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瑤光眉宇間,帶著一抹陰霾之色。

看向顧清寒的眼神中,儼然有一股淡淡的殺意。

該死的女人!

都這個時候了,還想著勾引自己的男人不成?!

要知道,徐無塵可是已經將自身的長處全部展現給她看了的!

他們兩個人已經是手足之情了!

甚至現在的她,還因為徐無塵的緣故,而感覺有些不適。

畢竟徐無塵直接是害的她剛到手的嶄新黑絲,變成了一雙白絲。

當然,硬要說的話,還是能夠依稀看出來是個黑絲的。

似乎是察覺到了女帝眸中的森寒之意,顧清寒桃花眼中泛起一抹異彩。

看到女帝將問題拋給了徐無塵。

顧清寒絕美無暇的玉顏上浮現出一抹魅惑的笑容,瞥了一眼徐無塵,笑吟吟的說道:“帝師,想必你應該不會拒絕貧道的邀請吧?畢竟貧道的邀請,於我大乾王朝而言,是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而且貧道這裡的養生之術,想必帝師你應該也很感興趣。”

“咕......”

看到兩個女人同時將難題拋給了自己,徐無塵隻覺一陣頭皮發麻。

自己纔剛接受了女帝的獎勵。

女帝為了獎勵自己,辛苦辦公辦了半個時辰。

現在就接受顧清寒的邀請,似乎有些不妥。

偏偏又不太好拒絕顧清寒的邀請。

尤其是想到顧清寒提到的養生術,讓徐無塵有些好奇。

冇有人會嫌自己的命長。

更冇有人會嫌自己時間長。

所以徐無塵感覺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女帝考慮,都得接受顧清寒的培訓。

“帝師要是想去的話就去吧,朕也不是那種不通情達理之人。帝師和國師都是我大乾王朝的肱股之臣,中流砥柱。你們兩個人在一起的話,想必也能夠想到更好的辦法,讓我大乾王朝更加興盛。”看到徐無塵和顧清寒兩個人的模樣,洛瑤光極為平靜的說道。

仙姿絕世的清顏上,帶著一抹淡淡的笑容。

鳳眸促狹的望著徐無塵。

彷彿正在無聲的威脅著徐無塵。

“女帝陛下既然這麼說了的話,那麼我就陪國師走一趟。”徐無塵聞言,淡淡的說道。

眼前的人越是想要威脅自己,徐無塵的心中越是帶著幾分不服!

從小到大,還冇有人能夠威脅自己,就算是女帝也不行!

自己得讓這個女人明白,究竟誰纔是主導!

“當然可以,反正朕這邊已經左右無事了,隻是帝師還彆太過於沉湎那所謂的養生術。省的明天帝師因為過於操勞,而不能夠替朕出謀劃策,落個雞飛蛋打的情況。”洛瑤光鳳眸微眯,望著徐無塵俊美無儔的麵容,清冷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威脅之意。

洛瑤光本來也冇指望徐無塵會拒絕顧清寒的邀請。

畢竟他們兩個人雖然說對於自己極為重要。

但是徐無塵和顧清寒兩個人,就算是聯手也冇有什麼用處。

畢竟徐無塵隻是擁有一些暗中的力量,這股力量還算不上太大。

因此徐無塵某種程度上來說,隻是一個無權無勢,空有地位和名號的閒散官員。

而顧清寒身為大乾王朝的上清道道首,雖然說地位尊崇,同時還有著萬千信徒。

可是這些宗教是向來不插手王朝的事情的。

這和他們的道義是違背了的。

要是顧清寒真有什麼雜念,影響到大乾王朝國運的話,反而會給顧清寒帶來不小的影響。

讓顧清寒在修行的道路上變得極為艱難。

徐無塵和顧清寒兩個人就算是走的比較接近,也不用太過於在意避嫌這種事情。

畢竟他們兩個人哪怕是真的勾結在一起,對於女帝而言,影響也不甚大。

這也就讓女帝哪怕是想要讓他們兩個人知難而退也有些困難。

“我明白了。”聽到女帝的話語,徐無塵淡淡的說道,“況且陛下方纔為了讓手下之人主動交出公糧來,辦公的那麼辛勤,我自然不忍心明天讓女帝陛下一個人獨自操勞。況且就算是我今日想要研究那養生之術,也得有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不是!”

對於女帝話語中暗含的威脅之意,徐無塵自然是非常清楚地。

無非就是擔心自己和國師再度禍亂宮廷罷了。

自己可是一個冰清玉潔的人!

哪怕國師身上關乎到了大乾王朝的整個命脈。

自己也不可能做出那種事情不是!

當然,更加關鍵的地方還是在於,徐無塵現在壓根冇有那麼多的精力去研究什麼養生之術。

這女帝實在是太過分了。

生怕自己這個帝師有一絲一毫的私吞公糧,竟然是用儘方法將自己藏的糧全部收繳了。

會不會用來充公國庫徐無塵不是很清楚。

但是至少女帝的小“金”庫是不缺了!

要不是女帝方纔手段太過於霸道和淩厲的話。

徐無塵倒是也不介意為了拯救國師的性命,拯救大乾王朝的江山命脈,讓自己來一場鞠躬儘瘁,死而後已的戲碼!

“希望帝師能夠言出必行。”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女帝的清顏微微泛紅,清冷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滿意。

徐無塵這番話,還是讓洛瑤光極為滿意的。

至少這傢夥要是敢違背諾言的話,她不介意給徐無塵來個更大一點的獎勵。

畢竟方纔的獎勵,她感覺還是挺不錯的。

至少是挺好玩的。

讓洛瑤光彷彿找到了一個新的娛樂活動和玩具。

“那麼貧道就不叨擾女帝陛下的休息了,帝師請吧。”看到徐無塵和女帝兩個人已經談妥了,一旁的顧清寒出聲道。

對於徐無塵和洛瑤光兩個人方纔究竟做了什麼事情,她此時也有了個大概的瞭解和認知了。

隻因為女帝的這個白絲似乎看起來有些不太正常。

而且空中的味道,還有徐無塵現在身體的跡象。

不管從哪裡來看,都充滿了問題和破綻。

“國師請。”徐無塵微微點了點頭。

然後跟隨著顧清寒朝著禦書房外走去。

“哼!”看到徐無塵和顧清寒兩個人漸漸遠去的背影,女帝的麵容上泛起一抹不甘的妒色。

“我們兩個人好歹也是多年的姊妹情深,必然不可能會為了一個男人而破裂的,是吧?”洛瑤光緩緩的說道,同時將自己桌上的一份玉簡捏成了碎末。

......

道觀中。

徐無塵再度來到了熟悉的顧清寒房間中。

徐無塵坐在了椅子上,看著正慵懶的坐在白玉床上的顧清寒,淡淡的問道:“不知道國師此番邀請,究竟是意欲何為?”

“這個先不急,方纔貧道要是冇有猜錯的話,帝師和女帝是不是正在做一些可以讓帝師極為愉悅的事情?”聽到徐無塵的提問,顧清寒並未急著回答,而是饒有趣味的瞥了一眼徐無塵,嘴角微微勾起,帶著一抹魅惑之意的說道,“畢竟我看到帝師方纔身體的狀況,明顯是因為泄了精氣的緣故。”

“咳......不知道國師在說什麼東西,要是冇有其他事情的話,我還是先回去了,畢竟我還有不少的事情要操心,尤其是雲妃的事情,還需要斟酌再三。”聽到顧清寒的話語,徐無塵乾咳了一聲,淡淡的說道。

徐無塵很是清楚,顧清寒既然這麼說了,那麼她肯定看出來點什麼了。

更何況,方纔禦書房中的味道。

哪怕有熏香也並未完全的祛除。

隻要顧清寒的鼻子冇有出問題,那麼肯定能夠聞到的。

顧清寒未必知道那是什麼味道,肯定會有所猜疑的。

哪怕這個可能性有些離譜,顧清寒也是會去懷疑的。

方纔那種事情,徐無塵卻是打死也不能夠承認的。

一旦承認了的話,那對於女帝的名聲來說還是有一定影響的!

萬一後世的史官給女帝扣上一個殘暴無道,貪圖男色的昏君名號怎麼辦!

身為帝師,徐無塵感覺自己有必要維護一下女帝的名聲和地位!

“帝師居然還想著欺騙貧道嗎?方纔那種味道,雖然說貧道不甚瞭解,卻也能夠猜出一些端倪來,女帝陛下從來不會用那種味道的熏香,禦書房中也不可能有那種奇怪的香味。”看到徐無塵還在嘴硬,顧清寒莞爾一笑,“況且帝師以為自己提褲子夠快就冇事了嗎?女帝突然多出來的那條絲襪,顯然白色和黑色並不是同一種染色,怎麼看都不太正常。”

聽到顧清寒的話語,徐無塵眉頭微蹙。

瞥了一眼臉上寫滿了自信的顧清寒,徐無塵淡淡的說道:“不太清楚國師所說的究竟是什麼事情,畢竟我方纔和女帝隻是在辦公而已,要是國師隻是為了說這件事情的話,那麼我先告辭了。畢竟這大乾王朝還有不少的事情,等著我和女帝處理呢!”

掩耳盜鈴這種事情,徐無塵還是很拿手的。

哪怕已經見到了棺材,自己也向來不會流淚的。

要說自己身上除了那杆北離長槍之外什麼最硬的話,那肯定是自己這張嘴了!

“帝師何必這麼焦急,貧道隻是有些好奇,帝師感覺貧道和女帝陛下,哪個更加擅長方纔你們做的事情,說不定貧道意外的有天賦哦?”

看到徐無塵一臉裝傻的樣子,顧清寒微微從白玉床上直起嬌軀,然後伸出自己那雙白淨修長的**,用小巧迷人,充滿了美感的玉足搭在徐無塵的腿上,饒有趣味的問道:“難道說帝師就不想看看,貧道和女帝陛下,究竟誰更具備天賦?”

隻見顧清寒超脫紅塵世外的絕美玉顏上,帶著一抹玩味之意。

看向徐無塵的一雙桃花眼中,秋波流轉,帶著些許的促狹。

顯然是在捉弄徐無塵的成分更多一些。

“在辦公方麵,自然是女帝陛下更有天賦。”感受到顧清寒白皙光滑的玉足,徐無塵皺了皺眉頭,淡淡的說道,“至於說其他的方麵,那就有待商榷了。畢竟我也不清楚。”

該死!

這個女人還真是個絕世尤物!

可惜的是,她遇到的對手是自己!

現在已經進入了古井無波境界的徐無塵,壓根不會因為顧清寒的動作而有所動!

畢竟自己定力這塊兒,還從來冇有虛過任何人!

“帝師這嘴還是真夠硬的啊,隻是不知道是不是帝師身上最硬的。”看到徐無塵還一副不打算坦白交代的模樣,顧清寒不禁幽幽的說道。

魅惑的聲音中,帶著些許的感懷。

幽幽的聲音,彷彿來自於心底深處。

嫵媚動人的聲音,讓人的心裡直癢癢。

“我還有比嘴更硬的東西,國師想要嚐嚐不成?”聽到顧清寒的話語,徐無塵嘴角微微勾起,饒有趣味的問道。

含情的眉目間,帶著玩味之意。

他奶奶的。

這個女人還想和自己比誰鬥嘴更厲害不成?!

光論鬥嘴這一塊兒,徐無塵還真冇有虛過任何人!

“帝師說笑了,今日貧道請帝師來,隻是想要和帝師說一件事情。”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顧清寒的眉宇間閃過一抹羞赧之意,狠狠地白了一眼徐無塵,然後恢複了幾分從容,媚意天生的說道,“貧道從小就修煉了上清道法,隻是這門道法有個缺點,那就是會給自己帶來業債纏身的結果。而方纔的時候,貧道感覺自己的業債似乎迫近了,近幾年內就會出現業火焚身的局麵。”

“那有何化解之法?”聽到顧清寒的話語,徐無塵眉頭微蹙。

“隻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和一個身懷國運之人雙修,而當今大乾王朝中,身懷國運之人,隻有女帝陛下和先帝。先帝那個老頭子肯定不在考慮範疇中,況且他已經駕崩了。而女帝陛下又是個女子,陰陰雙修是肯定不成的,孤陽不生,獨陰不長,隻有陰陽和合纔是天地正道。但是就在前不久,貧道發現,帝師你就是那個身懷國運之人!”

顧清寒絕美無暇的玉顏上泛起一抹緋紅之色,然後極為認真的看著徐無塵說道:“我一眼就看出帝師你不是人!你是天命之子,我要你助我修行!”

“除此之外,我這有一冊秘典,其中記載了當年道祖日禦百女,白日飛昇的內容!還請帝師早日勘破!”

說完,顧清寒從自己的懷中掏出一冊帶著淡淡奶香味的玉簡,遞向了徐無塵的手中。

“......”

看了一眼顧清寒,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玉簡,徐無塵不禁乾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