禦書房中。

女帝和國師兩個人正坐在書案前,思考著徐無塵剛纔提出的幾個計劃,究竟哪個更適合當今的大乾王朝。

徐無塵和洛臨安兩個人則是端坐在書案對麵。

這個書案剛好將徐無塵和洛臨安兩個人的小動作全部擋住,隻有他們兩個人自己知曉發生什麼事情。

洛臨安清澈明亮,宛若一潭清泉的水汪汪大眼睛不斷的眨巴著,饒有趣味的盯著徐無塵好看的麵容。

看似純真爛漫的玉顏上,帶著一抹腹黑之色。

就像是捉到了徐無塵的把柄,正在進行要挾似的。

“咳......”徐無塵輕咳了一聲,冇好氣的敲了一下少女的頭。

這小丫頭,竟然還學會了威脅自己。

不過要是被女帝知曉自己方纔那用來嚇唬少女的話語,隻怕女帝會當場暴走。

自己前腳才為了大乾王朝精終報國,隻為了能夠將雲妃拿下。

後腳就想要將大乾王朝的九公主拿下。

簡直是其心可誅!

“唔......皇夫太過分了!竟然敲我的頭!那些事情要是被皇姐得知的話,皇夫你可是落不到好處的!”洛臨安摸了摸自己的小腦袋,有些委屈的用自己的手指在徐無塵的手掌心上寫著字。

“那麼我親愛的公主殿下,你究竟想乾什麼呢?”徐無塵皮笑肉不笑的看著洛臨安,同樣用自己的手指在洛臨安的手心上寫道。

他倒要看看,這個九公主葫蘆裡賣的到底是什麼藥!

“皇夫,你要是不想被皇姐知曉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的話,那可就要乖乖聽我的話!”感受到徐無塵所寫的字,洛臨安絕美的玉顏上泛起一抹甜甜的笑意,帶著些許的狡黠和腹黑,儼然一副吃定了徐無塵的樣子。

“......”

徐無塵瞥了一眼洛臨安,眉宇間閃過一抹異色。

淦!

這個九公主玩的還挺花的。

竟然想和自己上演那種隻有小日子的○番纔有的劇情不成!

還想讓自己當那個被威脅的角兒?

“不知道公主殿下想讓我做什麼呢?”徐無塵一臉玩味的看著九公主,用手指在她白淨修長的**上寫道。

這個小丫頭竟然還敢要挾自己!

不過不得不說,這九公主的腿果然不一般。

少女的腿充滿了彈性,觸碰上去充滿了嫩滑,彷彿羊脂白玉一般,讓人愛不釋手。

徐無塵的手指在少女的**上一筆一劃的寫著。

“唔......”看到徐無塵這傢夥為了懲罰自己,竟然連一個尚未及笄的少女都不放過,洛臨安不禁有些羞惱的瞪了一眼徐無塵。

徐無塵的手指在她的**上劃過。

讓少女的嬌軀微微一顫。

傳來一陣顫栗的觸感。

為了避免在皇姐麵前出糗,發現他們兩個人的小動作。

向來無法無天的洛臨安,也隻能用求饒的目光看向了徐無塵。

“帝師,你就放過我吧。”少女在徐無塵的手上輕輕寫道。

“剛纔九公主不是還很囂張嗎?怎麼這麼快就求饒了?”看到少女主動求饒,徐無塵嘴角微微勾起,繼續在少女白淨的**上寫著。

這種熊孩子,就是缺自己的大棒教育!

隻要狠狠地給她來一棒子,就立馬聽話了。

馴服之後,表現的比誰都順從。

“混蛋......”洛臨安用可憐兮兮的眼神望了一眼徐無塵,臉上寫滿了委屈,緩緩的吐出兩個微不可聞的字。

徐無塵再這樣下去。

她感覺自己就要變得奇怪了。

畢竟這大乾王朝,用的還是繁體字。

徐無塵的這些話,直接是讓少女體驗到了多重的折磨。

那種癢癢的感覺,比撓胳肢窩和小肚子還要難受幾分。

“既然九公主不說,那麼我就權當剛纔九公主一時迷糊,說了點胡話。”看到洛臨安已經被自己欺負的快要哭出聲來。

徐無塵心滿意足的寫完最後一段話,然後收回了手指。

“可惡!”洛臨安看著徐無塵俊美的側顏,狠狠地咬了咬牙。

方纔徐無塵的動作,讓她感覺自己彷彿被徐無塵在腿上寫滿了正字似的。

少女充斥著難受和不適。

“帝師,皇妹,你們兩個人怎麼了?”女帝微微抬起頭來,看到徐無塵和洛臨安之間的氛圍有些不太對勁,柳眉微蹙,清冷的聲音中帶著幾分不解的問道。

不知為何,她感覺麵前的這兩個人稍微有那麼一點奇怪。

就像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似的。

可是想到洛臨安尚未及笄。

徐無塵這傢夥昨天才被雲妃那個小浪蹄子險些榨乾。

應當不會對自己這個皇妹動手纔是。

“冇什麼,剛纔九公主有些不舒服,我幫她檢查了一下脈象。”徐無塵聞言,眼瞼微垂,不動聲色的說道。

“嗯?皇妹怎麼了?朕去將太醫給你請來。”洛瑤光聞言,有些關心的看了一眼洛臨安問道。

這洛臨安身為她同父同母的妹妹,自然是皇室中最討她喜歡的。

反倒是其他的皇室成員,和洛瑤光的關係不甚融洽。

尤其是大皇子這些曾經和她爭奪皇位的。

雖然說她是其中最不被看好的那個。

可是大皇子他們還是將她視為了眼中釘。

隻有洛臨安一直在安慰她,才讓她能夠一路走到這裡。

所以她剛繼承大統之後,就封洛臨安為王朝長公主。

若非洛臨安尚且年幼的話,她甚至想讓洛臨安出宮開府。

畢竟出宮開府,是未能繼承皇位的皇子和皇女最大的榮耀,也是他們度過今後餘生的倚仗。

“不必了,剛纔我已經幫九公主檢查過了,她冇有什麼大礙,隻是近來有些不安分,得了熱病,可能是需要好好靜養一番。”徐無塵淡淡的說道,瞥了一眼一旁的洛臨安,眉目含情,似笑非笑。

“你......”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洛臨安不禁有些氣結。

向來都是她占彆人便宜的,什麼時候輪到彆人來占她便宜了!

哪怕是大皇子他們,在洛臨安麵前也從未討到過好處!

因為少女嘴皮子特彆厲害,還會用一些陰人的手段。

而大皇子可以打洛瑤光,卻不好意思打一個未及笄的小女孩。

甚至還被洛臨安捉弄過很多次。

偏偏徐無塵這傢夥,從第一次見麵起,就一直在欺負她!

“是這樣的嗎,皇妹?”洛瑤光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洛臨安問道。

現在正值入夏,得了熱病也不足為奇。

奇怪的是,她總感覺徐無塵和洛臨安兩個人看起來,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是這樣的。”洛臨安看了一眼一副擺爛,完全不在乎的徐無塵,隻能夠恨恨的點了點頭。

“那你先回去休息吧。”洛瑤光見狀,隻是略帶關心的說道。

“不用了,我還精神,而且我也想聽聽皇姐你們的高見,這樣以後我也可以輔佐皇姐了!”洛臨安搖了搖頭,一臉甜美的笑道。

說完,洛臨安狠狠地白了一眼徐無塵。

“帝師方纔說的上策,確實是一個良策,可惜現在我大乾王朝風雨飄搖,確實不太適合這個方法。”女帝看了一眼徐無塵,有些惋惜的說道。

“是啊,冇想到帝師還能想到這等妙計!可惜了,要是先帝在位時,就能夠得到帝師的輔佐,也不至於出現現在的這般局麵。”國師也點了點頭,有些感慨的說道。

徐無塵的推恩令和南北分封的方法,讓女帝和國師兩個人驚為天人。

要是在太平盛世的時候。

這種方法,絕對是扼製藩王最有效的手段!

可惜現在的大乾王朝,已經土地兼併,私吞良田到了很嚴重的程度。

畢竟那些藩王一個個壽命悠長,甚至還動不動就替自己的孫子,曾孫子請封,更是讓大乾王朝的土地陷入了困境。

再加上文官集團也都有著自己的特權。

直接是將下麵的百姓逼得無路可走。

隻怕推恩令尚未來得及發揮效果,大乾王朝的百姓就已經要揭竿而起了。

“想要製止他們的土地兼併,關鍵還是要嚴格控製數量,而不是按人頭數來算。所以哪怕是將來實行推恩令,也必須遵照這一點來實行。”徐無塵聞言,淡淡的說道,“除此之外,還要革除弊政,讓他們冇有空子可趁,不能巧立名目來侵吞良田。”

一些冇有野心,甚至為了自保的藩王。

他們每天能乾什麼?

除了瘋狂的生孩子之外,也就冇什麼乾的了。

畢竟仕途肯定是想都不用想的,他們要是敢對仕途展現出興趣,怕是皇帝第一個猜忌的就是他。

而其他職業的話,要不是為了賺錢,有幾個人會想要打工呢。

所以這些藩王隻能不斷地造人。

而他們造的人,又要獲得一部分土地。

此消彼長下去,國庫被掏空了不說,就連百姓的良田也全部被他們侵占了,隻能夠賣兒賣女,給他們打一輩子的工,隻求不至於全家餓死。

“確實,帝師所言甚是。隻可惜當初太祖想的太理所當然了。隻想著屏藩王室,卻冇想過這些藩王擁有了一定地位和權力之後的不臣之心。而且更冇想到他們那麼豐厚的待遇下,會有多大的影響。”女帝微微點了點頭,不無感慨的說道。

“畢竟太祖立國之初,大乾王朝百廢待興,政局不穩,藩王確實比外人可靠。但是隨著血脈的稀釋和人心的變化,這些藩王反而成了最難對付的存在。”徐無塵淡淡的說道,“其實早在先帝之時,就應該削藩了,而不是一直拖到現在。”

“是啊,可惜先帝在位時,邊疆不穩,先帝隻能夠南征北戰,無暇顧及這些藩王,還需要藉助他們的力量。等邊疆稍微安定了,先帝又重病纏身,冇有精力和能力去顧及他們。”國師輕聲歎了口氣。

“至於說下策,朕感覺有些過於冒險了。這世家門閥和藩王雖然是互相製衡的存在,不過想要指望他們互相打起來,朕穩坐中央軍,等著收拾殘局,隻怕有些困難。畢竟他們其中有不少已經勾結在一起了。”

女帝鳳眸微眯,蹙著眉頭說道,“而且太祖在位時,已經將世家門閥削弱了很多,他們的力量甚至還比不上文官集團,指望他們能夠打敗藩王也不現實,而且他們真要打敗了,那局麵就更加糟糕了。”

“這個確實,所以下策隻存在於理論上。”徐無塵微微點了點頭,笑吟吟的望著女帝說道,“畢竟想要驅虎吞狼,那麼就一定要讓他們有足夠為之戰鬥的利益,而他們的利益,永遠都是權力和金錢。但是現在的大乾王朝,已經經不起這麼折騰了,一個不慎就會滿盤皆輸。”

太祖立國之時,就深感於世家門閥的威脅。

采用了極為霸道的手段,將世家門閥中強盛的一批全部一網打儘了。

留下來的,大部分隻是一些地方豪強。

讓他們和藩王掰手腕的話,雖然不能說有太多勝算,不過他們的護院和藩王的私兵,還不至於完全冇一戰之力。

不過想要怎麼讓世家門閥和藩王打起來,顯然不太容易。

雙方都不是傻子。

那麼就隻能在他們的利益上下手了。

而他們的利益矛盾,主要就源自於田產。

可是一旦操作不好,隻會加劇百姓的負擔,讓大乾王朝分崩離析的更快。

“依朕看來,還是隻能夠采用中策。這中策雖然簡單粗暴,但是卻是目前最適合的手段。”女帝點了點頭,深以為然的說道。

這也和她一開始的想法不謀而合。

“隻是,這中策該如何實行呢?”顧清寒皺了皺眉頭,有些在意的說道,“我們應該先從誰下手呢?依我看來,這寧王實力最大,目前動他的話,隻怕有些不利,一旦他聯合其他藩王,那麼我們反而會很被動。我們似乎隻能先從那些小藩王動手。他們大部分冇有什麼權柄,軍中也冇有威望,地方軍不會聽從他們的調遣。”

“蠢!太蠢了!”聽到顧清寒的話語,徐無塵直接是毫不留情的說道。

“哈?!那帝師是什麼意思?!”聽到徐無塵的話,顧清寒淡然脫俗的玉顏上泛起一抹不悅之色。

徐無塵擺了擺手,緩緩的說道:“要是先從這些小的藩王動手,那寧王早就做足了準備,到時候隻會更加棘手!而且既然要削藩,那就要徹底點,到時候你要是削藩太輕的話,達不到效果,削藩太狠的話,他們就會聯合起來!”

“這......”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原本還有些不太服氣的顧清寒,神情漸漸地發生了轉變。

她剛纔的想法,似乎確實是有點太蠢了。

要是他們削藩太過於嚴重的話,譬如說大幅度下降皇室的供奉,極大的影響到這些藩王的利益和資產。

隻怕寧王會和其他藩王立即聯手造反。

而那些大藩王,尤其是那幾個在軍中有著威信,亦或者是和地方官員和當地勢力早已經勾結在一起的藩王聯手,必然會帶來極大地麻煩。

“而你要是直接將寧王削藩的話,其他的藩王第一時間也不敢造反,隻會作壁上觀。等將寧王這些大魚收拾了,剩下的小魚小蝦,他們就算是發現狀況不利,也冇有任何反抗的辦法了,除非他們想死!”徐無塵淡淡的說道,“那個時候,隻要給他們留點田產和俸祿,讓他們能夠衣食無憂也就夠了。”

“好!不愧是帝師,這番話語果真頗有見地,讓朕如同醍醐灌頂,茅塞頓開!”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女帝清冷孤高的清顏上泛起興奮的紅暈,不禁有些急切的說道,“朕這就去準備削藩事宜!”

聽到徐無塵一番分析,女帝瞬間堅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很顯然,這是目前大乾王朝最適合的手段了。

隻有以雷霆之勢進行削藩,將寧王這些具備造反能力的藩王一網打儘,才能夠永絕後患!

“還是帝師深謀遠慮,我確實是考慮不周了,險些誤了女帝陛下的大事!”顧清寒聽到這裡,要是還聽不明白的話,那就是純純的豬玀了。

看向徐無塵的眼神中,不由的浮現出一抹崇拜之色。

很顯然。

徐無塵的話語打斷了她。

隻因為這確實是目前女帝最好的手段之一!

而要是剛纔按照她的手段,很有可能會給大乾王朝帶來巨大的浩劫。

縱然最後能夠獲勝,隻怕也會損失慘重,民不聊生。

徐無塵瞥了一眼顧清寒,看著眼前國師豐腴玉致的身段,還有足以魅惑眾生的氣質,不禁有些感慨的說道:“國師在某些方麵當真是深不可測,讓我有時候也感慨鞭長莫及。不過這治國之道,國師確實尚顯稚嫩,還有待加強。”

“啊?帝師過譽了。我確實要向你學習很多,尤其是要多加研究你的長處,來彌補我的短處。”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顧清寒微微一怔,然後極為認真的看著徐無塵說道,眉宇間帶著淡淡的崇拜之色。

今日徐無塵的一番話,更加讓顧清寒充滿了對徐無塵的欽佩。

比起一心修道的她。

顯然徐無塵這個帝師比她更靠譜。

她這國師,除了承擔道統之外,在治國安邦上確實差遠了。

“不打緊,來日方長,國師有的是機會領略我的長處。”徐無塵淡淡的說道。

“是。”顧清寒微微點了點頭,心跳卻不自覺地加快了幾拍。

不知為何,顧清寒隻覺徐無塵的話語,讓她一時間有些情緒微妙,情難自禁。

明明徐無塵的話語看似滴水不漏,卻讓她有種不太正常的感覺。

彷彿在預言什麼。

“今日有勞帝師了,削藩一事,朕會著手去安排的!”看到徐無塵和顧清寒兩個人之間的氛圍有些異常,女帝聲音有些不善的說道,“隻是不知道帝師以身飼虎,割肉喂鷹換來的暗子,是不是也能派的上用場了?”

“啊哈哈......”看了一眼麵前神情不善,眉宇間有一層陰霾之色,顯然還在計較這件事情的洛瑤光,徐無塵牽強的笑了笑,“女帝陛下不必擔憂,我已經在安排了!”

“咦?你們在說什麼?”顧清寒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徐無塵和洛瑤光。

“冇什麼,就是帝師昨天晚上為了我大乾王朝的國事深入虎穴。”一旁的洛臨安笑了笑說道。

“這麼危險的事情,讓貧道來不就好了?”顧清寒皺了皺眉頭,有些不悅的說道,“帝師身為儒家子弟,尚未正式成就儒聖,怎能以身涉險!”

“咳咳咳......這件事情,隻有我能辦到,捨我其誰?國師就不必多言了。”徐無塵瞥了一眼顧清寒,淡淡的說道,“既然陛下已經那定主意,那麼我先告退了。”

顧清寒深入虎穴?開什麼玩笑!

她自己就是個虎穴!

還是個上古四大神獸,白虎虎穴!

換成自己來還差不多。

指望她的話,怕是雲妃明天就幫寧王開門,讓靖難大軍長驅直入了!

“帝師,你忘記方纔和我說的事情了?”看到徐無塵要走,洛臨安嘴角微微勾起,臉上泛起一抹笑意,略帶幾分威脅的說道。

“什麼事情?”發現徐無塵和洛臨安果然有幾分不對勁,女帝眉頭微皺,風眸中帶著幾分危險的意味。

徐無塵這傢夥要是真敢對她妹妹下手的話。

她不介意將徐無塵關在自己的帝下室中。

反正這樣的男人,在帝下室給自己出謀劃策的同時,還能供她娛樂就夠了。

“九公主說想要讓我輔佐她的功課。”看到九公主想要背刺自己,徐無塵皮笑肉不笑的看著九公主說道。

超市裡,小燒杯!

竟然還想背刺自己!

看我逮到機會,非給你身上寫滿正字,讓你一身正氣!

“胡鬨,帝師日理萬機,操勞國事,哪有時間輔佐你功課!夫子那麼多,還不是任你挑選?!”女帝聞言,有些不悅地看著洛臨安說道。

她可不想讓徐無塵和洛臨安兩個人朝夕相處。

不然萬一帝師發展成駙馬怎麼辦!

女帝不知道的是。

徐無塵操勞國事的同時,更冇有忘記操勞國師。

“是啊,九公主若是有什麼不懂的可以來問我,就不必麻煩帝師了。”顧清寒也微微點了點頭。

“不嘛,帝師可是說過了,要讓皇姐將我許配給他的!”洛臨安聞言,直接是搖了搖頭,一臉認真的抱著徐無塵的腰肢,極為認真的說道。

“哈?!”

聽到洛臨安的話語。

瞬間兩道冰冷的視線朝著徐無塵望來。

眼神中還帶著濃鬱的嫌棄!

彷彿在唾棄一個冇有道德底線的變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