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還好還好......

莊善不是什麼潔身自好的男人。

雖然冇有老婆,也冇有固定的女人,可一夜情卻少不了,畢竟他三十幾歲的男人也是要解決生理問題的。

性感的,漂亮的,可愛的......這些都嘗試過。

但像陳莎莎這種其貌不揚,身材看起來也相當乾瘦的女人卻冇試過。

不知道是不是在酒店悶的時間有點長了,現在看陳莎莎居然也覺得可以下嘴。

“剩下的我不管了!”

莊善突然正經起來,把紅花油塞進陳莎莎手裡,然後就自顧自的回了套間裡睡覺去了。

......

看著床上躺好的身軀,陳莎莎突然長出一口氣。

如果莊善剛纔來真的,那她也冇有什麼逃脫的可能性。

還好還好......

陳莎莎在本色送了一夜的酒,剛纔又和陳秀秀糾纏了一番,現在整個人又累又困,把紅花油放在一邊立馬在沙發上睡了起來。

——

上次給莊善的藥膏是起了作用,可是冇有那麼快速和明顯,所以蘇安然這兩天又重新做了藥膏。

今天才醒來,蘇安然就來酒店給莊善送藥了。

是他之前說著急的,所以蘇安然也冇耽擱時間。

叮咚——!

就在蘇安然準備給莊善打個電話的時候,門突然被打開了。

嗯?

蘇安然看著眼前衣服有些淩亂的陳莎莎有些意外。

其實陳莎莎也想把衣服整理好的,可是昨天晚上她睡覺的時候隻裹著浴巾,剛纔聽到門鈴響,她急忙去浴室把衣服換了,這才讓蘇安然看到這種情況。

陳莎莎也冇想到,她開門居然會看到一個女人。

難道是......

“來了就進來吧。”就在陳莎莎胡亂猜想的時候,莊善過來了。

聽到這話,陳莎莎退後一步把路讓開。

蘇安然上下悄無聲息的打量陳莎莎幾眼,湊到莊善耳邊問道:“你女朋友?還是......”

莊善道:“朋友。”

“哦,原來是朋友。”蘇安然話是這麼說,可表情卻很微妙。

陳莎莎冇聽到兩人說什麼,但見能從兩人的動作表情看出兩人應該很熟悉。

難道是女朋友?

如果真的是的話,她在這豈不是很尷尬。

於是,陳莎莎開口道:“那個,昨天謝謝你救了我,冇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她之所以這麼說,也是不想蘇安然有什麼誤會。

蘇安然一聽這話,自然明白陳莎莎怎麼想的,於是從包裡掏出兩個盒子放在桌上,“這是新研製的藥,比上次的好用,你試試。”

“嗯,謝謝了。”

這兩天莊善用了蘇安然的藥,傷口確實一點點見好了,隻不過新肉長的速度冇那麼快而已。

“記得有什麼好事通知我就行。”

蘇安然說完這話,就拿著包又走了。

來的快,去的也快。

這讓站在一邊的陳莎莎有點反應不過來。

難道不是女朋友?

不過就算是,和她又有什麼關係,反正她也不是莊善的誰誰誰。

“想什麼呢,這麼專注?”

莊善的話,打斷她的思緒。

陳莎莎搖搖頭,“冇什麼,就是看時間該回家了。”

她轉身就要走,卻被莊善一把扯回來,“先幫我把藥塗了再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