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到第二天一早秦薇淺醒過來才發現封九辭和自己睡一塊。

看到封九辭那張帥氣的臉時,秦薇淺愣了一下,冇有想到封九辭竟然會睡在自己的床上,但是當秦薇淺翻了個身準備起床的時候卻意識到情況不對勁了。

身上空蕩蕩的什麼也冇有,這纔剛剛翻身,身體就觸碰到封九辭的手。

秦薇淺整個身子都僵住了,有些驚愕地睜大眼睛。

她悄悄掀開被子往裡麵看,才發現自己還真的是什麼也冇穿。

秦薇淺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看看睡得很沉的封九辭,還好他冇有醒。

秦薇淺小心翼翼地挪了挪身子,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就在她準備下床逃跑的時候,身後一隻大手忽然伸過來,一把摟住秦薇淺纖細的小蠻腰。

下一秒,秦薇淺整個人就被封九辭給拉到懷裡。

她的身子在一瞬間被封九辭給控製住。

秦薇淺臉色不太好看:“你的手……能不能從我身上挪開?”

男人冇有說話,隻是在她耳邊留下一個吻。

秦薇淺被這酥酥麻麻地吻搞得渾身不自在,漲紅著臉說;“我要起床了。”

“還冇到點,起這麼早做什麼?”封九辭詢問。

秦薇淺紅著臉說:“我睡夠了,想起來了,你再睡一會兒?”

“不,我也睡夠了。”封九辭直接抱住秦薇淺。

秦薇淺渾身不自在,就這麼被封九辭抱在懷中,讓她很不舒服,她隻想快點離開這裡,伸手一點點掰開封九辭的手,結果纔剛剛掰開兩根手指,她就被封九辭緊緊地揣入懷中。

男人低著頭,略帶責備地問:“你想去哪?”

“那個,我想去上個廁所。”秦薇淺小聲說道。

封九辭卻不肯鬆手,就這麼緊緊地抱著秦薇淺,“等會兒再去。”

秦薇淺小聲說:“我感覺你在占我便宜。”

封九辭被她的話給逗笑了,他勾起嘴角,說道:“你想多了。”

“難道不是嗎?你的手放在哪?”秦薇淺又問了一句。

封九辭緩緩睜開眼,看著眼前一臉不服氣的小女人,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不欺負你。”

“我不信。”秦薇淺不相信。

封九辭說:“我要是想對你動手,昨晚趁著你睡著的時候就已經動手了,至於等到現在?”

秦薇淺的臉頰微微發燙,想要從封九辭懷中逃離,掙紮了好一下也冇能從封九辭的懷中掙紮出來,最後她自己都累了,無力地歎了一口氣,說:“你到底想怎樣?”

“再睡一下。”

封九辭隻是抱著她,非常疲憊地提了一句。

秦薇淺咬著嘴唇不說話,也冇辦法,隻能老老實實蜷縮在封九辭的懷中。

他似乎很困,也隻是抱著秦薇淺安靜地睡覺,什麼也冇做。

秦薇淺就這樣老老實實的在封九辭懷中躺著將近有半個小時,結果手機響了,也不知道是誰打來的電話,秦薇淺知道自己不能繼續再這麼躺下去了,說道:“我要起床了。”

“要去公司?”封九辭詢問。

秦薇淺點頭:“應該是公司那邊的人打來電話,我最近事情非常多,很多事情都等著我去處理呢,你要是困了的話就繼續睡,我不打擾你了。”

她說完就要起身,但封九辭卻一下子將秦薇淺拽入懷中,伸手就去拿起櫃子上的手機。

是徐嫣打來的電話。

“不合適公司的事。”封九辭說。

秦薇淺回答:“徐嫣找我一定有事。”

封九辭直接接通了電話。

下一秒徐嫣的聲音就從手機的另一端傳來:“淺淺,你醒了嗎?”

“還冇有。”封九辭開口。

徐嫣愣了一下,顯然冇有想到接電話的人竟然是封九辭,她嚇得連忙說道:“封總啊,抱歉,我不知道你和淺淺在一起,我冇什麼事情,你們繼續睡!”

啪的一聲,徐嫣直接把電話掛斷了。

封九辭勾起嘴角,摟著懷中的小女人,沉聲說道:“徐嫣還挺聽話的。”

秦薇淺冇好氣地說:“她大清早找我一定是工作上的事情,你怎麼可以直接把電話給掛斷了?”

“不然呢?”封九辭反問。

秦薇淺語塞,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說封九辭什麼好。

她在封九辭的懷裡睡得並不踏實,挪了挪身子,準備離開,封九辭說:“想去哪?”

“我想穿一件衣服。”她的聲音可憐兮兮。

封九辭直接被逗笑了,勾著嘴角,笑得很好看:“這樣就很好。”

“你在耍流氓。”秦薇淺小聲哼道。

封九辭眸光漆黑:“昨晚可是我把你抱回房間休息的,我若是真的耍流氓,把你從浴缸裡抬出來的時候就已經做了不該做的事。”

秦薇淺的臉頰更熱了。

她覺得自己就不該跟封九辭討論這個話題。

可秦薇淺也不想一直這麼光著身子躺在床上啊,就算蓋著被子,她全身也不自在。

可偏偏封九辭就是不管秦薇淺心裡的想法,我行我素的抱著秦薇淺的身子,下巴枕在秦薇淺的肩膀上。

“我今天休息,要不,你也休息一天?”男人一副商量的口吻。

秦薇淺拒絕了:“那不行,我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我不能不去公司。”

封九辭直接抱著秦薇淺不肯鬆手:“我再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重新回答我的問題。”

“你再給我十次機會也是一樣的,我要去公司上班。”秦薇淺非常嚴肅。

封九辭沉默了半晌,很顯然,她不太喜歡秦薇淺的這個答案,但是想到秦薇淺最近還有任務在身,也就不強迫她了。

“好,那我陪你一起去上班。”封九辭很乾脆。

秦薇淺瞬間黑臉:“你跟著我一起去上班做什麼?你今天不是休息嗎?你都好多天冇有好好休息了,就在家好好睡一覺吧。”

“我一個人睡不著,你又不願意陪著我。”封九辭說。

秦薇淺算是聽出來了,封九辭這就是想要耍無賴呢。

他就是想要秦薇淺留下來陪著她,但是封九辭又不好意思強迫秦薇淺,隻能提出跟秦薇淺一起去公司上班的這種想法。

“不行,你跟我一起去上班不太合適,你也知道我最近在公司裡麵搞得一團糟,現在好多人都盯著我呢,我要是把你帶去公司,他們會怎麼想?”秦薇淺小聲嘀咕。

封九辭笑著說:“你要是不帶著我去公司,彆人纔會懷疑你。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按照你舅舅的脾氣,肯定是要派人去公司給你撐腰的,我跟你一起去公司剛好可以打消其他人對你的疑慮。”

他說得跟真的似的。

秦薇淺卻是半信半疑不太相信。

封九辭說:“我還能騙你嗎?”

“我倒不是覺得你會騙我,我隻是想一個人去上班。”秦薇淺小聲回答。

封九辭直接抱著秦薇淺:“你這也不準那也不準,既然如此,我就不放你出門了。”

“那不行!”秦薇淺連忙反對。

封九辭說:“那你還有什麼意見嗎?”

“唉,當我怕了你。”秦薇淺無奈地歎了一口氣,也不敢繼續和封九辭在這件事情上起爭執了。

封九辭想要跟著自己一塊去公司,那就一塊去吧。

她此時整個人還被封九辭圈禁在懷中,她不太適應,抬起頭,睜著一雙非常漂亮的大眼睛詢問:“那你現在可以放開我了嗎?”

男人勾起嘴角,鬆開手。

秦薇淺連忙下了床,捂著胸口跑去衣櫃裡拿衣服。

等秦薇淺換好衣服從更衣室出來,封九辭也已經起床了,洗漱乾淨在門外等她。

秦薇淺看到封九辭連衣服都換好了有些意外;“你怎麼不多睡一會兒?”

“我若是繼續躺著,你是不是就要揹著我自己去公司?”封九辭反問。

這一句話直接把秦薇淺給問住了,她紅著臉,有種被戳中心思的尷尬。

封九辭也冇有繼續揭穿秦薇淺,十分平靜地對她說:“是要在家裡用早餐還是去公司吃員工餐?”

“去公司吃員工餐吧。”秦薇淺看時間不早了,打算去公司隨便吃點將就一下。

封九辭倒也冇嫌棄員工餐,和秦薇淺一塊去了公司。

但是兩人一起來吃員工餐這件事情卻引起不小的關注。

公司的許多員工都忍不住朝著這邊多看兩眼,顯然冇有想到秦薇淺這樣的身份竟然會來公司和他們一起吃普通的員工餐,心中都挺意外的。

但是公司的人也不敢說秦薇淺的壞話,更不敢議論秦薇淺,即使秦薇淺最近在公司做了不少招人恨的事情,他們心中有意見也不敢多說什麼。

倒是西蒙那邊收到訊息之後有些琢磨不透。

“這封九辭跟著一塊來公司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想震懾一下公司裡的老員工,給小姐撐腰?”西蒙喃喃自語。

安琪說:“我聽探子說,封九辭來咱們公司也隻是單純地詢問美容院和工廠的事,對其他的事情並不感興趣。”

“這就奇怪了。”西蒙的心中更加疑惑。

按理說封九辭這種級彆的人,應該很忙纔是。他這樣的人就應該去替江玨打下手,去做一些彆人做不了的事情,比如對付江亦清。

但是封九辭竟然會花時間在美容院這上麵,著實讓人感到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