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下《童子功》,柳玉身上攜帶的錢頓時再去一千兩,加上之前拍賣《八極橫煉功》的錢,身上的錢已經直接去了近一半,不過柳玉心裡十分滿意,因為兩門功法到手,他此行最大的目的已經達到,而且他還有了一門的完整的勁力級彆功法,接下來氣血境達到頂峰後也不用再為冇有入勁之法而發愁。

接下來柳玉也不打算再拍什麼東西了,剩下的錢留著後續修煉繼續嗑藥更好。

接過拍賣下來的《童子功》,如一開始的《八極橫煉功》一樣,柳玉拿到功法後就直接翻閱記下,係統的資訊麵板上,《童子功》的功法也隨之顯露出來在。

相比《八極橫煉功》,童子功的品級更高,修煉到大成可以直接修煉到勁力境界,而勁力境界的修煉知識也是柳玉最關注的。

不過《八極橫煉功》也有超過《童子功》的優勢,如果僅從氣血境的修煉來看,《八極橫煉功》卻反而要超過《童子功》一籌,因為童子功在氣血境隻能提升突破五次氣血修煉到氣血境五血的層次,而《八極橫煉功》卻可以提升突破六次氣血讓武者在氣血境修煉到六血層次。

其實如果柳玉僅僅隻是想突破到氣血境九血的話,這兩門功法,任何一門功法都已經足夠讓柳玉突破到氣血境九血,完全在一開始拍下《八極橫煉功》後就不用再拍《童子功》,不過柳玉最終選擇不惜花費千兩白銀拍下來,自然也是有著自己的打算想法。

因為柳玉想看看,自己在突破到氣血境九血之後,繼續用功法提升氣血的話,是否還能突破。

雖然按照柳玉這段時間對於武道氣血境的瞭解,確實就像是當初老王一開始給他說的那樣,氣血境九血就是氣血境的極限,但是這個極限,真的包括他柳玉嗎?

天才之所以被稱為天才,是因為他們能常人所不能,做到彆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對於其他人而言,氣血境九血或許就是武道在氣血境的極限,但是對他柳玉而言,以他的天資,這個極限,可未必就一定是他的極限,更何況,他還有係統這個輔助。

所以,柳玉將《童子功》也拍賣了下來,他想去嘗試一下,當修為突破打破氣血境九血的極限之後,自己還能不能在氣血境更進一步,打破這個極限,就算失敗,他也損失不大。

台上,拍賣會繼續進行,等拍賣到第二十件物品時,又是一門武學功法被拿出,但柳玉覺得這是一門不正經的功法——

鐵襠功!

最後被一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青年公子滿臉興奮的買下。

半個時辰後,拍賣會進入到尾聲。

“接下來,拍賣的將是今晚的倒數第二件物品——血靈果!”

場麵頓時出現一震騷動,不少人眼中露出一種炙熱之色,顯然知道這是什麼東西,而且必然價值連城。

很快,一顆通體晶瑩血紅雞蛋大小的紅色晶瑩果子被呈了上來,在這顆果子被呈上來的瞬間,頓時一股誘人的異香撲麵散發而出,僅僅隻是聞著,都讓人體內氣血躁動生處一種隱隱要提升的感覺。

柳玉也是不由目光一凝。

靈果。

看到這顆果子的瞬間,靈果二字就從他腦海中冒了出來,因為眼前的這顆果子與當初他從白狐洞中得到的靈果有很大的相似之處,一眼看去就給人一種神異不凡之感。

事實也冇有超出柳玉預料,眼前的血靈果確實也是一種靈果,且與他當初在白狐洞穴中獲得的靈果有異曲同工之妙。

“此乃血靈果,相信在場諸位貴客不少人都聽說過,血靈果乃是天地少有的靈果之一,尤其是對於氣血境的武者而言更是珍貴,服之可氣血大增,一顆血靈果的藥效,足抵得上尋常三五年的苦修.......”

台上的老者笑著介紹道,場中不少人則是呼吸都急促了起來,因為在安瀾縣這種小地方,在場人群中,實力最多的就是氣血境,勁力境界的武者或許有,但是絕對不會多,一個縣都隻那麼幾個,屈指可數,這種情況,這樣一顆血靈果對於這些氣血境武者的吸引力可想而言,如果得到,服用後恐怕立即就能讓修為在氣血境直接突破更進一步。

柳玉都止不住的心頭髮熱,如果能拿下這一顆血靈果,他恐怕都不需要用功法就能直接用血靈果的藥效硬生生將他的修為給抬上九血。

可惜,他窮。

最終,這顆血靈果的價格都直接被拍賣到七萬兩的驚人價格,柳玉身上的錢,還不夠零頭。

血靈果之後,就是今晚的壓軸拍賣品,一門真氣級的武道功法。

像安瀾縣這種小地方,勁力武者就已經是武力天花板,此刻這樣一門真氣級的武學功法出現,結果可想而知,這一門功法,就代表著一個進入真氣境的機會,而如果自己或自己勢力中有勁力武者能踏足真氣境界,帶來的好處自然不用多言,至少安瀾縣和周圍一代,將徹底變成霸主級的存在,甚至放眼整個雲陽府,都將步入真正的高手之林。

所以最終的結果也就是,這門真氣級功法直接被搶瘋了,最終價格更是直接抬到了二十萬兩的恐怖程度,被三樓一間包廂的主人買走。

這就是土豪的世界嗎?

柳玉不得不感歎,自己現在的這點身家,和這些真正的有錢人比起來,簡直就是乞丐差不多。

媽的狗大戶,柳玉恨不得取而代之,自己要是穿越開局出生在大戶人家該多好。

不過對於這門真氣級功法他倒是冇有太在意,他現在修為才氣血境,真氣境距離他還有些遙遠,當前首要的就是將氣血境修煉到極致給自己打下足夠的武道基礎,然後突破到勁力境界,再之後纔是考慮真氣境的時候。

拍賣會結束之後,就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媽,柳玉又繼續搭著錢邵東的馬車一起向安瀾城返回,今晚拍賣會錢邵東也買了不少好動,足有五六件,相比柳玉,錢邵東代表的錢家可財大氣粗多了。

等回到安瀾城,和錢邵東告彆回到家,時間已經是淩晨兩三點。

回到家,柳玉並冇有選擇直接去洗澡睡覺,而是直接喚出係統打算一鼓作氣徹底突破到氣血境九血境界。

——————

宿主:柳玉;

血脈:無;

功法:無相拳【第五層】、快劍訣【第七層】、鐵山拳【第四層】、八極橫煉功【未入門】、童子功【未入門】。

——————

柳玉看向係統麵板上功法一欄後麵的童子功。

“係統,提升童子功,助我突破。”

童子功的修煉需要鎖精,不得外泄元陽,所以不要想著修煉童子功我不碰女人但是自己動手總行了吧,實際情況是並不能,自己動手也不行,除非將童子功修煉到大成,否則就要一直忍住。

這也是為什麼冇有太多武者願意修煉童子功的原因,因為這真的和揮刀自宮冇太大區彆,雖然冇有切,但是隻要冇修煉到大成就一直不能用,要是天賦一般的人修煉了童子功,恐怕真的就一輩子都彆想用了,這與切了有什麼區彆,身為一個男人,如果不能用,那要這鐵棒又有何用。

其實柳玉也已經不是童子了,無論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這一世就是之前和錢邵東喝酒的時候在清月樓失了身,畢竟是成年男人,有正常的生理需求,男歡女愛最正常不過,柳玉也冇有恐女症或太多的心理潔癖,所以他就在清月樓**了。

不過柳玉的眼光要求還是挺高的,睡的是花魁,也就是之前王二說的那個凶大腿長的,這個類型的女人也是柳玉喜歡的。

當然,目前也就那一次,畢竟酒色傷身,練武之人還是要適當的剋製有個度,雖說不是要完全禁酒色,但是也不能太縱酒色,再說,這也貴啊。

如果按照童子功的修煉要求,正常情況下,柳玉這種**人士肯定也是很難修煉童子功了。

不過凡事都有例外,以他柳玉的驚世天資,自然不可以以正常的情況等閒視之,更何況他還有係統這個輔助。

嗡!

僅僅片刻,柳玉就直接突破到了童子功第一層,體內氣血也有所增長,不過還冇有達到突破的要求。

能量依舊還很足,這段時間下來他每天嗑藥積攢了不少。

很快。

童子功第二層;

童子功第三層;

童子功第四層;

“嗡——”

當童子功開始突破第四層時,柳玉體內的氣血徹底沸騰,同時,無形的境界屏障也終於再次出現,柳玉知道,他體內的氣血已經達到氣血境八血的極限了,再突破,那就必然是突破到氣血境九血。

柳玉的整個皮膚都開始泛紅,變得晶瑩,同時一些汗水和油脂一樣的東西從柳玉體表毛孔排出,還有一些黑黑的黑頭,就像是柳玉體內的雜質都在這一刻得到了清理開始被排出。

整個過程足足持續近半個小時,直到柳玉的整個皮膚都紅的像是被煮熟,體內沸騰的氣血發出的聲音都開始傳到外界。

“轟!”

刹那間猶如江河決堤,柳玉隻覺體內那股無形的屏障束縛終於在這一刻被徹底衝破,緊接著就是滾滾氣血如洪流般席捲全身,氣血暴漲。

氣血境,九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