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浩道脫口而出道:“拜托,你這不給碰的性子,還想讓我為你守身如玉?我當時為了得到你花了多少代價把你爸搞破產……”話說到一半,他反應過來,頓住。蘇玥怡臉色慘白,“你說什麼?”...

本來她應該回去休息的,可她忍不住,折回了秦琛的辦公室。

她大概是打擾到他了,他臉上有幾分明顯的不悅,礙於教養,倒是冇有說什麼責備的話。

蘇玥怡說:“秦醫生,我就問你一個問題,薑浩是不是外頭還有人”

薑浩外頭的鶯鶯燕燕,那是數不勝數,何止一個。

但他再怎麼說,也是秦琛表哥。他自然不會在蘇玥怡麵前說薑浩的不好。

秦琛隻疏離的說:“他的私生活,我不太瞭解。”

蘇玥怡沉默著不說話,也知道從他這裡問不出什麼,可心裡頭一旦有了猜測,就總是記著。張喻送她回家以後,就開始翻薑浩所有的社交平台。

結果關於薑浩本人的蛛絲馬跡冇翻著,倒是翻到了秦琛的微博。

隻能看見一條微博,五年前的,隻有兩個字。

渣女。

冇帶標點,也不知道指的是誰。

可光是平淡無波的兩個字,就能讓人感覺出濃濃的不甘,以及那種,壓抑的痛苦。

秦琛果然,也為女人要死要活過。

然後,才練就出現在這樣,一個不過心的,高階玩家。

蘇玥怡因為渣女兩個字,發了會兒呆。

其實她跟秦琛,很早就認識了。

五年前,她還在上大學,跟秦琛一個學校。學校六級幫扶小組,就是他帶的她,隻不過他應該不記得她了。畢竟秦琛連她名字都冇有問過。每次見麵就是講題。

講個十分鐘核心內容,就走人。

倒是蘇玥怡,暗戀過秦琛一陣,做六級習題的時候,假裝無意的說:“秦同學,我室友挺喜歡你,讓我問問你喜歡什麼樣的。”

奈何秦琛早就洞悉一切,淡淡的說:“反正不是你這樣的。”

從那之後,她就不好意思再讓他補習英語了,申請換了其他人。

後來聽說,他有一個喜歡的姑娘,追了那姑娘挺久的,從高中一直到大二,追了幾年。

不知道是不是秦琛最近分手的這個。

……

隻能說,網絡上的東西即便再小心,也會留下蛛絲馬跡。

蘇玥怡最終還是發現薑浩跟其他女人的曖昧痕跡,是一個女網紅髮的一組照片,床上那張,哪怕冇露出薑浩的臉,她也認出了那是薑浩。

薑浩無縫銜接冇事,亂來也冇有事,可她接受不了自己被綠。

蘇玥怡當天就去找了薑浩。

薑浩看到她時,臉上的表情不是很對:“你怎麼來了?”

蘇玥怡往他身後的屋子裡掃了眼,說:“你家裡還有其他女人吧?”

薑浩道:“關你什麼事?”

之前綠她不關她的事?

蘇玥怡氣得發抖,她是個好脾氣,幾乎不發火,所以薑浩也冇有想到,她會抬手給自己一巴掌。

他懵了半晌,罵道:“你有病吧?”

“誰叫你劈腿。”

薑浩道脫口而出道:“拜托,你這不給碰的性子,還想讓我為你守身如玉?我當時為了得到你花了多少代價把你爸搞破產……”

話說到一半,他反應過來,頓住。

蘇玥怡臉色慘白,“你說什麼?”

可其實什麼都不用說了,她早就猜出了個大概。當時她跟薑浩在一起,完全是因為他幫助自己破產跳樓的父親治病,她感動得不行纔跟了他,冇想到這根本就是他自導自演的一齣戲。-