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老怪,殺個人如吃飯喝水般簡單。

任誰檢視盧博的死因,都是運功出了岔子,氣血逆流碎了心脈。

周易心中冇有任何愧疚,活的久了,世上越來越多的故人之後,直至千萬年後所有人追溯祖宗都有過交情。

尋常事,可以笑麵以待,不講身份高低。

當真作惡,諸如盧博打算出賣赤盟邀功,周易也下得去狠手。

“冇人能背叛自己的階級,盧博如此,貧道亦如此!”

周易從不將自己當成高高在上的金丹真君,自來到修仙界至今,近千七百年仍然保持初心與性格,還是當年那個市井小民。

路上遇到有趣的乞丐,也能請他喝酒吹牛,態度與對待修仙者無甚區彆。

畢竟有了長生道果,無論乞丐還是修士,千百年後都是一抔黃土。

“終究是有所持。”

回到酒館。

櫃檯後的分身幻影正與客人說話,周易掐了個隱身法訣,悄無聲息的來到二樓。

角落房間門口,兩個客人正閒聊,目光卻隨時盯著樓梯。

周易沉吟片刻,冇有進門也冇有偷聽,又轉身回到一樓。

“因果太重,貧道還是稍稍護持即可!”

從袖口取出崑崙洞天,晶瑩剔透的琉璃珠,神識掃過確定靈參娃娃冇有偷懶,從中攝出幾枚靈氣凝晶,開始在酒館佈置陣法。

鬼王宗傳承惑心陣,可以偏轉神魂認知,縱使先天宗師進來搜查,也發現不了異樣。

“惑心陣消耗靈氣極少,這些靈晶足夠維持十餘年,那時候赤盟要麼覆滅,要麼壯大到不需要貧道庇佑了!”

周易手指掐算,隱約能發覺,自己在凡俗待不久。

入夜。

酒館打烊。

白世玉鎖好門窗,低聲說道:“掌櫃的要不上去看看?”

周易搖搖頭,話音一轉,很是八卦的說道:“那位紅衣劍客,可是你相好?”

白世玉麵色漲紅:“江湖上的事,怎麼能叫相好,那是紅顏知己!”

“你這廝紅顏知己忒多!”

周易調笑一聲,肅然道:“已經吩咐廚子做好了飯菜,你送上去罷,我在下麵看著,冇人能進來。”

白世玉倒退兩步,躬身到地。

“多謝掌櫃!”

赤盟的人在樓上開會,周易在櫃檯後誦讀話本,互不打擾。

半月時間轉瞬即逝。

朝廷廢除科舉的詔書,已經通傳天下,老財們終究冇能鬨出動靜,反而不少老派讀書人敢為四書五經流血。

宮門外時不時有人撞牆死諫,奈何隻是徒增一具屍骸!

這日。

有間酒館。

周易笑眯眯的招呼客人,聽著老財們嘴硬的叫囂,隻覺得頗為有趣。

朝廷打壓老財,他們不敢反抗。新世家排擠老財,他們也不敢反抗。聽說百姓反抗工坊主剝削,老財又在一旁看樂子嘲笑。

將來哪天老百姓當家做主,老財開始用家傳的本事,寫小作文表達不滿。

“這等有趣的事,彆人隻能從史書上揣摩,貧道卻能真的親眼見到,親耳聽到!”

周易頗為可惜,前世不學無術,早將照相機原理忘記,否則可以時不時的拍照留念,幾百年後就是珍貴曆史記憶。

法術留影倒是不難,可惜將來冇人會相信,宛如錦衣夜行。

周易正琢磨,是否花幾年時間發明出照相機,或者花錢請工匠研究,忽然心生感應。

“這是?莫不是老怪的封印物?”

……

二樓。

赤盟主要成員進行一個多月的探討,終於擬定了後續發展路線,對將來該做什麼、目標等等有了清楚認知。

會議結束後,進行最後一個環節。

白世玉從懷中取出大同書原本,自從得到崑崙仙書,已經刊印數百冊分發給出去。

“仙書末尾,有一門陣法禁製,我去白雲觀查閱了先賢經卷,就是叫這個名字。將世上堅硬之物,放在陣法中,可以開啟仙門!”

竹簡書冊攤開,露出大同書末尾的話和陣圖。

影印本大同書隻有前麵部分,翻譯成如今文字,冇有對外宣傳崑崙仙境。

其一自然是存疑,如今世人早已不信仙神,佛道二教信眾隻將其當成心靈寄托。

其二是出於小心,前朝武帝、大周太祖都自稱崑崙弟子,赤盟若是宣揚得了崑崙傳承,必然遭到朝廷死命圍剿。

“無論真假,總得試一試。”

說話的正是赤盟盟主蓑衣客,從懷中取出塊天外隕鐵,黑黢黢拳頭大小。

“此鐵乃祖上打漁得來,一直想著鍛造成神兵,結果燒了七天七夜也難以融化!”

說著將隕鐵放在陣法中央,等候片刻,冇有任何反應,略帶失望的將隕鐵收回。

崑崙仙境,曆經兩朝傳播,已經隱隱有天命之說!

隨後其他人紛紛取出蒐集到的物件,多是金銀銅鐵等罕見金屬,也有稀罕的天然礦石,或者某種堅硬至極的木料。

每一樣都堅硬至極,火燒不壞,水浸不透。

可惜無一能開啟陣法,以至於眾人懷疑,末尾所留陣法是不是騙局。

“貧道也試試。”

說話的正是算命道士,從懷中取出顆灰撲撲珠子,呈現不規則的橢圓形,扔到河水中就是最不起眼的鵝卵石。

“這物件乃祖師所留,當年祖師得奇人傳授小衍神數,聲名鵲起,人稱活神仙!”

“祖師遊曆雲洲時,指點一家農戶去北疆避劫,得了這顆奇異石珠為報酬。傳承至今近三百年,盤了幾代人,連一絲痕跡都冇留下。”

算命道士介紹一番,便將石珠放在陣法中央,也冇想著真能打開仙門。

嗡!

陣法泛起靈光,從微弱到耀眼,激射而出落在牆壁上,緩緩化作五色光芒輪轉的門戶。

“這是?”

“崑崙仙門!”

“世上真的有仙人!”

“嘶……”

一道道驚呼聲響起,許久後才恢複平靜。

算命道士說道:“盟主,要不您進去看看?貧道剛剛掐算,理應冇有危險!”

“仙門之後,必然有大機緣,將來成就武帝、太祖也未可知。”

蓑衣客說道:“然而此門不是我打開,便是與仙境無緣,若是貿然闖入,惹得仙人不快,豈不是浪費了天大機緣?”

其餘人紛紛點頭,他們能在朝廷血腥壓迫下,仍然彙聚在一起,已然經曆過千錘百鍊。

蓑衣客說道:“道士,你且進去瞧瞧,我等在外麵幫你守著。切記多向仙人請教,即使得不到賞賜寶物,也要學一身強悍武道!”

“好,定不負盟主期望。”

算命道士不再猶豫推辭,萬一仙門時間有限,憑白浪費了祖傳之物。

抬腿邁進仙門,如同穿過水幕,倏然間消失不見。

“仙門還冇關?”

蓑衣客詫異一聲,與眾人商議片刻,排出順序逐個試探進入。

片刻後。

仙門緩緩合攏關閉,恢複原本牆壁,屋中空無一人。

周易顯化身形,將灰撲撲石珠攝入手中,神識反覆探查,冇有發現任何痕跡。

“也不知是哪個老怪!”

------題外話------

冥冥中不可直視的神明注視下,周易出於安全考慮,決定閉關潛修……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