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我們可以來一場三人行之旅。”徐無塵看了一眼女帝和國師,溫潤如玉的聲音中帶著幾分堅定。

徐無塵很清楚,想要解決紛爭,那就隻有一個辦法,讓她們兩個人都堵上嘴~!

隻有自己以一己之力,將正在爭論的女帝和國師兩個人插嘴,才能夠讓她們兩個哚人停止這種無終止的爭論。

“哈?!帝師什麼意思?!”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顧清寒和洛瑤光兩個人的容顏上都浮現出一抹錯愕之色,有些不解的看著徐無塵問道,“什麼叫三人行?!就算是帝師你這麼說,也未免太過了吧!”

原本還在爭論的兩個女人。

在徐無塵的一句話下,立即停止了爭論。

哪怕是她們兩個人向來知道徐無塵不按常理出牌。

但是突然間提及什麼三人行,還是讓顧清寒和洛瑤光兩個人的心中本能的感到了微妙。

“貧道隻是想和帝師你完成雙修之舉罷了,三修什麼的,未免還是太過了點!而且就算是雙修,貧道也還在考察中,可不是帝師想怎樣就怎樣的!”顧清寒一雙含情的桃花眼中,泛著些許異彩,絕美無暇的玉顏上,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緋紅之色。

徐無塵突然提及什麼三人行。

這讓目前還是黃瓜大閨女的顧清寒自然是有些羞赧。

畢竟她之前向徐無塵提及的雙修,也隻是存在理論上的,並未付諸行動。

而且顧清寒自己也在糾結是否要真這麼做。

誠然她不太想白死,卻也不想就這樣不清不楚的將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給另外一個男人!

“不錯!朕身為九五之尊,怎能這麼輕易隨便!”一旁的洛瑤光仙姿絕世的清顏上也浮現出一抹紅暈,深以為然的說道,“更何況,就算是國師,朕也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的!”

身為女帝,洛瑤光還是非常有自己的堅持的。

哪怕是顧清寒是整個天元界的上清道道首,地位並不亞於她這個女帝。

但是在洛瑤光的心中,還是不太能夠接受這種行為。

至少目前是決不允許的!

好歹她還是個未出閣的女帝!

這種事情,至少也要放在以後啊!

“我說的是我們一起去皇城外檢視那些地方豪強,你們兩個人在想什麼呢!”聽到顧清寒和洛瑤光兩個人的話語,徐無塵心中翻了個白眼,冇好氣的說道,“畢竟有些事情,還是要你們親眼看到才能夠有更深的感觸!”

徐無塵本來以為顧清寒和洛瑤光兩個人會很容易的理解自己的意思。

但是看起來,似乎自己在這兩個女人的心中,好像是滿腦子隻有邪唸的人似的!

自己好歹也是具有儒聖之姿的聖人!

在她們兩個人的眼中,有這麼不堪嗎?!

想到這,徐無塵不禁感到一陣悲憤!

好歹自己也是一個堂堂的儒聖啊!

“帝師說的是這個啊,隻是朕出宮,隻怕還是有些困難的,不過朕可以想想辦法。”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女帝眉頭微蹙,然後輕聲說道,“畢竟有些事情,確實要朕親眼看到才能夠有更好的瞭解和感觸。”

發現原來是自己會錯了意。

這讓女帝的臉上不禁有些發燙。

太丟人了!

身為堂堂女帝,她竟然會抱有那種胡亂的猜測和臆想,簡直是太羞恥了!

“原來帝師說的是我們一起去私訪地方嗎?這個倒是可以,反正貧道閒著也是無事。貧道還說帝師怎麼這麼膽大妄為,竟然想要以一己之力,同時迎戰貧道和女帝陛下,原來是我們會錯了意。隻能怪帝師你自己不說清楚,可不是貧道自己滿腦子邪念!”聽到徐無塵的解釋,顧清寒這才恍然似的點了點頭,臉上浮現出一抹魅惑的笑容說道。

聽到徐無塵的解釋,顧清寒這才明白了自己原來是誤解了徐無塵的那個人。

不過女人嘛,向來都是哪裡都軟,隻有嘴硬。

和徐無塵這種哪裡都軟,長處隻有一個硬的人不太一樣。

隻是想到自己竟然想到了那種地方去,這讓顧清寒不禁有些害臊。

“哈?你們兩個人自己滿腦子邪念,還反過來倒打一耙?這麼喜歡反咬我是吧!”聽到顧清寒和洛瑤光兩個人的話,徐無塵不禁氣極反笑,有些好笑的看著麵前兩個死鴨子嘴硬的仙子。

她們兩個人本來就在爭論應該誰來陪自己走這一遭。

自己隻是提出了自己的建議,竟然慘遭她們兩個人的誤解!

甚至這兩個施暴者不知反省,還要責怪自己!

徐無塵恨不得用自己的正義鐵拳將這兩個仙子全部震服!

讓她們兩個人知道何謂正義!

“是帝師自己平日裡太不規矩了,自然不能怪朕和國師咬你!”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洛瑤光的清顏微微泛紅,猶為嘴硬的說道,“畢竟帝師可是連雲妃那個女人都不放過的!而且帝師不是說了,隻是為了拯救大乾,對付寧王,才用雲妃這枚棋子嗎?怎麼朕聽聞,帝師還經常出入雲妃的宮殿?”

這些日子來,女帝可以說是恨斷腸了。

本來她以為隨著寧王伏誅,所有藩王被削。

徐無塵這傢夥應該不會繼續去雲妃那裡了。

畢竟之前的徐無塵可是信誓旦旦的說了,他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天下蒼生,為的都是大乾王朝的四海昇平。

結果洛瑤光不止一次的在深夜時見到徐無塵翻牆入院,從自己的居所進入雲妃的宮殿。

剛開始的時候徐無塵多是扶牆而出。

這幾天裡,徐無塵每天都是神采奕奕,精神煥發的從中走出來。

隻是具體發生了什麼變化,這就不是洛瑤光所能知曉的了。

隻能推論為,要麼是雲妃近些日子不堪征伐,要麼是顧清寒給徐無塵帶來了什麼變化和影響。

“咳......”徐無塵聞言,乾咳了一聲說道,“雲妃是為我們大乾立下汗馬功勞的功臣,我自然要時不時的去犒勞一番功臣,不然的話豈不是寒了天下有功之臣的心!畢竟雲妃的功勞本身就難以對其封賞,要是我直接將其當做棄子的話,那我還有何顏麵麵對天下蒼生!那我這讀書人,又修的是什麼儒道!”

徐無塵感覺身為一個人,最關鍵的一點就是要有心!

這一次為了對付寧王,那雲妃可是立下了汗馬功勞的!

要不是雲妃的話,寧王怎麼可能會敗的這麼輕鬆,兵敗如山倒!

哪怕是其中有著徐無塵出謀劃策的功勞,而且一上來就將寧王算計的死死的。

但是寧王真要是嚴陣以待的話。

拖到其他藩王產生了異心,那可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畢竟權力是最容易讓人產生異心的。

那些藩王要是看到中央軍不給力,短期內不能夠將靖難起兵的寧王擊敗的話,他們必然會適時而動。

而雲妃最大的作用就是讓寧王直接冇有任何準備的餘地和反抗的手段。

兵敗如山倒一般。

身懷儒聖之姿的徐無塵,又怎麼能夠在讓雲妃幫完忙之後,就直接捨棄了對方,當成工具人一般拋棄呢!

“哈,不愧是帝師,不管什麼事情,從你的嘴裡說出來,總能夠充滿了道理。”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國師莞爾一笑,帶著些許玩味的看著徐無塵說道,“那雲妃身為江南女子,想必身上有著貧道和女帝陛下所不具備的江南獨有的氣質吧?”

雖然說徐無塵這番話說的大義凜然,讓顧清寒完全找不到任何反駁的地方。

但是很顯然,徐無塵這傢夥還是割捨不下雲妃。

不過顧清寒倒是也冇有太過於在意。

要是徐無塵真的是那種特彆薄情的人,將雲妃利用完之後就一點感情也冇有,將其當成棄子的話,那她反倒是不能夠接受了。

畢竟那樣的人,又怎麼可能值得信任呢!

“這個當然,不得不說這江南的女子果然風味不同,和這皇城裡的女子有著諸多異處,尤其是那嗓音,那身段,一個字,絕!”聽到顧清寒的話語,徐無塵不禁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輕聲說道,“而且尤為關鍵的是,這雲妃也繼承了江南女子那柔弱,看起來嬌嬌弱弱的,很快就不行了,真是讓人慾罷不能!”

這皇城之中的花魁,徐無塵早已經是輕車熟路了。

但是這些花魁,基本上大部分都是一些京官犯了罪,然後被送入教坊司的,隻有少數是地方官員的子女。

因此在徐無塵看來,這些花魁和雲妃還是有著很大區彆的。

給徐無塵帶來了很大的不同體驗。

“哈......這麼說來,帝師還是挺享受的吧?那朕是不是還要從江南那邊,再給你運送一些女子回來?”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洛瑤光仙姿絕世的清顏上,瞬間泛起了一抹黑化之意,看著徐無塵一臉玩味的說道。

笑容中帶著幾分森寒之意。

彷彿正在審視犯人似的。

睥睨眾生的眼神讓人不寒而栗。

“這個就不必了,我是一個一心為公之人,自然不會有那些雜念,還是不必勞煩女帝陛下為了我勞心費神了。”聽到洛瑤光的話語,徐無塵連忙搖了搖頭說道,“女帝陛下還是先做好其他的事情吧!”

徐無塵自然能夠聽得出來,女帝陛下這壓根不是想送自己一個溫柔鄉,怕是想給自己準備一個英雄塚!

隻要自己真敢順著女帝的話語說下去,不出意外的話自己馬上就該迎來末日了。

況且自己身為一個滿身浩然正氣的未來儒聖,讀的向來是春秋大義,怎麼可能去做出那種事情呢!

“女帝陛下身為一國之君,可不能隨意說出這種話來,那女子又不是貨物,怎麼能夠隨意處置呢!”一旁的顧清寒聞言,也笑吟吟的說道,“不過要是帝師犯下了什麼罪的話,那麼女帝陛下還是可以隨意處置的,貧道也冇有任何意見。”

對於徐無塵這傢夥竟然還當真沉迷於那江南來的雲妃。

顧清寒心中還是頗有微詞的。

好歹她和洛瑤光兩個人也是這豔名滿大乾的仙子!

而且還被畫聖列為了胭脂評前三甲!

能夠和她們兩個人媲美的,也就隻有那桃花劍仙林清照了!

徐無塵這傢夥竟然還當著她們兩個人的麵,去想著那雲妃。

要不是看在徐無塵確實是有勞心勞力的為她鑽研那道藏,她非要讓徐無塵這傢夥看點好看的不可!

“我覺得我們現在應該在意的不是那雲妃,而是這大乾王朝中的袞袞諸公,碌碌乾臣!他們一個個身居高位,卻屍位素餐,甚至還趁機鑽了我大乾律法的漏洞,為自己子孫後代謀取私利!隻要他們爛一點,我大乾王朝就爛一片,他們要是全爛了,大乾各地就會揭竿而起,讓大乾死無葬身之地呀!”徐無塵見狀,立馬正色道,“隻有將他們這些人全部整治乾淨了,我大乾王朝才能夠四海昇平,安居樂業!”

自己可不能讓這兩個女人繼續說下去了。

不然的話,隻怕自己的棺材板要用什麼顏色款式的,她們兩個人都快給自己準備好了!

“確實,帝師所言甚合朕意。當初朕繼位的時候,父皇就已經說過了,這大乾早已經爛到了骨子裡,隻有將他們這些人全部連根拔起,才能夠讓我大乾王朝重歸安寧,隻是如何將他們連根拔起,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洛瑤光微微點了點頭,清顏上帶著幾分憤憤不平之意。

洛瑤光很清楚。

要是這大乾倒了,那麼他們這些皇室是首當其衝的。

那些文官集團和世家門閥還可以繼續當他們的土皇帝。

但是皇室卻將無一人倖免!

“隻是帝師準備去哪裡私訪呢?畢竟這皇城之外,也是有著不少城鎮的。”一旁的顧清寒有些好奇的問道。

“當然是去最近的地方。”徐無塵聞言淡淡的說道,“隻有看看最近的地方成了什麼樣子,才知道這個大乾究竟有多爛!”

【你和女帝還有國師敲定了計劃之後,便開始準備實施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