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怕,盛總就是長得凶了點,他人還挺好的。”

葉靈見薑梔被盛君烈嚇著了,她拉著她的手走到長椅邊坐下,從包裡掏出紙巾遞給她。

“能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嗎?”

葉靈不問還好,一問薑梔又悲從中來,她哭聲嗷嗷的,像個走丟了的孩子。葉靈耐心的安慰了她幾句,她的哭聲才漸漸停了。

薑梔抽噎著看向盛君烈,在公司裡麵,她能見到大老闆的機會不多,哪怕她的親生父親和親哥哥與她隻隔幾層樓,她也冇有機會遇見過他們。

她心情格外複雜,這是她的親哥哥,卻用看陌生人的眼神看著她,冷漠而強勢。

葉靈看見薑梔一直偷偷看盛君烈,看一眼就難過一下,她蹙了蹙眉,直覺薑梔好像知道了什麼。

至少在早上她遇見盛夫人時,反應都還很正常,完全還被矇在鼓裏,可這會兒她的眼神變了。

“薑梔,你是不是知道什麼了?”葉靈問。

薑梔愣住,呆呆地看著葉靈,“靈姐,我......”

葉靈一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肯定是知道了,她捏了捏眉心,薑梔在這個當口知道自己的身世,並不是一個好時機。

薑梔的心情很亂,她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

甚至懷疑剛纔自己聽到的對話,會不會是自己最近精神太緊繃導致的幻聽。如果她聽錯了,鬨了個大烏龍,靈姐會怎麼看她?

會不會覺得她想錢想瘋了,居然訛上了盛家,以為自己是盛家的小公主,白日夢都不敢這麼做。

葉靈瞧她態度遲疑,她輕輕握住她的手,鼓勵地看著她,“你要不想說,就等想好了再說。”

薑梔又偷偷看了盛君烈一眼,她鼓起勇氣開口,“盛總,我能和你做個親子鑒定嗎?”

盛君烈:“......就算我再早熟,我也不可能有你這麼大的女兒,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葉靈:“......”

薑梔:“......”

萬萬冇想到總裁大人的腦迴路如此奇葩,兩人都震驚了,半晌,葉靈先噗哧一聲笑出來。

“哈哈哈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想笑的,哈哈哈......”葉靈想憋住,最後還是破了功,笑得前俯後仰。

盛君烈和薑梔都盯著她。

葉靈輕咳了一聲,上揚的嘴角卻怎麼都拉不下來,她說:“盛總,你誤會了薑梔,她的意思是你可能是她哥哥,而不是她的爸爸。”

盛君烈麵上有一瞬間的尷尬,揉了下鼻尖,“我還以為我有這麼大個私生女。”

葉靈再不給他麵子,哈哈大笑起來。

盛君烈冷峻的臉上難得飄起一抹紅暈,他瞪著葉靈,“我有這麼大的私生女,你很高興?”

“那也要看你生不生得出來啊。”葉靈樂不可支。

明明是件很嚴肅的事情,最後怎麼被盛君烈弄得搞笑起來,薑梔聽他倆隨意開玩笑,知道傳言是真。

葉靈真是盛君烈的妻子。

“靈姐。”薑梔不依地喊了一聲。

葉靈忍住笑,“好好好,我不笑了,看我們薑梔都害臊了,那你可以告訴我們,為什麼要做親屬鑒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