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師,女帝陛下,你們還在嗎?”

禦書房外,傳來一道溫柔魅惑的聲音。

儼然是久等徐無塵不至,去而複返的國師。

“朕快辦完公了,準備休息一會兒,國師有什麼事情嗎?”聽到禦書房外的聲音,洛瑤光仙姿絕世的清顏上泛起一抹紅暈,看了一眼正閉目養神的徐無塵,一邊繼續腳踏實弟的乾活,一邊平靜的說道,“要是冇有什麼事情的話,就煩請國師先回去吧,朕今日偶感不適,不太想見人。”

聽到女帝的話語,徐無塵嘴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的看著眼前正在睜著眼睛說瞎話的女帝。

隻覺呼吸漸漸地變得有些急促。

不得不說,女帝還是挺有天賦的。

不管是在哪方麵,都是一個極為合格的學生。

至少徐無塵身為帝師,對女帝的表現一直都很滿意。

上到朝堂大事,下到個人家庭能力,都讓徐無塵非常的滿意。

“帝師不在嗎?”禦書房外的顧清寒聲音中,帶著些許的疑惑和狐疑。

奇怪了。

剛纔自己應該是聽到了彆人的聲音纔對。

顧清寒眉宇間泛起些許的疑雲。

剛纔她冇有搞錯的話。

應該是在屋內還聽到了彆人的聲音。

而且根據這個呼吸聲來判斷,應該是男子纔是。

女帝縱然是有些疲累了,也不會發出這種沉重的呼吸聲。

“帝師方纔說他有事情,已經先行離去了。”聽到屋外顧清寒的聲音,女帝鳳眸中泛起了一縷不悅之色。

狠狠地瞪了一眼正坐在自己麵前的徐無塵。

彷彿正在埋怨徐無塵到處招惹其他女子。

就連自己最為器重的國師,都被徐無塵這傢夥迷得神魂顛倒。

甚至還跑到自己的禦書房中來找徐無塵的蹤影。

“......”

感受到女帝目光中的幽怨。

徐無塵一臉無辜的攤了攤手。

他可什麼都不知情。

至於說國師為什麼要找自己。

徐無塵也挺納悶的。

這種事情,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顧清寒第一個想到的是自己。

“哼!”

看到徐無塵竟然還在自己麵前裝無辜,洛瑤光仙姿絕世的清顏上泛起一抹核善的笑容,衝著徐無塵伸展了一下嬌軀,將自己完美的身姿完全展現在徐無塵的麵前。

同時也冇有忘記自己正在做的任務。

一邊批註著今天六部送來的公文,一雙小巧的玉足同時在忙碌著。

“龜龜......”感受到吃痛的徐無塵,不禁皺著眉頭,倒抽了一口冷氣。

果然女人都是最麻煩的生物。

哪怕是女帝這種存在,也照樣是個女人。

而隻要是女人,那就不可能和你講道理。

譬如現在,明明自己什麼事情都冇有做,就遭到了女帝的強烈懲罰。

瞬間體會到了什麼叫痛並快樂著。

隻覺有些上頭。

同時靜靜地欣賞著正在伏案苦乾的女帝的絕世容顏。

不得不說,哪怕是見慣了各種花魁的徐無塵,在看到女帝的時候也驚為天人。

在洛瑤光的麵前,那些花魁不過都是一些庸脂俗粉。

也就隻有青夭還能夠媲美一二。

而且尤為關鍵的是,女帝的這雙白淨修長的**還充滿了彈性,讓人愛不釋手。

“這樣啊......貧道近來學習了一些道家養生術,可以幫助女帝陛下調理一二。”禦書房外的顧清寒並冇有就此離去,而是一副極為關切的口吻衝著禦書房內的女帝說道。

“不知道女帝陛下是否準許貧道入內,幫助女帝陛下調整一下狀態。畢竟女帝陛下身為我大乾王朝的一國之君,鳳體纔是最為關鍵的。不管是為了女帝陛下自己的身體健康著想,還是為了我大乾王朝的江山考慮,女帝陛下都一定要保重鳳體。所以貧道也想儘一份心力。”

“咳......不用了,朕已經準備休息了,國師還是請回吧。”聽到屋外顧清寒的話語,洛瑤光眉頭微挑,清冷的聲音中帶著幾分不耐,“國師要是真有這份閒情逸緻的話,不妨替朕嚴加看管那些前朝的妃嬪,省的她們有不長眼的,不安分守己,反而還有著其他的心思!”

說完,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不痛快的事情。

洛瑤光的玉足微微用力,五指蜷縮向腳心。

一想到徐無塵竟然為了大乾王朝的江山,而犧牲了自己,選擇了拉攏雲妃。

就讓洛瑤光心中的不快極為強烈。

要不是那雲妃的話,也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真是太令人可恨了!

一想到徐無塵都已經被自己保護的這麼好了,卻還是遭到了雲妃的毒手,甚至自己就在宮殿外坐視這一切的發生。

讓洛瑤光的一顆芳心險些是當場扭曲。

饒是這樣,也已經陷入了極為不滿的境地。

恨!

太恨了!

要不是雲妃那個女人的話,也不會出現這些情況!

偏偏她因為自己的身份緣故,加上為了大乾王朝的江山考慮,哪怕心中有著多麼的不甘和痛苦,也隻能夠在宮殿靜靜地聆聽著。

隻因為她是這大乾王朝的女帝。

所以她一切都要為大乾王朝的江山和百姓考慮,她不能輕舉妄動。

不然的話,一旦造成什麼嚴重後果,那麼對於整個大乾王朝來說都是一件極為巨大的打擊!

這種事情,是洛瑤光最不能夠坐視發生的!

“噝......”

徐無塵看著眼前的洛瑤光,心中不禁有些無語。

這女帝生氣就生氣,怎麼還朝著自己發脾氣。

為了這大乾王朝,自己犧牲都已經那麼巨大了。

結果現在還成為了女帝宣泄情緒的對象!

這讓徐無塵不禁有些委屈。

縱觀整個大乾王朝,朝堂上的袞袞諸公,有幾個像自己一樣為了女帝殫精竭慮,精終報國的。

看著眼前一臉鬱悶的徐無塵,洛瑤光原本還有些不快的情緒,瞬間消散了大半。

鳳眸中泛起一抹玩味的情緒,同時加快了進度。

彷彿正在向徐無塵無聲的表示著自己的抗議。

隻要徐無塵今後不安分的話,她有的是方法讓徐無塵在自己的麵前吃鮑魚!

“這樣啊......不過我怎麼聽到房內似乎是還有其他人的聲音?”屋外的顧清寒看了一眼禁閉的房門,有些不解的問道。

剛纔她要是冇有聽錯的話。

應該是聽到有人因為疼痛而發出了一聲抽氣的聲音?

雖然說顧清寒從小修道,實力極為高強,普通的疼痛難以對她造成影響。

可是因為業債纏身的緣故。

顧清寒有時候會感受到一陣劇烈的痛楚。

而每當這種痛楚來臨時,顧清寒就會忍不住發出痛苦的聲音。

而屋內的聲音,和她那個時候有幾分相似。

唯一不同的就是,似乎除了疼痛之外,還有著一種讓人很愉悅的感覺?

這讓顧清寒不禁有些納罕。

難道說女帝陛下正在懲罰帝師?

這個可能性,瞬間縈繞在顧清寒的腦海中。

隻因為在顧清寒的認知中,女帝陛下確實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

今天的女帝似乎因為九公主的事情而有些不滿。

要是真的為了九公主懲罰徐無塵的話,也不算什麼稀奇的事情。

“冇有,國師你聽錯了,這房內隻有朕一個人。”聽到顧清寒的話語,女帝不禁有些焦急,一邊加快著自己辦公的進度,一邊故作從容的說道。

隻是清冷孤傲的聲音中,因為女帝焦急的情緒,加上過度疲勞的緣故。

所以多了一絲焦急和疲憊。

話音落下,女帝還狠狠地瞪了一眼徐無塵。

似乎正在埋怨徐無塵似的。

察覺到女帝的埋怨,徐無塵不禁有些無辜的眨了眨眼睛。

不是他故意不配合女帝辦公。

關鍵問題就在於,這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

自己這些日子來操勞國事,為了大乾王朝已經是殫精竭慮,險些精終報國了。

現在自然是有些迴天乏術。

縱然有心也無力啊!

“是嗎?那可能是我多心了。”聽到女帝的話語,顧清寒微微點了點頭,若有所思的說道。

“恩,是這樣的,國師你還是快些回你的道觀吧,朕要休息了,朕已經將這最後的公文想到了最優解!”聽到房外的聲音,洛瑤光稍微放下心來,清冷的聲音中帶著幾分急切。

“隻要這樣做,想必就萬無一失了!拿下敵人,就在今日!”看著已經是強弩之末的敵人,洛瑤光極為自信的說道。

隨著雪花飄落在黑暗中。

徐無塵也漸漸地明悟了女帝的決心。

果然,隻有女帝才能夠帶領大乾王朝,帶領自己,走向巔峰!

“是何方刺客,竟敢在此行刺女帝陛下!”還不待徐無塵過多回味,房門突然被顧清寒推開。

顧清寒完美無瑕的玉顏上,帶著幾分淩厲之色,正盯著禦書房內。

隻見屋內徐無塵正端坐在太師椅上,而女帝則是端坐在書案上。

兩個人正在四目相對。

唯一不太尋常的地方。

就是女帝今日多了一雙白絲。

同時禦書房中,多了一陣石楠花香。

“國師?你怎麼進來了?!朕不是說了要休息了嗎?!”看著突然闖進來的顧清寒,洛瑤光眉頭微蹙,有些不善的說道。

還好徐無塵這傢夥反應快。

不然的話,她這女帝的一世英名也就要到頭了。

他們兩個人竟然在這裡辦公辦了這麼久。

連這點小事情都費了這麼大的力氣。

今後還要怎麼治理這大乾王朝的江山!

“貧道聽到屋內有動靜,還以為是有敵人的刺客派來,想要行刺女帝陛下,一時間護駕心切,所以才闖了進來!”聽到洛瑤光的話語,顧清寒意味深長的瞥了一眼徐無塵和洛瑤光,然後笑吟吟的說道,“隻是讓貧道冇有想到的是,帝師怎麼也在這裡?女帝陛下不是說了帝師已經走了嗎?難道說帝師突然折返,想要行刺女帝陛下不成?”

說完,顧清寒的玉顏上,泛起一抹足以魅惑眾生的笑容。

一臉玩味的打量著徐無塵和洛瑤光。

有趣。

這兩個人竟然還想跟她玩一招瞞天過海?!

要不是她有所警覺的話,還真就要被他們兩個人矇騙過去了!

不管怎麼說,她也是大乾王朝的國師,也算是托孤重臣之一了。

結果女帝和帝師兩個人竟然將她排斥在外。

難不成還想要將她這個托孤重臣針對了不成!

“朕方纔在和帝師商量一些有關於削藩的事情,以及削藩之後的獎勵,這些事情比較關係重大,雖然說朕很信任國師,但是也怕不小心走漏了風聲。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纔沒有通知國師而已。”聽到顧清寒的話語,洛瑤光神情從容的說道。

儼然一副為了家國天下的神情。

全然冇有看出任何的心虛。

“不錯,女帝陛下方纔正在和我商量削藩事成之後,應該怎麼獎勵功臣的事情。畢竟這向來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隻有獎勵到位了,下麵的人才能夠好好乾活不是!至於說行刺女帝陛下什麼的,我又怎麼可能會有那種心思呢!就算是女帝陛下讓我行刺她,我也不敢做啊!”

一旁的徐無塵也微微點了點頭,深以為然的附和道。

“可是......貧道觀察帝師的麵色,似乎有些疲憊,這國事雖然說重要,可是帝師也要稍微保重身體纔是,不然的話帝師要是病倒了,那麼女帝陛下隻靠貧道一人想來是有些吃力的。”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顧清寒一臉深意的看著徐無塵笑道。

“多謝國師關懷,不過我的身體還好。”縱然顧清寒的眼睛有穿透人心的能力。

彷彿能夠看穿世間一切虛妄。

可是徐無塵早就已經練出來了。

自然冇有受到顧清寒的眼神左右。

隻是極為平靜的說了一番話。

顯然並冇有被國師的話語所影響。

“原來是這樣。不過既然女帝陛下已經和帝師商量完事情了,那麼貧道借用一下帝師,應該不成問題吧?”說完,顧清寒徑直走到徐無塵的身側,輕輕摸了摸徐無塵有些蒼白的麵容說道,“貧道有一些養生術,正好適合帝師修行!”

“真的?!”聽到顧清寒的話語,徐無塵眉頭微蹙,有些期待的問道。

咻!

洛瑤光的雙眸瞬間如同寒冷的箭矢一般,朝著徐無塵射來!

“國師既然都這麼說了,那麼朕自然冇有什麼拒絕的理由,一切還是看帝師自己的意願吧。”洛瑤光聲音冰冷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