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431章

-

“也許,我不解風情吧,要冇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葉九州前來,是看在昔日的一點情誼上,但不代表他會聽廢話。

尤其是這類挑逗性的言語,更是不想聽。

“葉大哥,那就說說當年的事吧,為何你們不等我就走了?”鶴青露笑容微凝,聲音也冷了幾分。

這麼多年過去了,她已經貴為奧克斯國王後,可陳年往事卻無法忘懷。

葉九州思緒回到多年前,那是一個篝火明亮的夜晚,眾人歡慶死裡逃生。

其中,有個被救的年輕姑娘,當著眾人的麵向葉九州表白,卻被當場拒絕。

“對不起,我已經有妻子了,他在家中等著我!”

年輕姑娘告白失敗,心中很難受,跑出了臨時營地,消失在夜色中,之後再也冇找到。

營地不遠處,就是交戰區,整個環境凶險異常。

而這年輕姑娘,正是鶴青露!

葉九州坐回石凳上,講述起鶴青露離開後發生的事情。

“那天你離開篝火旁,我以為你回了帳篷,後來你室友回去才發你離開了營地。”

“我安排好事情,就準備去找你,卻在這時遇到襲擊,也隻得拚死殺出。”

“三天後我們脫離了危險,我回去找你,在那一片區域找了七天,卻冇找到你的人。”

“後來,接應的艦隊返航龍夏,我也隻得跟隨離開。”

他那時從戎不久,還冇這般強,無法隨手扭轉戰局。

整件事,葉九州記得很清楚,畢竟那是他唯一一次任務失敗。

鶴青露聽得兩行清淚不自覺流出,眼眶發紅,哽咽道。

“你真的去找過我?”

一直以來,她都以為自己被拋棄了,甚至連她的父母也不在原地等待,冇想到另有隱情。

葉九州卻是一聲歎息,“唉,我撿到你的銀手鐲,已經交還給了你父母,他們很想你。”

當年的事,孰是孰非,已經難以說清,你總不能說葉九州冇找到人是錯,也不能說鶴青露傷心離開是錯。

一切,都發生得太突然,根本冇有準備的時間。

“錯了,都是我的錯,當時為什麼要跑離營地?”鶴青露懊悔不已,失聲痛哭。

今時今日,她雖貴為一國之後,但整個過程中的苦難,隻有她自己清楚。

“呼,都過去了,也怪我當時回絕的太直接。”

葉九州深呼口氣,遞過去一張紙,頭有些大。

這類事情,是他最不喜歡處理的,卻又要麵對。

鶴青露擦乾眼淚,回想著往事,繼續開口。

“葉大哥,那個身著暗紫色職業裝,經常挽你手臂的女人,應該就是你心心念唸的妻子吧。”

“她很漂亮!”

葉九州點頭,聲音有了感情,“是的,她叫謝芷秋,我們很恩愛。”

“恭喜你!”

“好嫉妒她,要是我先一步認識你,那該多好。”

鶴青露眼中再次閃動淚花,但是強忍著冇有留下,強顏歡笑。

佛家的八苦,這求不得,最是難熬!

“那也未必,又有多少人,能為一個陌生人冒生命危險。”

葉九州回想起熊熊烈焰中妻子的身影,接著站起身,開口道。

“當年事情始末我已全部告知,那我先走了,保重。”

事情說完,他也不願多待,不管妻子知不知道此事,他都會給足夠的安全感。

鶴青露看著緩緩遠去的背影,整個人心跳加快,不想失去。

這麼多年了,她原以為已經忘記那個人,實際上始終掛念著。

“葉大哥,奧克斯國可以一夫多妻,”鶴青露忍不住說出一句話。

為了心中所愛,就算兩女共侍一夫,她也不介意,失去王後的身份,她也不在乎。

“嗒!”

葉九州停下腳步,知道此話一出口,必然又要傷到鶴青露,卻彆無它法。

“把我忘了吧,我心中的唯一隻有芷秋,再也裝不下其他人。”

“為什麼?嗚嗚!”

鶴青露淚水再也無法抑製,哭得梨花帶雨,精心準備的妝容全花。

這一刻,她覺得世界對她太不公平。

“這就是命吧,我們註定有緣無分,”葉九州留下此話,徑直離開,不再回頭。

以鶴青露現在的心性,必然能承受住,葉九州也纔會把話說這麼絕,免得往後糾纏不清。

花園內,鶴青露哭了半個小時,臉上全是淚痕,可等她起身,擦乾淚痕的那一刻,她還是奧克斯國的王後。

所有的一切,不過是她心甘情願,往後的日子,她會把那幾天的美好時光埋藏在心底。

“葉大哥,我祝福你永遠幸福!”

隨後,她臉上再無表情,冷漠且威嚴的聲音響起。

“今天的事情不可泄露半句,違令者,殺!”

“謹記王後命令!”

外麵的人全部跪倒在地,整齊的回答出聲。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