子子孫孫才能一直富有下去。

唯一的缺點就是需要一定的政治條件,至少目前的大乾王朝顯然不太具備這個條件。

“中策,那就是直接削藩,將他們的兵權回收,同時降低他們的特權,嚴格控製他們的田地,同時限製一支宗室的總俸祿,不能隨著他們的人頭數增長而增長,那樣的話會出現他們瘋狂造人,然後發現親王遍地走,郡王多如狗,宗室嚴重氾濫的情況!”

徐無塵頓了頓,繼續說道:“至於說這下策嘛,也很簡單,就是直接讓各地的藩王和世家互相製衡,讓他們兩者先打起來,但是這個比較吃陛下的手腕,操控得當的話,可以同時對付藩王和世家。若是操控失敗的話,那麼將會造成毀滅性的災害!”

說完,徐無塵便不再繼續多言,靜靜地品著茶。

任由女帝和國師兩個人獨自思考。

他已經將自己身為幕僚的作用發揮出來了,至於說接下來該怎麼做,就是女帝和國師兩個人自己的事情了。

說完,徐無塵掃了一眼四周,發現洛臨安顯然對這些政治的事情冇有太大興趣,而是左顧右盼的望著四周。

然後突然怔怔的看著徐無塵,臉上泛起一抹危險的甜美微笑。

“公主殿下,你在想什麼?”徐無塵有些不太自然的問道。

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這九公主比女帝還有些難搞。

洛臨安突然偷偷靠近徐無塵,在徐無塵的手心上偷偷用纖細的玉指寫了一行字。

“皇夫,你應該也不想我們兩個人的事情,被皇姐發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