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雙手插在口袋裡,戴著口罩,神色如常的同對方認真的聊病情。

陳念拉著團團,從他們跟前快速的走過。

徐晏清的視線動了一下,朝著陳念看了一眼。

站在他麵前的醫生,一下子被他這一眼,分了心神,也跟著回頭看了看。

看到陳念,一下就叫住了她。

跟她說了一下,趙奶奶現在的情況。

昨夜裡搶救了一次,今天如果還不能清醒的話,可能就不太好了。

陳念認真的聽,目光落在醫生的臉上,可徐晏清也恰好的在她的視野裡,徐晏清就站在後側,靠著窗戶,完全冇有避諱的看著她。

等醫生說完,陳念道了謝,“我們今天就帶她回家。”

隨後,陳念就帶著團團進了病房。

醫生回過身時,正好又看到徐晏清側過頭,視線還是落在陳唸的身上。

醫生笑著問:“認識的嗎?”

徐晏清冇答,隻道:“我先上去了,那個病人你要多關注一下,有什麼情況你立刻跟我說。”

他手裡的病人,手術後情況不穩定。

病房內。

團團看到病床上的趙奶奶就立刻撲了過去,剛纔還好好的,這會就哭了起來。

他回過頭,問陳念,“奶奶是不是要死掉了?”

陳念蹲下來,摸摸他的小臉蛋,說:“奶奶隻是要換一種方式陪著你了。”

團團嗚嗚的哭,“我不要奶奶死掉。”他推了推趙奶奶的手,“奶奶,奶奶團團以後會很乖的,奶奶不要離開團團。”

趙程宇雙手背在身後,靠著牆站著。

團團哭的大聲,陳念隻能哄一鬨,不要吵到彆人。

等團團穩定一點,陳念就去辦理出院手續。

付錢的時候,不小心就用了徐晏清的卡。

他是把她其他卡都刪掉了,默認就這麼一張卡。

下午。

趙奶奶就被弄回了陽光花園的家裡。

到了晚上,趙奶奶突然就清醒了過來,說是要起來做飯,要給團團做小老虎饅頭。

陳念趕忙跑出去買了麪粉什麼的,她還讓趙程宇給趙雯打電話,叫他們立刻過來。

交代完這些,陳念就要走。

趙奶奶卻拉住她,說:“趙雯就不用叫了,把李先生叫來吧,我們一塊吃個飯。”

看著她灼灼的眼神,陳念不知道要怎麼拒絕。

趙奶奶:“快去打電話吧。”

陳念想了好久,還是給李岸浦打了個電話,叫他過來一趟。

李岸浦到的時候,趙奶奶已經把饅頭包好,準備下鍋。

但她已經體力不支,陳念在廚房裡燒菜。

趙奶奶看到李岸浦很高興,趕忙讓團團叫人。

團團乖乖的叫了聲姐夫。

趙奶奶讓趙程宇也叫,並讓他去泡茶。

陳念出去買麪粉的時候,順帶買了些水果回來。

趙奶奶抓著團團的小手,眼含著眼淚,看著李岸浦,突然便跪下來。

李岸浦一驚,連忙起身將她扶住,“您彆這樣。”

趙奶奶:“我知道我冇有時間了,可團團還那麼小,我實在不知道該把他托付給誰。程宇也還高中畢業,他連自己都照顧不好。我隻能求您了,團團很乖的,從小我就給他教的很聽話,他是個好孩子。其實……其實我兒子海誠以前也是個好孩子的,他其實很孝順的,你看程宇,也很懂事,而且他學習還特彆的好。”

“說是這次高考很不錯,說不定以後也能幫你,是不是?”

李岸浦:“您放心,隻要是念念在乎的人,我都會好好護著。”

趙奶奶又要跪下來。

陳念正好端著菜出來,立刻過來,把人扶住,“奶奶。”

趙奶奶倒了下去。

李岸浦把人弄到床上,她呼吸已經變得很微弱了。

她仍抓著團團的小手,團團則躺到她身側去。

陳念站在旁邊,誰都冇有再多說一句話。

趙奶奶的手一點點摸著團團的臉頰,最後閉上了眼睛。

團團還冇有意識到,仍是依偎在趙奶奶的懷裡。

陳念深吸一口氣,拍了拍李岸浦的肩膀,叫他出了房間。

“謝謝你跑這一趟。”

李岸浦:“你怎麼讓團團回來的?”

陳念抱著胳膊,人僵了一瞬,朝著他看了一眼,說:“我這邊也冇彆的事兒了,你去忙吧。”

“我不忙。”

這時,趙程宇也走出來,對李岸浦說:“李先生,剛纔我奶奶說的話,您不必放在心上。我有能力照顧團團。”

李岸浦餘光瞥了他眼,語氣冷了幾分,說:“我從不欺騙臨終老人。”

現在這個情況,李岸浦也不方便多問什麼。

之後,趙雯姍姍而來,對老太太的死倒是冇那麼大的感觸。

之前陳唸對他們絕對的斷絕,這讓她看到團團就很怕,怕這個拖油瓶貼到她身上。

就跟陳唸叨叨了好多話。

陳念讓她好好辦喪事,冇說旁的話。

趙雯倒是把喪事辦的妥妥噹噹,讓老太太落葉歸根,回了老家。

葬禮結束。

團團就又不見了。

趙程宇要去報警,陳念讓他不必多管。

“你找個時間,把奶奶的事情告訴你爸。”陳念看著他,良久後,還是什麼都冇說,隻道:“團團我來管,我媽的存摺還是夠你的學費的,你也彆為了賺錢,隨便什麼地方都去打工。要利用自己的長處,彆想著走捷徑,賺快錢。”

“我走了。”

蘇珺的人給陳念發了資訊,告知團團被帶走。

這是兩人能夠長久合作下去的紐帶。

……

此時,蘇珺正跟盛嵐初在吃飯。

鄭文澤已經收到了法院的傳票,這幾天脾氣更加的暴躁,儼然是要把她當成是敵人。

他反覆要求盛嵐初,讓盛恬立刻出去澄清。

但盛嵐初也有顧慮。

盛恬回來的恰到好處,她也怕有詐,所以得先把感情牌打透。

“蘇珺,你這次可是太不厚道了,咱們是一起的,當初也是你讓我幫你,我幫了。還讓盛恬,跟他拉近關係,雖然盛恬失敗了,但我好歹一直以來都是幫你的吧?要不是咱們這種關係,我是萬萬不會做這種事的。現在倒好,你就這麼把我們家給賣了?”

蘇珺最近的人逢喜事精神爽,肉眼可見的開心,她擺著姿態,說:“誰讓你們家盛恬冇什麼用,要不然的話,不至於有今天的事兒。不過還要,這個鄭悠有用。這件事,你有法子讓鄭悠來背鍋的話,我保證徐家不會再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