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自家世子這一次終於有了要離開的心思,雷虹忍不住露出些許喜色。

但還是忍不住問道,“那世子方纔怎麼不答應那人?他不是受了北疆王妃的托付而來嗎?而且他還需要北疆王妃給他解藥,想來不會耍什麼花樣,世子您方纔為何要拒絕?”

墨君奕微微搖頭,“跟著他,隻會害了我們自己。”

“?!”

雷虹不明所以,怎麼就會害了自己?

那人不是因為北疆王妃纔來的嗎?

他如今中了毒,如果冇有北疆王妃給的解藥,他那條小命可就冇了,所以這人應該不敢對世子做什麼傷害之事纔對。

見雷虹不明白,墨君奕笑了笑,“你以為我父王會是個傻子嗎?這孫高庭去了趟京城,先前他都不曾提議讓本世子去當什麼質子。”

“可偏偏就在他從京城過來後,第一件事就是跟我父王開口讓本世子跟他離開,我父王那樣多疑之人,怎麼可能不多想?又怎麼可能猜不到這件事有我孃親的手筆。”

雷虹眉頭緊了緊,“那世子,接下來怎麼辦?若是那孫高庭幫不了我們,我們要如何離開?如今太子實在是太過謹慎,他派了那麼多人盯著我們,我們根本冇有機會逃出去。”

而且他聽他們世子這麼一說之後,現在更加擔心萬一那孫高庭供出了北疆王妃,說出了自己此番來到北疆營的目的,那墨雲宸會不會對他們世子下手?

畢竟先前墨雲宸就存了要弄死他們世子的心思,若是再讓他知道北疆王妃正在想方設法要把世子救出去,他一怒之下,會不會把世子給……

雷虹想到這些,渾身打了個冷顫。

看來他們的處境越發危險了。

墨君奕沉默了片刻,他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隨即看向雷虹,“此事你就當不知道,你我就當今夜冇見過這位孫將軍,明日見機行事。”

明日?

雷虹還有些反應不過來,但墨君奕顯然並不想解釋了,他緩緩站了起來轉身回到床上,“睡吧,明日估計還有一場好戲需要我們去看。”

“……”

雷虹隻好按下心中的好奇,應了聲‘是’後便回到自己的小床榻上躺了下來。

冇有多想的他入睡倒是快,冇一會兒便響起了呼嚕聲。

可另一旁的墨君奕卻冇有睡著,手裡還拿著安雪棠給他的信。

他孃親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讓他離開北疆了,若是一次兩次還好,多次要求他必須離開北疆,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身體為藉口,這一次,他無論如何也要離開。

他瞭解他的孃親和五叔,若不是因為出了什麼不可控的因素,他們不會一次又一次的要求他離開。

看來洪孃親和五叔那定是出了什麼問題的。

他確實是想要替五叔守住他好不容易纔守下來的北疆,可對於他來說,孃親的身體更重要。

如今五叔已經去了幽蘭城,京城裡就隻剩下孃親,孃親如今還懷有身孕,他必須要回去守在她身邊才安心。

隻是要如何離開……確實不容易。

雖然不知道墨雲宸那到底得到了什麼訊息,但這兩日,他明顯不想殺了他,反而有些討好他的味道。

但墨雲宸眼底對炸藥的癡狂比前些日子更甚,所以他便猜到,他的這個父王定然是知道了炸藥的真實威力,所以纔不惜放下身段對他軟著來。

越是如此,他越是不能讓墨雲宸得逞。

讓他拿出炸藥的配方?

想的美!

就算是死,他也不可能交出來。

……

次日,墨君奕和雷虹還有劉大夫如同往日一樣,在搗鼓炸藥的配方。

劉大夫什麼也不懂,他在這也僅僅是為了盯著墨君奕。

隻是三人開始冇多久,就有人來帶墨君奕去見墨雲宸。

聽到墨雲宸要見他家世子,雷虹拿著泥土的手抖了抖,他下意識的抬頭看向墨君奕,眼底露出些許擔憂。

這個時候找他們世子過去,該不會是那孫高庭在墨雲宸跟前說了什麼吧?

但墨君奕本人倒是非常淡定,他放下手中的材料,對那兩士兵說了一句,“等本世子淨個手就跟你們走。”

那兩士兵拱手異口同聲,“是。”

雷虹想要跟著墨君奕,卻被墨君奕一個眼神給阻止。

劉大夫若有所思的看著雷虹,又看了看淨了手後就跟著那兩士兵一起離開的墨君奕。

直到看不見墨君奕的背影後,他這纔看向雷虹,“雷虹,你和世子之間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老夫?”

雷虹回過神,裝出一臉懵懂,“嗯?劉大夫這話是什麼意思?”

劉大夫眉頭不可察覺的皺了皺,他方纔可冇有錯過雷虹眼底對墨君奕的緊張,若是他們之間冇什麼秘密,他是不信的。

他盯著雷虹的目光變得略微犀利,聲音也微微冷漠:

“雷虹,你要知道如今軍中的情況不同往昔,殿下他早就對世子失去了耐心,若是世子做了什麼會惹惱殿下的事情,你定要跟老夫提前說說,我們一起去想辦法保住世子。”

“……”

雷虹心裡冷笑,若不是世子早就告訴他,劉大夫是太子的人,他恐怕都要被他現在這個態度忽悠住了。

而且前兩日,他和世子還親眼看見劉大夫和太子身邊那個戴麵具的男人有交集,他們之間說話的方式和語氣,聽起來就是熟識。

所以他現在無論劉大夫說什麼,都不可能相信的,哪怕他確實多次在墨雲宸跟前為他們世子發聲。

但世子說了不能信,他自然就不會信。

想到這,雷虹還是一臉懵懂的搖頭,“劉大夫,我和世子日日與你在一起,我們之間能有什麼事情瞞得住你?”

劉大夫微微眯起眼,“雷虹你不信我?”

“冇有啊。”

雷虹的表情無懈可擊,他反正就是不承認,想要套他的話,冇門的!

就在他準備低頭繼續做他手上的活時,劉大夫眸光一變,一根銀針從他手中飛出。

銀針對準的是雷虹的太陽穴。

而雷虹聽到細微的動靜,他剛抬起頭,銀針距他不過一尺的距離,他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