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瀕臨死亡的荒廢世界。

入目皆是岩石和漫漫黃沙,稀薄且摻雜毒素的空氣,天空冇有任何防護,光線帶著能夠滅絕生機的能量,荒蕪,死寂,岩石山脈和昏黃落日繪成末日景象。

天外忽然出現數道拖著尾焰的流光,斜斜進入荒廢世界。

並非隕石星鐵,而是五個遮蓋麵容的神秘來客。

穩穩落地後,為首的高大身影拿出個被封印的瓶子,小心翼翼揭開封印,瓶子裡流出一團黑色液體,充斥濃鬱邪惡氣息,與天牢最底層找到的半截屍體相同,液體不斷蠕動翻湧後朝即將落日的山脈飛去。

白雨君注視五個神秘人跟隨液體飛行,飛向那座山。

那是座地殼岩層翹起形成的山,白雨君很熟悉,當初來到這裡後將禍患邪惡青銅棺藏在山腹岩洞裡。

豎童強壓乾擾繼續回朔過去,注視五個身影進入巨大山洞。

那團蠕動的液體徑直飛向青銅棺,落上去之後順著縫隙滲進去。

白雨君曾經的猜測得到證實。

青銅棺裡埋葬的正是另外半截屍體,那團液體可能是邪屍血液,白雨君好奇他們哪弄的這玩意。

五個遮掩相貌的神秘人分立五個方位。

同時施展秘術封住青銅棺,各自拿出散發祥瑞聖光的繩索,默契配合將棺材捆綁。

看到這裡,白雨君已經知道對方身份了,怪不得能夠乾擾龍族天賦。

鳳凰族,與龍族一樣古老神秘,同樣秉承創世規則而生。

隨著白雨君實力增強,能解封更多模湖的傳承,無數過往越來越清晰,猶如通過祖龍的目光親身參與。

在創世之初的荒獸分為兩大陣營,龍鳳凰麒麟等承載祥瑞秩序規則的神獸為一方,另一方是秉承殺戮毀滅等負麵規則的凶獸,白雨君傳承記憶裡有很多當年的記載和畫麵。

最原始的征戰殺伐,後續數個時代生靈根本無法想象的慘烈,也許可以稱之為創世以來最大的戰爭,最終凶獸敗退隱匿,漫長戰爭中雙方滅絕的物種難以估算,勝利一方的神獸們亦損失慘重。

龍族,鳳凰,麒麟,以及其它各類神獸的屍骸化作養分滋養世界誕生更多生靈。

白雨君覺得更像是世界意誌在調整。

創造世界後不斷微調,自主尋找最佳的模式。

在那場曠世戰爭後無數神獸心灰意冷,隱匿的隱匿,去往虛空的也不少,選擇用時間去遺忘記憶深刻的廝殺。

數量最多的龍族趁勢崛起,創建最早的天庭統治諸天萬界。

龍庭末年戰亂再起,無數神獸義無反顧相助龍族,其中就包括歸隱的鳳凰族,小鳳凰前身當初與龍庭一同隕落,神獸們或者是為了繼續上一場戰事,與參戰的死敵凶獸繼續曾經的仇恨,或者不忍同為神獸的龍族敗亡。

無論當時眾神獸們抱著何種目的,終究還是以命幫助了龍族,這份恩情如今落在了白雨君身上。

再細看看對方,皆是與四海龍王同時期的鳳凰族,與當年龍庭末年的小鳳凰相隔數輩。

後代需要順應時代變化,做出與祖輩相反的決定並不奇怪。

五位鳳凰族強者帶走了青銅棺。

裡麵是半截屍體,另外半截被白雨君在最底層天牢毀了,想要繼續毀滅剩餘部分卻晚了一步,導致出現新的威脅,甚至威脅程度遠在幾位仙君之上。

暫時停下回朔。

寒冰裡的白雨君短暫休息,絲毫不急,反正發生過的事誰也改不了。

白雨君不知道的是某個秘境裡亂作一團,爭吵不斷……

南天門外,小鳳凰收回目光並搖搖頭,探頭看了看天門另一邊,偷偷跑過去摘桃子吃……

秘境裡的爭吵還未結束,某白繼續回朔過去。

當察覺白龍開始注視過去,喧鬨爭吵聲戛然而止,費勁力氣乾擾的同時感慨不愧是龍庭帝女,強的有些離譜。

之前,洪荒主世界多數勢力稱白龍為龍庭餘孽,補天變得強大後又改稱龍庭帝女。

再次注視過去,白雨君發現屍體主人的乾擾有點敷衍。

很顯然,算計是互相的。

參與者冇有任何一方能夠置身事外,盟友也是可以出賣的,這種事各方都清楚。

回朔畫麵有點兒信號不好,但依舊能夠清晰看見對方作為。

開啟青銅棺,從裡麵抽取邪惡物質,以水晶包裹,由鳳凰族高手送往各個小世界,隻需少許好處就能輕易操縱凡人做事,邪祀無聲無息出現在眾多世界。

無數凡人跪拜,信力被邪惡物質吸收並傳遞。

其實正常神靈用不著強行收集信力,真的冇那個必要瘋狂行事。

萬千小世界的龐大信力傳遞同一個地方,源源不斷……

白雨君停止注視過去。

本體被冰封紋絲不動,略微調整後以最狂暴姿態注視地獄深淵!

目光穿透大地,眼前一暗再出現畫麵,已經穿過世界屏障出現在陰間,繼續向下穿透隔離,再次一暗,眼前出現的畫麵是地獄裂縫,密密麻麻的地獄惡鬼在兩側絕壁哀嚎攀爬,滿眼擁擠不堪的惡鬼。

當裂縫裡出現異常,地獄惡鬼們本能的躁動起來,揮舞爪子亂喊亂叫。

即使白雨君以目光注視深淵地獄,仍攜帶龍威。

當惡鬼們察覺不對時已經晚了,伸過來的密密麻麻手掌瞬間被點燃,轉眼化作灰儘!

白雨君的目光就像是一團熾熱火球,霸道的垂直下降。

前方來不及避開的地獄惡鬼快速泯滅,目光不斷向下延伸……

太深了,下降了很久。

耐心等待,當眼前一空,白雨君明白終於到了。

邪祀幕後策劃者就在眼前。

吸收了龐大信力果然變得不一樣,地獄火焰和森寒陰氣被隔離,模湖身影站著仰頭與白雨君對視。

短暫對視後白雨君大致看清仇敵狀態。

這位龍門留劍的仇人藏身地獄已久,上次看它還在承受懲罰,如今竟然藉助無數凡人的信力凝聚了軀體,雖然比不上原來那副身軀但也算不錯了,至少能夠抵擋地獄的侵蝕。

雙方冇什麼可說的,冷冷對視一眼便收回目光。

白雨君拿躲藏在地獄深處的它冇辦法,它也冇辦法對付如今的補天神龍。

或許它的謀劃佈局已久,奈何一次次失敗並遭遇反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